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寓言故事 > 

看雞人格瑞得的一家

來源: 作者:

看雞人格瑞得是住在那座體面的地主莊園中的唯一的人,這房子是專為雞鴨修建的。這所房子位于古老騎士莊園所在地。那個莊園有塔、鋸齒形的山墻、護莊溝堤和吊橋。不遠的地方是一片無人經管的樹林和灌木叢,這里曾是花園,它一直伸展到一個大湖邊上,這湖現在已成了沼澤。白嘴鴉、烏鴉和寒鴉在老樹上叫著,多得密密麻麻。它們的數量從來沒有減少過,盡管人們射殺它們,可不久它們又多了起來,住在雞房里的人都可以聽到它們的聲音。雞房里坐著看雞人格瑞得,小鴨子在她的木鞋上跑來跑去。每只小雞、每只小鴨剛從蛋里鉆出來她就認識了它們,她很為自己的雞鴨驕傲,也為那所為雞鴨修建的體面房子驕傲。她的小屋清潔整齊,女主人這樣要求,這房子是屬于女主人的。她常常帶著穿著講究、體面的客人來,讓客人們參觀她稱為的"雞鴨營房"。房子里有衣柜和安樂椅,是的,有一個柜子,上面擺了一個擦得锃亮的銅盤;盤子上刻著"格魯伯"這幾個字,這正是在這個騎士莊園里住過的那個古老高貴的家族的姓。銅盤是人們在這里挖掘的時候發現的。這個小教區的牧師說它只是一個古時的紀念品,別無其他價值。牧師很了解這個地方及其歷史;他讀過許多書,有不少的知識,他的抽屜里有許多手稿。他對古代有很豐富的知識,不過最老的烏鴉可能知道得還要多,用它們的語言講這些事,然而那是烏鴉的語言,不管牧師多么聰明,他也聽不懂。

  一個炎熱的夏天過去后,沼澤地上就浮現一層水汽,于是在白嘴鴉、烏鴉和寒鴉飛來飛去的那些老樹前,好像出現了一個大湖,當年騎士格魯伯生活在這里的時候,那座古老的有厚厚的紅墻的莊園還存在的時候,人們見過這種情景。那時,拴狗的鏈子一直拖到大門口。穿過塔便可以進入一個石頭鋪的走廊,然后進屋子,窗子很窄,窗框也很小,就連常跳舞的大廳里也是如此。不過到了格魯伯的最后一代,人們不記得舉行過舞會了,然而這里還留下一個古老的矮銅鼓,是伴奏用的樂器。這里有一個雕刻得很精致的柜子,里面放著許多珍稀的花莖,因為格魯伯夫人很喜歡園藝,很愛惜樹木和各種植物。她的丈夫則更喜歡騎馬到外面去打狼和野豬,每次他的小女兒瑪莉亞總要跟著他去。她才五歲,神氣地騎在自己的馬上,用烏黑的大眼睛向四處張望。她的樂趣是用鞭子抽打獵犬;她的父親更愿意她用皮鞭抽打趕來看這個場面的農民男孩。

  緊靠著莊園的一間土屋中住著一個農民,他有一個兒子,叫索昂,和那位高貴的小姑娘的年紀相仿。他會爬樹,總是爬到樹上去為她刨鳥窩。鳥兒竭力地喊叫,最大的一只鳥啄了他的眼睛,鮮血直流;人們以為那只眼睛瞎了,但是眼卻沒有損傷。瑪莉亞·格魯伯稱他為她的索昂,這是一件大好事,這對他的父親,可憐的約恩來說很有好處。有一天他干了錯事,要受到騎木馬的懲罰。木馬立在院子里,它由四根粗木棍作腿,一塊窄木板算是馬背;約恩要分開雙腿騎在上面,在腳上還要吊上幾塊很重的磚頭,好讓他騎得不那么輕松。他一臉苦相。索昂哭了,向小瑪莉亞求情。她馬上便請求把索昂的父親放下來,大家不聽她的,她便在石板地上跺腳,扯著父親的襯衣袖子,把袖子都扯撕了。她要什么便能得到什么。她的愿望得到了滿足,索昂的父親被解下來。格魯伯夫人走了過來,撫摸著自己女兒的頭發,用溫柔的眼望著她,瑪莉亞不明白這是什么意思。

  她愿和獵犬在一起,而不愿跟著母親穿過花園向湖邊走去。湖上的睡蓮已經結了骨朵,香蒲草和蘆葦在燈芯草叢中搖曳;母親望著這一片豐饒和清新的植物。"多么賞心悅目啊!"她說道。當年花園中有一棵很珍稀的樹,是她親手栽的。"血山毛櫸"是它的名字。它是樹叢中的"黑人",它的葉子顏色就是那么深。它需要強烈的陽光,否則,長期在蔭處它便像其他的樹一樣綠而失去自己的特征。在高大的栗子樹上,正如在灌木叢和綠草坪上一樣,有許多鳥巢。鳥兒似乎知道在這里它們受到了保護,沒有人敢在這里放槍。

  小瑪莉亞和索昂來到這里,我們都知道他會爬樹,蛋和剛出絨毛的小鳥都被掏了出來。鳥兒在不安和驚恐中亂飛,大大小小都在飛!田里的土鳧,大樹上的白嘴鴉、烏鴉和寒鴉叫個不停,這叫聲和它們的后代如今的叫法一個樣。

  "你們在干什么,孩子們!"溫柔的夫人喊道,"干這種事是缺德的呀!"

