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微故事 > 

讓我看看你

來源: 作者:

  經過漫長的馬拉松式戀愛,三級士官邵亮即將步入神圣的婚姻殿堂。他的未婚妻叫項陽,是個優秀的醫生。他們的婚期就訂在7月15號,周六,是個吉祥的“紅日子”。7月13日晚飯后,邵亮開始整理行囊,他把給項陽買的一條綠色絲巾小心地放在旅行袋里,項陽喜歡綠色,說綠色生機盎然,象征著不朽和希望,就是在夏天里,她的肩頭上也總是搭著一條綠色的絲巾,飄飄揚揚,個性十足,美麗而富有活力。就寢前,他給項陽發去了一條微信:

  明早7點出發,下午就到家。

  邵亮歸心似箭,他想:項陽肯定和自己一樣,心里像是一團火,早就做好了接站的準備。

  然而,還沒有等到第二天的到來,一場艱苦卓越的抗洪搶險戰斗就拉開了序幕。

  軍車在密集的雨幕里艱難地向重災區開去。邵亮雙手緊握方向盤,全神貫注,一點也不敢大意。一天來,雨一直下個不停,這時下得更大更猛,天地間就如同雨簾一樣,一點縫隙都沒有,沉雷在烏黑的云層里滾動,沒頭沒尾地轟隆隆作響,叫人總是把心提到嗓子眼放不下來。從警報響起到現在,邵亮根本沒有時間給項陽打電話,就連發幾個字信息的時間也沒有。他想,到了災區第一件事就是給項陽打電話,婚禮取消了,請她原諒。

  天剛蒙蒙亮的時候,部隊終于到達了災區,在戰友們下車的一點點空隙里,邵亮趕緊拿出電話,迅速地點擊了項陽的號碼,可是電話卻無法打通。細看手機顯示,信號全無。他知道了,通訊設施可能全被無情的洪水毀壞了。此時,不光是自己,許許多多的人都與親人失聯了。

  部隊劃分成很多搶險小組,邵亮是組長,他駕駛著沖鋒舟,第一個沖進了滾滾的洪水之中,一次一次把災民轉移到安全地帶,奔波了多少個來回,救出了多少群眾,根本記不住了。災區的慘景,把他的心靈擠壓到了崩潰的邊緣,他無法停下來。

  天要黑的時候,邵亮遠遠地發現,一幢樓的第二層屋子里有人在向他們急切地揮手呼救。他急速地把沖鋒舟開了過去。可此時洪水已經退去了很多,樓房前一堆堆雜物裸露出來,形成了一處處“明碉暗堡”,沖鋒舟無法靠近。他果斷地說道:“下船,趟過去!”邵亮帶領著3個戰友,趟著齊腰深的積水和淤泥,進入到呼救人的家里。原來是一位孕婦因驚嚇過度預產期提前,又引發心臟病。病人臉色蒼白,呼吸微弱,生命垂危,患者家人見到子弟兵就像見到了救星一樣,熱淚盈眶。屋里一片狼藉,找不到什么物品可用來做擔架,邵亮和戰友4個人就用一床被子把病人托起來,一人握著一個被角,高高地舉過頭頂。水下的淤泥足有一尺多深,腳踩進去就像被一只無形的手拽住了,很難再拔出來,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氣力。走著走著,邵亮突然覺得腳掌一陣鉆心的疼痛,他身子一抖,險些倒下去。他的腳被刺傷了,但他不能倒下去,他咬著牙堅持著,一直把病人送上沖鋒舟。他忍著疼痛上了船,加大油門,劈波斬浪向縣醫院飛馳而去……

  第二天早晨,突然有人興奮地喊道:“有信號了!”邵亮急忙掏出手機,在第一時間里給項陽打去電話。電話通了,可是卻沒人接聽,再打,還是沒人接聽。以往,因為工作繁忙,項陽來不及接邵亮電話是經常有的事,也不乏有故意斗氣拒接他電話的時候,但不論是哪種情況,把電話回撥來的時間決不會超過10分鐘。這一回卻打破了慣例,10分鐘過去了,20分鐘過去了,直到一個小時,還是沒有接到項陽回撥的電話。邵亮想:這次“逃婚”對項陽的傷害太大了,她一定在生我的氣,不回電話是可以理解的。女孩子嘛,總會耍點小性子什么的。項陽是個善良的女孩,她若知道我在災區抗洪搶險,不但會百分之百原諒我,還會說:“兵哥哥,你好棒!”接著,邵亮給項陽發去了一條微信:

  親愛的,我在災區抗洪搶險,沒有如期和你舉行婚禮,向你表示十二萬分的歉意,過后一定好好補償你。

  之后又拍了兩張照片發了過去。

  邵亮信心滿滿地等待著項陽的回復,可以說是等待著愛來撫慰自己的心靈。可是,1個小時過去了,2個小時過去了,3個小時過去了,邵亮的手機還是靜悄悄的。這是一種特別不正常的情況,他的心情一下子陰沉下來,就像災區的天空一樣,滿天都是烏云。他沒想到項陽如此薄情,沒想到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竟然經受不起一個小小的波折,沒想到女人的心竟然如此難以琢磨……他有說不出的委屈,腳掌的傷口一陣劇痛襲來,但他更難以承受的是心痛。

  救援,救援,那么多的災民等待著他去救援,邵亮沒有更多的時間去思考兒女情長,沖鋒舟在洪水里飛來飛去。快到中午的時候,邵亮被強行替換下來作短暫的休息,他疲憊不堪地癱坐在潮濕的地上,渾身像散了架子一樣。這時,他清晰地感覺到,口袋里的手機顫抖起來,一看是項陽打來的電話,一想到項陽玩了一上午“失蹤”,他不由得來了脾氣,賭氣地不接電話,又打來,還是不接。不接不接就是不接,他要讓項陽也嘗一嘗電話被拒接的滋味!可是,當看到項陽發來的一條微信時,他心里一顫,就像被狠狠地抽了一鞭子:

  親愛的,我知道抗洪搶險緊張危險,你抽不出時間接我的電話。我也在災區,是作為志愿者來災區參加醫療援助的。昨天晚上救援部隊送來了一位病危的孕婦,我一直在參與搶救,也沒有時間接聽你的電話。經過15個小時的搶救,終于把患者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母子平安。沒時間了,我馬上就要進行下一臺手術。你要保重!

  邵亮立刻把電話回撥過去:“項陽,你在哪?”

  “我在縣醫院的6樓。”

  “我離你不遠,你能讓我看你一眼嗎?”

  實際上,邵亮離縣醫院很遠,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樓房的窗戶。這時,在一扇窗戶上,有一團綠色在晃動,邵亮根本看不清項陽的臉,但他認得那團綠色,就是項陽總喜歡搭在肩頭上的綠絲巾。他也知道,項陽也不可能在不計其數的救援官兵堆里找到自己的身影,但是,在滿目瘡痍險境重重的災區里,這些,對一對戀人來說已經足夠了。

  邵亮的眼淚禁不住唰唰涌了出來,他抹了一把眼睛,沖著戰友說:“兄弟們,昨天我們救助的那個孕婦,生了,母子平安!”他的話音剛落,那些有孩子的沒孩子的、結婚的沒結婚的、有女朋友的沒女朋友的兵哥哥們,全都歡呼起來。

  邵亮看了一眼手機上顯示的時間,15日上午10時58分。這個時間,正是他和項陽選定好的新婚大典的時刻。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weigushi/15653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