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睡前故事 > 

揭秘古代太醫是怎樣皇帝妃子看病的

來源: 作者:

  太醫,古代醫生的職稱。指封建社會專門為帝王和宮廷官員等上層統治階級服務的醫生。太醫一職最早誕生于何代?據秦有太醫令一職而推斷,既有太醫令一種管理職務的設置,就應該有被太醫令管理的太醫的存在,但因缺乏可靠的資料證實,尚難確認秦時就有太醫一職的設置。據《史記扁鵲倉公列傳》記載,西漢時已有太醫的設置。

  太醫在漢代就設立官職。唐、宋時期在太常寺設有太醫署或太醫局,遼也設有太醫局,金朝開始稱太醫院。元代的太醫院已經成為獨立機構,負責醫療、制作御藥。明代太醫院則已經有了分科。

  清代太醫院設于順治元年(1644年),在正陽門以東的東交民巷內,地址大約在東交民巷西口的一個大院里,太醫在這里辦公、學習。后來由于《辛丑條約》的簽訂,東交民巷被劃歸使館區,因此在地安門外另建了太醫院。清太醫院為獨立的中央醫療機構,為帝后及宮內人員看病、制藥,也擔負其他醫藥事務。太醫院中的官吏和醫務人員均稱為太醫,而且都是漢人。不過在乾隆時期,曾任命過一名滿人來管理院務。

  太醫院的主要職責是給皇室看病,太醫院里當然云集著全國的醫師圣手,御醫們都是飽學之士,很多人先是學子,而由儒入醫,很多人的抱負便是不為良相,便為良醫,但是這些懸壺濟世的醫師,到了太醫院當差,便都變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給皇家看病責任重大,他們每一張切脈、診斷、下藥的方劑,現在都一張不落地封存在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的內務府卷宗里,問責制一直可以追溯到永遠。世上常說翰林院的文章,太醫院的藥方,難道翰林和太醫都要的是四平八穩,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嗎?太醫看病遵循著這條規則,用藥溫和,劑量輕微,實是出于謹慎,處于無奈。

  都說太醫看病難,此言不假。自道光皇帝起,給皇帝看病,就明令禁止使用針灸,原因是皇上的龍體外露有失尊嚴。不知道中醫的望、聞、問、切四診法,在這里還能不能有效地使用?平跪著給皇上診脈,不敢抬頭仰視不說,更不敢讓皇上伸出舌頭,看看舌苔,也不敢放肆地問問二便如何,一言不慎即可招禍。一切診病的手段都被切斷了,只能靠切脈了,而在皇權的威懾之下,那從容不迫地切過無數個病人脈象的手指,一搭上皇上的龍體,御醫們先要控制住自己的手,千萬別顫抖。病勢沉重的光緒,在太后面前永遠溫順得像只小貓,可在太醫面前動輒龍顏大怒,他略通醫道,索性就口授方劑由太醫開藥,一藥不當非同小可,而太醫也不敢不從。

  給皇后和妃子們看病,可以想象就更難了,我們很小就聽過懸絲診脈的故事:皇宮里男女授受不親的規定更為嚴厲,太醫不能手觸手地給女眷們診脈,只能把一根絲線由太監遞到掛著帷帳的房間里,系在女眷的手腕上,另一頭留在屋外太醫的手里,而負氣的妃子們常常把她那頭系在椅子腿上,想考考太醫能不能診出她的病實際上系與不系都不能通過絲線切得脈象,太醫們在這里走了一個形式,做了一個秀。他們敢給女眷看病,事先已經千方百計地通過賄賂貼身太監,把病情了解得一清二楚,此刻診脈,只是在靜思默想著如何下藥。我不知道這故事的真假,講故事的人,不想說明中醫是玄術,便只能證明太醫看病的難了。事關皇家的隱私,太醫們如何給女眷們看病的細節,一直是個謎,太醫們不便講,也不能講。知情的太監自然也不敢講。

  因此,我們在此,不要責怪太醫沒有治好同治的病,慈禧的病,也沒有治好光緒的病,皇帝死了太醫都要治罪,輕則革職重則砍頭,而皇帝又怎能不死呢?

  古代醫學里的懸絲診脈

  在我國古代,太醫為皇帝的妃子們看病,常常懸絲診脈。傳說唐代藥王孫思邈給長孫皇后看病時,只能在房外懸絲診脈。太監有意測試藥王的診技,先后把絲線拴在冬青根、銅鼎腳和鸚鵡腿上,結果都被藥王一一識破,最后太監才把絲線拴在娘娘腕上。孫思邈通過懸絲診脈,診得娘娘是滯產,開了一劑活血理氣藥,娘娘服后順利分娩,唐王賜給藥王沖天冠1頂、赫黃袍1件、金牌1面、良馬1匹和千兩黃金、綢緞百尺。并大擺宴席,一來歡送孫思邈,二來慶賀皇后病愈生下皇子。事后同行們問其竅門,藥王笑而不答。

