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故事 > 

宋江的銀子從何而來

來源: 作者:

《水滸傳》中的宋江,慷慨大方,仗義疏財,說白了就是經常送人銀子。

據統計,宋江曾先后十七次送銀子給人,如送武松、李逵各十兩,送唱曲的宋老兒二十兩。所以宋江是隔著窗戶吹喇叭——名聲在外。如第十八回吳用道:“只聞宋押司大名,小生卻不曾得會。雖是住居咫尺,無緣難得見面。”第三十二回燕順說:“小弟在江湖上綠林叢中走了十數年,也只久聞得賢兄仗義疏財、濟困扶危的大名。”第三十八回宋江和李逵一見面,就打發了他十兩銀子,李逵尋思道:“難得宋江哥哥,又不曾與我深交,便借我十兩銀子,果然仗義疏財,名不虛傳!”張順見了宋江,納頭便拜道:“久聞大名,不想今日得會。多聽的江湖上來往的人,說兄長清德,扶危濟困,仗義疏財。”甚至第二十二回武松還不認識宋江,就說:“我雖不曾認的,江湖上久聞他是個及時雨宋公明。且又仗義疏財,扶危濟困,是個天下聞名的好漢。”

在北宋末年,社會經濟如何、購買力怎么樣?書上有依據。第十回只見那個人(陸虞侯)將出一兩銀子與小二道:“且收放柜上,取三四瓶好酒來。客到時,果品酒饌只顧將來,不必要問。”第十五回吳用去勸說三阮入伙劫生辰綱時,取出一兩銀子,付與阮小七,就問主人家沽了一甕酒,借個大甕盛了,買了二十斤生熟牛肉,一對大雞。如此看來,當時的一兩銀子差不多夠一個三口之家節儉著過一個月生活。宋江動不動就十兩、二十兩地送人,他是哪來的這么多銀子呢?

一般來說,宋江正常的經濟來源有三條,一是薪水,二是家中供給,三是自己經商。可是,這三條都不大可能讓宋江有太多的銀子送人。

第一,宋江只是鄆城縣一個押司。押司是個什么職位?《辭源》注釋:“宋時地方官屬吏,辦理案牘、官司事物。由當地有產業人戶中差選。”押司相當于現在的秘書之類的職務,別說品級,就連正式工作人員都算不上,當時稱為公吏,就是政府派的公差,連報酬都沒有,基本上是義務勞動。差不多與宋江同時代的沈括在《夢溪筆談》中說:“天下吏人,素無常俸,唯以受賕為生。”直到宋神宗熙寧年間以后,開始有了少量俸祿。即使有一點也不多,要吃飯,還要養小蜜,不可能有太多的富余。

第二,根據書上的介紹,宋江上有父親在堂,母親早喪;下有一個兄弟,喚做鐵扇子宋清,自和他父親在村中務農,守些田園過活。也就是說,充其量,宋江的父親是個鄉下的土財主,沒有多大的家業。而且第二十二回,他父親對公人發牢騷:“不孝之子宋江,自小忤逆,不肯本分生理,要去做吏,百般說他不從。”并于三年前告了宋江忤逆在官,忤逆就是不孝敬父母,這在過去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宋江就是因為這個,被“出了籍冊,各戶另居,官給執憑公文存照,不相來往”。也就是說,宋江的父親已經和他斷絕了父子關系,要他父親拿出很多的錢來讓他到處送人只怕不大可能。

第三條,從《水滸傳》上看,宋江沒有任何經商做生意的蛛絲馬跡。他一天到晚不是交朋結友,就是愛習槍棒,哪里還有精力和時間去做生意?

如此說來,如果不是撿到寶,宋江根本就不可能有那么多銀子送人。撿到寶只是一種假設,而且一個人即使運氣再好,也不可能天天撿到寶。那么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枉法受賄。

再了解一下宋代一個押司的收入。作為縣級政府沒有品級的“小公務員”押司主要是征收稅賦或處理獄訟,輔助政府官員的日常政務,負責案卷整理工作或文秘工作。宋朝一個正七品縣官的月俸只有三十兩銀子,押司與縣官差了四個等次,月俸絕不會超過十兩,而且沒有獎金和補助。

其父宋太公在村中務農,守些田園過活,說明宋江距離“富二代”很遠。他做押司,頂多因為與縣令私交甚好,能多開幾張發票,裝點碎銀子進腰包。因為“吏道純熟”,在“上下經手”中,可能有些“好處費”,但押司官小身微,灰色收入不會很多。《水滸傳》里也沒有關于他從事第二職業的記錄。

我們只好心里陰暗地推想,宋江的銀子是否來自“吃黑”。他曾給晁蓋“通風報信”,其沉穩心態和嫻熟伎倆,不免讓人懷疑宋江平日沒少干這類事,而晁蓋只是其中的一個。那些因為犯事卻被他“周全”過性命的人,事后風平浪靜時,按慣例當然要“意思”“意思”。比如晁蓋逃脫官府追拿上山后,一出手就送給宋江“一百兩金子”。這些金銀應該是宋江的主要經濟基礎。

宋江一面在縣衙當差辦案,一面為犯罪分子通風報信,一面從賊人那里撈取錢財,一面又救濟別人賺口碑,是一個標準的“執法犯法”者。難怪深知宋江“底細”的閻婆惜,臨死前罵他“公人見錢,如蠅見血”、“做公的人,哪有貓兒不吃腥”,原來他是“黑三狼”啊。

宋江區區一個押司,職位低微,卻可以接近知縣等一些縣里的重要人物,而且消息靈通,加之“刀筆精通,吏道純熟”,很有條件為別人擺平一些事情,自然也就有了枉法受賄的可能。根據北宋時沈括《夢溪筆談》卷十一“官政”的記載,當時胥吏們枉法受賄也是非常普遍的。而且為了賺取送人的資本,宋江膽子比一般人都大。晁蓋劫了生辰綱,犯了“彌天之罪”,官府準備派兵抓捕,他照樣敢通風報信。事成之后,晁蓋果然派劉唐送黃金百兩表示感謝,出手非常大方。要不是這“黃黃的一條金子”,宋江最后也不至于走上殺人造反的不歸之路。連宋江自己都知道,這么干遲早會出事,因此早就在家里挖了個地窨子,好用來藏身。

要是擱現在,宋江完全夠個“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個十年八年的一點問題都沒有。

Tags: [db:關鍵詞]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xiaogushi/15638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