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微故事 > 

情迷姐妹花

來源: 作者:

一年前,阿康從封閉落后的小山村來到上海打工,經過一年多的努力,他終于找到了一份體面的工作,在一家歌舞廳做音控師。歌舞廳里每天輕歌曼舞,看著一對對情侶牽手相伴的親密樣兒,阿康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那個在老家的大玲。

大玲和她妹妹小玲是阿康鄰村的一對姐妹花,村里喜歡她們的小伙子可多呢!一天晚上,鄉里的電影放映員來村里放電影,大家都去曬場上看。放到一半的時候,阿康無意中扭過臉去,竟驚喜地發現大玲正在看他,隔了一會兒,他忍不住又扭過臉去,發現大玲還在看他,臉上掛著笑,連眼睛都不眨一下。阿康被大玲看得不好意思起來,慌亂地把臉扭了回來,可他心里卻樂得不行,他沒想到鄰村這個大美人會看上自己這個書呆子,于是暗下決心:找個機會,一定要向大玲表白自己心意。

不料沒過多久,阿康的父親就讓阿康跟一個同鄉去上海打工,這一走就是一年多。阿康常常會想起大玲,可兩地相距這么遠,阿康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

因為老家地處偏僻,村里還沒有電話,和家里的聯系就靠書信。這天,阿康收到父親來信時,突然眼前一亮,心里陡然有了主意。阿康的父親平時能說會道,是村里出了名的媒公,他甚至還有一套自己的“婚配原理學”,什么屬猴的不能娶屬羊的為妻,水命不宜與火命相配,等等,如此這般的說法足足有幾十條。阿康曾笑話父親,說他這是搞“歪理邪說”,亂點鴛鴦譜,但如今與其自己在這兒朝思暮想,還不如讓父親幫幫自己的忙呢。于是,他立刻給父親寫起了回信,讓父親給自己做媒。

不到半個月,父親的信就來了,信上說:“傻兒子,你怎么不早說呢?事情已經敲定,本月28日你的心上人將到上海來與你相會。”大玲這么快就要到上海來了?阿康心里真是激動萬分,對父親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接下來,阿康便開始為大玲的到來做起了準備,他先將租來的屋子粉刷一新,又新添了一套鍋碗瓢盆,還掛起一道布簾,將房間一分為二,里間留給大玲,外間歸他自己這個護花使者。

終于盼到了28日這一天,阿康穿戴一新,還學城里人的樣子買了一束玫瑰花拿在手上,早早地就來到火車站翹首以待。不一會兒,只見出口處人潮涌動,阿康瞪大了眼睛在人流里搜尋,不多時,一張熟悉的面孔出現了,可她并不是阿康朝思暮想的大玲,而是大玲的妹妹小玲。

莫非她們姐妹是結伴而來的?阿康心里直納悶,他疑惑地四下張望,卻仍然看不到大玲的影子。怎么回事?阿康傻在那兒了。

就在阿康愣怔的工夫,小玲一臉燦爛地走到了他面前,說:“讓你久等了。”

“我……我……”阿康漲紅了臉,結結巴巴地說不出一句話話來。他剛要伸手去接小玲的行李,突然意識到自己手里還捧著玫瑰,遲疑了一下,只好將玫瑰送到小玲手上。小玲接過玫瑰,放在鼻子下用力地聞著,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

到了出租屋,阿康一邊安頓小玲,一邊在心里嘀咕:我信里明明給父親說的是大玲,怎么現在來的人會是小玲呢?難道父親老眼昏花把我的信看錯了?不可能,父親辦事一向仔細。要不,小玲是大玲派來打前站的?阿康左思右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但不管怎么說,小玲是大玲的妹妹,阿康覺得應該好好待她才是,再說,到時候還得指望小玲在大玲面前替他多美言幾句哩。