  傳說中的另一位御醫就更為驚險有加了。一次皇帝傳他進宮看病時,他想不知是哪位后妃,先討個吉利再說。于是,在懸絲上診一會脈后,說:啟稟萬歲,是喜脈。此時皇帝命太監帶御醫去看,懸絲的另一頭只系在一只凳腳上,原來皇帝是想試御醫的本領。御醫看后大吃一驚,險些暈倒。但他不愧是個老御醫,定了一下神,搬起凳子細細查看一遍后說,如能劈開凳腳便知。皇上命太監用利斧劈開凳腳,只見蛀洞內有小蟲在蠕動。御醫忙跪奏說:萬歲請看,此乃木之孕也,所以見喜脈。皇上認可。額頭直冒冷汗的御醫總算應付過去了。

揭秘古代太醫是怎樣皇帝妃子看病的

  在古典小說《封神榜》中,商紂王的寵妃妲已化成美女,她淫亂朝綱,禍國殃民。有3只眼睛的聞太師識破了妲已的真面目,再三向紂王進諫,紂王不信。聞太師只好說,她是人是妖,我只要一切脈便知分曉。紂王說,我的愛妃怎能讓你這臣子診脈?聞太師說,可以懸絲診脈。他將三個指頭接到線帶上,診出妲已果真是妖精。

  施今默是舊時京城四大名醫之一,曾為清朝皇室內眷看過病。施老先生說,懸絲診脈亦真亦假。真是說真有這回事;假是說這純屬一種形式。舊時,娘娘、公主們生病,總有貼身的太監介紹病情,御醫也總是詳細地向太監詢問各種情況,諸如舌苔、大小便、飲食、病癥狀況等。為了獲得真實而詳盡的情況,御醫們常常給太監送禮,得到這些貼身情報后,御醫也就胸有成竹了。懸絲診脈時,太醫必須屏息靜氣,沉著認真。這樣做,一是謹守宮廷禮儀,表示對皇室的尊敬;二是利用此時字斟句酌,暗思處方,準備應付,以免因說錯話或用藥不慎而惹禍。

  上海中醫藥大學醫史博物館內,至今仍保存著一張陳御醫為慈禧太后牽線診脈的照片。據說,那次慈禧患病,陳御醫在既看不到她的神色,又不敢詢問的情況下,隔著帷帳在紅紗絲線上切了脈,并小心翼翼地開了三帖消食健脾藥方。慈禧服后果然奏效,并賜他妙手回春金匾一塊。過了許多年,陳御醫隱居后才透露了當時的真情。當他得到要為慈禧看病的消息后,便用重金賄賂了內侍和宮女,獲知慈禧的病是食螺肉引起消化不良,由此擬出藥方。可見,懸絲診脈完全是子虛烏有的,也是醫者受縛于皇威不得已而施展的一種騙技。

  古代太醫有哪些職責?太醫,除指在太醫院任職的醫官外,還應該包括那些地方舉薦入都,供奉內廷的名醫。他們侍候于君王左右,為至尊診治疾病,遇有疑難大癥,朝野矚目,責任極重。可是歷來皇帝后妃,大都養尊處優,每餐必膏腴雜陳,脯醢并薦,象這樣的生活方式,自然有損健康。身貴體弱,得病便不易治愈,反而責怪太醫無能。

  太醫進宮供職,有時須對內府官員、太監等納以賄金,不如此他們便會從中作梗,處處設置障礙,因此,即使是那些精于歧黃之術的太醫,由于多方掣肘,也難以一展身手。有的偶然幸中,醫治見功,雖賞賚有加,榮耀異常,似乎可以平步青云,其實未必。甚至恩賜所入,尚不夠賄賂之所出。

  加上宮禁之中,勾心斗角,爾虞我詐,政治風云,變幻莫測,有時太醫則是首當其沖,難以逃脫。一藥誤投,生死所系,出了事故,要遭殺身之禍;所以有些名醫把應召入宮視為危途,甚而聞訊遠遁,希圖一跑了之。真正官運亨通的極為寥寥,屈指可數。世間流傳著太醫難當的說法,洵非虛言,其中甘苦,非個中人不可盡知。

  試看下例,太醫治病之難可略知一二。

  (一)有些皇帝以知醫自詡,對處方用藥,動輒指責,太醫縱操神技也只得勉為其難,遵諭施治。如光緒皇帝自幼體質瘦弱,成年以后則是疾病纏身,長期脾胃失調,且患有嚴重的滑精病,有時一聽到鑼鼓聲即刻遺洩,進而相繼出現潮熱、盜汗、咳嗽、心悸、失眠、頭暈、耳鳴、健忘等一系列癥狀,又因其一生政治失意,生活寡歡,這種事業上的打擊和精神上的痛苦,更促使他萎靡不振,病情加劇。于是在性格上也就更加患得患失,怯懦多疑,孤僻固執。光緒帝稍通醫道,在病勢口重,求治心切的情況下,對太醫往往動以聲色,嚴辭申斥,并自以為是,詔令治法。