  索昂垂頭喪氣地站在那里,那位高貴的小姐也覺得難為情。不過她馬上簡短而生氣地說:"我是為了爸爸!"

  "走吧!走吧!"那些又黑又大的鳥喊道,飛走了;可是第二天又回來了,因為它們的家在這里。

  但是那位安詳、溫柔的夫人在這兒沒住多久,上帝把她召去了,和上帝在一起比起住在莊園里更令她有歸家之感。她的尸體被運往教堂的時候,教堂的鐘聲莊嚴的鳴響著,窮人的眼睛都濕了,因為她待他們很好。

  她去世以后,沒有人照管她的花草樹木,花園荒蕪了。格魯伯先生是一個硬心腸的人,人們都這么說。但是他的女兒盡管很小,卻能駕馭他;他不得不笑,她的愿望便能得到滿足。現在她十二歲了,長得很結實;她的那雙黑眼睛總是盯著人,騎起馬來跟小伙子一樣,放起槍來就像一個老練的獵手。

  后來,最高貴的賓客來這里造訪,這是年輕的國王①和他的異母兄弟及朋友烏里克·腓德烈·谷倫呂弗先生②;他們要在這里獵取野豬,還要在格魯伯先生的莊園里住一晝夜。谷倫呂弗先生在餐桌上和瑪莉亞·格魯伯坐在一起,捧著她的頭親吻了一下,就好像他們原是一家人似的。可是她卻在他的腮上打了一巴掌,說她受不了他。人們一陣大笑,好像很開心。

  也可能正是這樣的。因為五年以后,瑪莉亞滿十七歲的時候,有差人送信來,谷倫呂弗先生向高貴的小姐求婚;這可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

  "他在這個國家里算得上是最高貴、最瀟灑的人了!"格魯伯先生說道。"這是不好回絕的。"

  "我對他不大在意!"瑪莉亞·格魯伯說道,不過她沒有拒絕這位坐在國王旁的全國最高貴的男人。

  銀器、毛呢和絲綢裝上船運往哥本哈根;她從陸上到那里用了十天時間。裝嫁妝的船不是遇到逆風就是沒有風,用了四個月才到達那里。待行裝運到時,谷倫呂弗夫人已經離開了。

  "我寧可躺在麻袋上,也不愿睡在他的絲綢床上!"她說道。"我愿意赤腳走路也不愿和他一起坐在高頭大馬拉的車子里。"

  十一月某一天的夜晚,兩個婦人騎馬來到了奧胡斯城。這是谷倫呂弗的夫人瑪莉亞·格魯伯和她的使女。她們是從維勒來的,是從哥本哈根乘船到維勒的。她們騎馬到了格魯伯先生的石建莊園里。他對這次來訪很不高興,對她說了一些很不入耳的話。不過他還是讓她住進一間屋子里,給了她美味的早餐,但沒有對她說好話。父親對她的態度很兇狠,是她所不習慣的。她的性情也不溫和,既然你罵了我,我也要對你喊叫。她的確狠狠地回敬了他,又怨又恨地講到了她的丈夫,她不愿和他生活在一起,加之她太溫順太謙讓了。這樣過了一年,這一年過得并不舒心。父女之間惡語相加,這本是不該有的事情。惡言結惡果,結果如何呢?

  她愿和獵犬在一起,而不愿跟著母親穿過花園向湖邊走去。湖上的睡蓮已經結了骨朵,香蒲草和蘆葦在燈芯草叢中搖曳;母親望著這一片豐饒和清新的植物。"多么賞心悅目啊!"她說道。當年花園中有一棵很珍稀的樹,是她親手栽的。"血山毛櫸"是它的名字。它是樹叢中的"黑人",它的葉子顏色就是那么深。它需要強烈的陽光,否則,長期在蔭處它便像其他的樹一樣綠而失去自己的特征。在高大的栗子樹上,正如在灌木叢和綠草坪上一樣,有許多鳥巢。鳥兒似乎知道在這里它們受到了保護,沒有人敢在這里放槍。

  小瑪莉亞和索昂來到這里,我們都知道他會爬樹,蛋和剛出絨毛的小鳥都被掏了出來。鳥兒在不安和驚恐中亂飛,大大小小都在飛!田里的土鳧,大樹上的白嘴鴉、烏鴉和寒鴉叫個不停,這叫聲和它們的后代如今的叫法一個樣。

  "你們在干什么,孩子們!"溫柔的夫人喊道,"干這種事是缺德的呀!"

  索昂垂頭喪氣地站在那里,那位高貴的小姐也覺得難為情。不過她馬上簡短而生氣地說:"我是為了爸爸!"