就這么,阿康和小玲朝夕相處了好幾天。小玲雖不及大玲長得漂亮,但她很勤快,性格也很溫和,阿康發現自己竟然漸漸地喜歡上了她。可是一想到大玲,他又不敢面對小玲了,他想,萬一小玲真是大玲派來的打探的,那自己不就尷尬了?他反復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靜,千萬不能“見異思遷”。

幾天后,阿康幫小玲找了份工作,在一家商場做營業員。這樣,小玲白天上班,阿康晚上上班,時間錯開了,雖說同居一屋,接觸的機會卻少了。與此同時,阿康又趕緊給父親寫信,問到底是怎么回事。在真相不明之前,他一直謹慎地與小玲保持距離,哥哥一般地照顧著她。

這天,阿康的同事因為有事和阿康換了個班次,阿康只好白天去上班。晚上下班回來,小玲還沒有睡,她興奮地告訴阿康,她晚上和一幫小姐妹吃飯去了,還喝了點酒,還去唱卡拉OK。這些日子來,小玲好像還從來沒有這么開心過,阿康發現她笑起來竟是那么迷人,阿康這時候真想擁抱她一下,可他拼命克制著自己,不敢輕舉妄動。

洗漱過后,阿康往床上一躺,想盡快入睡,可小玲卻意猶未盡,坐在他床邊依舊不停地說這說那。阿康其實一句也沒把她的話聽進去,他這時候有點心猿意馬,想入非非,他擔心時間久了把握不住自己,就狠下心對小玲說:“太晚了,明天你還要上班,還是早點休息吧!”

小玲頓時就愣住了,她起身默默地回到布簾子那邊,阿康聽到她在抽泣……第二天,小玲神色憂郁地對阿康說,她想回老家去。阿康慌了,猜想準是自己昨晚過于嚴肅,趕緊好言相勸。阿康苦苦等著父親的來信,可那信卻遲遲沒來。

一晃又過去了半個多月。這天凌晨,天上下著蒙蒙細雨,阿康夜班下班后,裹著雨衣,騎著自行車,急匆匆地往家趕。來到一個十字路口,見是黃燈閃爍,四下又沒人,便想趕緊闖過去,誰知就在這時,一輛白色面包車突然呼嘯而來,阿康躲閃不及,“砰”地一聲就被連人帶車撞飛了。

醒來的時候,阿康發現自己已經躺在醫院里了,渾身上下插滿了管子,他試著想動動身子,這才發現自己的一只手被緊緊攥著,一看,小玲正趴在他床沿睡著。

恰巧一位護士這時候走進來,看到阿康醒了,忍不住輕聲過來說:“她是你女朋友吧?你真是福氣啊!昏睡了這么久,她一直都沒合過眼哪,握住你的手寸步不離。我們都勸她去睡會兒,她怎么也不肯,說她若是手一松,你就回不來了,她說一定要把你拉回來……”

護士的話還沒說完,阿康已經聽得淚流滿面。

這時候小玲被驚醒了,見阿康睜開了眼睛,她愣了愣,竟“哇”一聲大哭起來……

在小玲的悉心照料下,阿康身體恢復得很快,一個星期后就出院了。阿康就此對小玲產生了深深的依戀,覺得自己再也離不開她了,他情不自禁地抓住小玲的手說:“我……你……你再也不要離開我了,好嗎?”

小玲頓時羞紅了臉,掙脫開阿康的手,說了句“我姐姐過些天會來的”,就跑了出去。

被小玲這一說,阿康突然想起了大玲,立刻手足無措起來,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將會是什么樣的結果。

也就在這一天,父親的信終于來了,不過父親只是在信里說要來看阿康,讓阿康去車站接他,其他什么都沒提。

這天,阿康和小玲一起去車站,很快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見到了風塵仆仆的父親,父親后面還跟著一個人,就是大玲。阿康的心立刻懸起來,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這尷尬的局面,等待著自己的,又將是怎樣的結局。

Tags: 微故事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weigushi/15712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