  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其病情已十分沉重,輾轉床褥,呻吟不已,該年八月二十二日(9月29日)的《起居注》曾記載:每遇藥方輕少之時,其竄痛(指腰胯)亦覺輕,屢試不爽。即如近一月來服力鈞(太醫)之藥,其方皆系五、六味,服之竄痛已輕減。近二日方劑稍重,此癥亦復加增。蓋因服藥日久,臟腑不能勝藥力也。嗣后立方宜詳斟酌,總須少而專始無流弊。

  太醫只好遵諭照辦。此后給光緒開處方所用藥味都很少,而且用量很輕。這種不顧實際病情,唯圣意是遵的處方,不獲良效,應在料中。不僅如此,光緒還進而在殊諭中點名用藥,說:若常用熱劑一味峻補,恐前所發之恙復見于今。尚宜斟酌立方,如生地、元參、麥冬、菊花、桑葉、竹茹等清涼養陰之品,每日稍佐二、三味,以防浮熱時常上溢。于是在此后的脈案檔中,光緒欽定的藥品每多見及,不管這些清熱滋陰的藥物,當時是否完全對癥,太醫也得依旨使用。

  (二)內府治病,首重療效,御醫須得小心翼翼,謹慎從事,但又難以奏效,這樣一來,太醫輕則遭到申斥,重則受到嚴厲懲處。如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太醫院院使孫之鼎等承旨治療正黃旗內大臣頗爾盆痔漏復發癥,康熙對他們的治療情況非常不滿,曾在硃批中大發雷霆,寫道:庸醫誤人,往往如此。封建皇帝,具有無上權威,這樣一批,太醫如何經受得起。

  又如光緒帝死前的一兩年間,因病情復雜,太醫難以治愈,而光緒本人又怨天尤人,他在自書的病原中,曾多次對應診的太醫惡語相加,發洩不滿。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五月二十六日說:近來耳響作堵,屢易方藥,仍屬加重。腰胯酸痛,亦未稍輕。總系藥不對癥!治此疾必先明其病之原因,細按先后癥情,乃可施治無差,豈可草率立方哉!七月十七日(8月13曰)說:服藥非但無功而且轉增,實系藥與病兩不相合,所以誤事!到了八月,原有諸癥不僅沒有好轉,而腰胯疼痛、耳堵、腹痛等病更行加劇,光緒怒不可遏,對太醫嚴加訓斥:所用諸藥非但無效,而且轉增諸恙,似乎藥與病總不相符。每次看脈,忽忽頃刻之間,豈能將病情詳細推敲,不過敷衍了事而已。素號名醫,何得如此草率名醫伎倆,僅止如此,亦可嘆矣!

  那時光緒因戊戌變法失敗,雖被慈禧太后幽禁,但在名義上他還是皇帝,太醫為其治療是不敢馬虎的,用藥無效,實因病人膏盲,已非人力所及,怎么怨得了太醫,可是光緒偏認定是治療不當造成的,太醫們也只得俯首認錯,恭聆皇帝的辱罵。皇帝患病,不論何種原因,醫治無效而死,即所謂龍馭上賓,都要給太醫以處分。光緒帝死后,太醫院院使張仲元、御醫全順、醫士忠勛等,均以未能力圖保護,厥咎甚重之類的罪名,受到即行革職,帶罪當差等例行處分。君主專權的社會,有理也是不能講的。

  (三)至于那些因一定機遇,進劑獲效,榮受天眷的太醫,其處境也非全如人意。給慈禧太后治過病的薛福辰就是一例。薛福辰字撫屏,江蘇無錫人。精于醫學,名馳南北。慈禧患病,召之入都。經精心施治,效果頗佳。慈禧病愈后,自撰職業修明四字匾額,賞賜薛福辰。醫功告成,本應載譽回籍,但是老佛爺卻不準他即時出京,因為在西圣(慈禧)新恙悉愈之后,還須舊恙一一就痙,方許報安,這叫做請太平脈,如此還得在京躭擱下去。

  不料就在薛氏為慈禧治療期間,他的家鄉,疾疫流行,眷屬俱病,其次女竟致殤歿,薛福辰之弟致沈某函中曾慨嘆地說:撫兄(薛氏)以回天妙手,而眷屬皆不免于病,所謂木匠缺床足不能自理者非耶。可以想見,薛福辰當時的悲憤痛苦心情,必是有言難訴的。薛福辰在接受慈禧恩賚之后,并不感到是幸事,反而憂心忡忡,寢食不寧。其弟為其擔驚受怕,在他的信中說:得悉撫兄近況,醫事近稍順手,技窮勢絀,漸自弓[退。又說:此事擔荷至巨,未知何時可了!薛福辰自己也感到進退兩難,在致友人函中說。醫事千回百折,鄙人此次之事,系勉竭駑鈍,倖免大戾,然竟將太醫及天下諸名醫得罪矣。這些話,都是薛福辰當時那種戰戰兢兢,心情極其矛盾的真實暴露。

  有云伴君如伴虎,在太后、皇帝身邊的太醫,又何嘗不是如此。薛福辰這樣的遭遇就是明證。至于太醫院里的相互嫉妒、彼此排擠、上下其手、結黨營私等種種黑暗,更是難以盡述的。

Tags: [db:關鍵詞]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zt/sqgs/15639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