[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上下五千年 > 

周恩來早年為啥留胡子?

來源: 作者:

留胡子是對敵斗爭的需要?

1951年春,周恩來因長期超負荷工作,過分勞累,病倒了。開始是感冒發燒,后來低燒不退。中央保健委員會寫報告給中央,建議讓他到外地休養一段時間。經毛澤東主席批準休養兩個月。周恩來選定大連。5月底,我隨周恩來到達大連,住在近郊黑石礁一個有一幢二層樓的小院里。開始,他只在院子里或者在院子外邊的附近散散步,一個星期后,他提出要到遠郊風景區或者公園去看看。這樣一來就給我們這些做警衛工作的出了個難題。當時,在朝鮮中國人民志愿軍和朝鮮人民軍,和以美國為首的所謂聯合國軍正在打仗,大連又和朝鮮隔海相望,還有不少從朝鮮戰場回來的志愿軍傷員。周恩來已是一國的總理,一旦被認出,必然招致一些熱愛中央領導同志的群眾的圍觀,而且暴露目標后,還有可能遭到敵機的襲擊和美蔣特務的暗殺。經過和地方搞警衛的同志商量,大家一致認為讓周恩來呆在家不是辦法,也達不到療養的目的,只有從不暴露目標方面考慮。怎么才能不暴露目標呢?大家考慮來考慮去,覺得唯一的辦法就是化裝。可怎么化裝,6月天又不好戴口罩,我提出讓他留胡子,大家都同意,報告了鄧穎超,鄧穎超原則上也同意。于是由警衛秘書何謙利用周恩來上午在走廊看報的機會,把我們的想法向周恩來作了匯報。周恩來一聽笑了:那還不容易。接著,他像講故事似地說,過去他在國民黨統治區做秘密工作時,就常常留起胡子和敵人周旋。

不僅如此,他還講起了23年前一次遇險的故事。他說,23年前,也是這個季節,也發生在大連,當時我和小超(指鄧穎超)去莫斯科參加我們黨在莫斯科召開的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5月初從上海乘日本輪船出發。當時周恩來留著胡子,身穿白西服,扮做古玩商。路過青島,上岸吃了一頓飯。當時正趕上日本人在濟南槍殺了我外交官,打死打傷我國群眾數千人。他買了各種報紙在船上看,引起了日本人的注意,到達大連碼頭上岸時,遭到了日本水上警察的盤問。經過了兩個多小時的智斗,他不但泰然地應付過去了,而且要求日本警察給他和鄧穎超找最好的旅館住,并給他們買火車票。火車經沈陽到達長春后,發現再沒有人跟蹤了,這才下了車,住進旅館。脫掉西服,換上了長袍馬褂,和鄧穎超去了莫斯科。……

從接受我們建議那天起,周恩來就留起了胡子,由于他胡子長得特別快,一個星期兩撇八字胡就長得很像樣子了。他先是在內部活動,參觀一個工業展覽,又參觀了一個體育館,都是由大連市長韓光陪同。可是沒過幾天,他就改變了主意。一天,洗臉前他對我說,去拿開水來刮臉,這胡子不能留,哪有總理怕群眾的道理。我一想也是,一國總理怎么能怕群眾?這有個政治影響的問題。接著,他邊刮臉邊對我說,你們讓我留胡子是從安全考慮,是好意。但這里有蘇聯駐軍,美國飛機是不會來的。只要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做好工作,是不會出問題的。短短的幾句話,不僅打消了我的顧慮,也打消了其他人員的顧慮。

長征時留胡子是出于無奈?

1952年春,周恩來用了多年的刮臉刀架突然壞了,這可是件大事。有外事活動他每天要刮臉,沒有外事活動最長三天也得刮一次,沒有刮臉刀架怎么辦?你總不能三天兩頭讓理發員來刮吧!唯一的辦法只有去買。當時我騎著自行車到西城、東城、前門跑了兩天,都沒有買到像他用的那樣的刀架。最后還是在“王府百貨商店”買了一個能用單面刀片的刀架。但周恩來用著總是不順手。他對我說,你把壞了的刀架拿到鐘表店或眼鏡店去問一下,看能不能修,最好能修一下。我按照他的指示,跑了好多家鐘表店、眼鏡店,包括有名的亨得利,都說不能修。

這一下可苦壞了我,為了能買到一個同樣的刀架,在上海我找過,在蘇聯我找過,都沒有買到。1954年我隨代表團去瑞士日內瓦,心想,日內瓦是世界上最大的商業城市之一,總會買到那種刀架。我和領事館的同志兩次去商業區,也沒買到。后來我告訴了領事館的劉絳文大姐(總領事溫朋久的夫人),并畫了一張圖給她,請她設法代買一個。兩天后,劉大姐買來一個式樣相同,只能用雙面刀片而不能用單面刀片的刀架和一包刀片。我看了看說,不能用,非單面的不可。她說,這種刮臉刀具是當前市場上最好的,保證能用。那就請周總理試試吧。如果真能用,我一塊石頭也就落了地,省得為一個刀片架再到處奔波。

有一天上午,周恩來沒有活動,我就利用這個機會,在他漱口的時候,拿出劉大姐買來的刀架和刀片裝好,請周恩來試試。并對他說,這種刮臉刀是現在最好,也是最流行的,什么樣的胡子也能刮。他不信,也不用。經我一再勸說,他才同意試試,誰知一試,果然不行,臉沒刮完刀片就不能用了。最后還是用從王府井百貨商店買來的那個刀具刮好。這時,正趕上他心情好,他就像孩子一樣,又一次講起了他留胡子的故事。他說,以前在國民黨統治區留胡子,是對敵斗爭的需要。我留起胡子,有時裝扮成商人,有時裝扮牧師,是對敵斗爭的一種手段,是為蒙蔽敵人的視線。還說,30年代初,我離開上海到中央蘇區,就是留著胡子裝扮成牧師走的。后來從中央蘇區經過長征到達陜北,一直留著胡子,主要原因是沒有能刮胡子的刮臉刀。1936年西安事變,我就是留著胡子到西安去的。為了工作方便,才在西安我們的一個工作點,利用剪刀把胡子剪掉。

關于30年代周恩來留胡子的事,邱南章在《抗日戰爭時期在周恩來身邊做警衛》一文中曾有一段描述:周副主席剛到蘇區時,我們都把他當外國人看,因為他滿臉留著又黑又長的胡子,穿著黑衣服,就像天主教堂的牧師一樣。我們也看不出他的年齡,總把他當老人看。他對我們說話和氣,態度平易近人,使人感到親切。

周恩來刮完臉后走出衛生間,指示我把刮臉刀具退給劉大姐。他給我講的關于他30年代留胡子的故事,在我心里也一直保留到現在。在我收集的照片中,就有幾張是周恩來當年在延安留著胡子的照片。

(來源:《周恩來總理衛士長回憶錄》中央文獻出版社 成元功 著)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zt/wuqiannian/15694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