  "走吧!走吧!"那些又黑又大的鳥喊道,飛走了;可是第二天又回來了,因為它們的家在這里。

  但是那位安詳、溫柔的夫人在這兒沒住多久,上帝把她召去了,和上帝在一起比起住在莊園里更令她有歸家之感。她的尸體被運往教堂的時候,教堂的鐘聲莊嚴的鳴響著,窮人的眼睛都濕了,因為她待他們很好。

  她去世以后,沒有人照管她的花草樹木,花園荒蕪了。格魯伯先生是一個硬心腸的人,人們都這么說。但是他的女兒盡管很小,卻能駕馭他;他不得不笑,她的愿望便能得到滿足。現在她十二歲了,長得很結實;她的那雙黑眼睛總是盯著人,騎起馬來跟小伙子一樣,放起槍來就像一個老練的獵手。

  后來,最高貴的賓客來這里造訪,這是年輕的國王①和他的異母兄弟及朋友烏里克·腓德烈·谷倫呂弗先生②;他們要在這里獵取野豬,還要在格魯伯先生的莊園里住一晝夜。谷倫呂弗先生在餐桌上和瑪莉亞·格魯伯坐在一起,捧著她的頭親吻了一下,就好像他們原是一家人似的。可是她卻在他的腮上打了一巴掌,說她受不了他。人們一陣大笑,好像很開心。

  也可能正是這樣的。因為五年以后,瑪莉亞滿十七歲的時候,有差人送信來,谷倫呂弗先生向高貴的小姐求婚;這可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

  "他在這個國家里算得上是最高貴、最瀟灑的人了!"格魯伯先生說道。"這是不好回絕的。"

  "我對他不大在意!"瑪莉亞·格魯伯說道,不過她沒有拒絕這位坐在國王旁的全國最高貴的男人。

  銀器、毛呢和絲綢裝上船運往哥本哈根;她從陸上到那里用了十天時間。裝嫁妝的船不是遇到逆風就是沒有風,用了四個月才到達那里。待行裝運到時,谷倫呂弗夫人已經離開了。

  "我寧可躺在麻袋上,也不愿睡在他的絲綢床上!"她說道。"我愿意赤腳走路也不愿和他一起坐在高頭大馬拉的車子里。"

  十一月某一天的夜晚,兩個婦人騎馬來到了奧胡斯城。這是谷倫呂弗的夫人瑪莉亞·格魯伯和她的使女。她們是從維勒來的,是從哥本哈根乘船到維勒的。她們騎馬到了格魯伯先生的石建莊園里。他對這次來訪很不高興,對她說了一些很不入耳的話。不過他還是讓她住進一間屋子里,給了她美味的早餐,但沒有對她說好話。父親對她的態度很兇狠,是她所不習慣的。她的性情也不溫和,既然你罵了我,我也要對你喊叫。她的確狠狠地回敬了他,又怨又恨地講到了她的丈夫,她不愿和他生活在一起,加之她太溫順太謙讓了。這樣過了一年,這一年過得并不舒心。父女之間惡語相加,這本是不該有的事情。惡言結惡果,結果如何呢?

  她先往南走,一直接近了德國的邊界。她用兩只嵌著寶石的戒指換了錢,又往東走去,接著又折回向西邊走去。她漫無目的,對一切都十分惱怒,連對上帝她也感到生氣,她的心情就是這么壞。沒過多久,她的體力耗盡了,連抬腳都很困難。她倒在了草地上,一只土鳧從巢里飛出來,這只鳥像平常那樣叫喊起來:"你這個賊,你這個賊!"她從來沒有偷過鄰居的東西。不過,當她還是小姑娘的時候,她讓別人從窩里掏過小鳥;現在她想起了這件事。

  她從躺著的地方可以看到海灘上的沙丘;那邊住著漁民,可是她沒力氣到那邊,她病得很厲害。白色的大海鷗在她的頭上飛著、叫喊著、就像在家鄉花園上空飛過的白嘴鴉、烏鴉和寒鴉的叫聲。鳥兒飛得離她很近,最后她覺得它們變成了黑團。不過,這時她的眼前已經是黑夜了。

  待到她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她被人抱了起來,一個魁梧健壯的男子用胳臂把她托住。她望著他那滿是胡子的臉,他的一只眼上有一個疤痕,眉毛就像是被分成兩半。他把她抱上了船——她就這么可憐。在船上,他被船主責備了一番。第二天船開走了,瑪莉亞·格魯伯沒有回到岸上;就是說,她隨船去了。不過誰知道她會不會回來呢?是啊,但在什么時候回到那里呢?

  關于這些牧師也能夠講上一番,但這不是他自己拼湊起來的故事,他是從一本可靠的古書上讀到這一段奇特的經歷的。這本書我們可以自己去取來讀的。丹麥的歷史學家路茲維·霍爾格③寫下了許多值得一讀的書和有趣的戲劇,從這些書中我們可以很好地了解他的時代和那個時代的人。他在他的信中講到了瑪莉亞·格魯伯,講到他在哪里、是如何遇到她的。這是很值得一聽的,可是不要為此而忘記了看雞人格瑞得,她在這講究的雞屋里生活得很愜意。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yuyan/15620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