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微故事 > 

城里有只瘋狗

來源: 作者:

每年一到冬天,狗肉就成了老百姓的搶手貨,城里最大的菜市場為此專門辟了一個“狗羊城”。狗羊城里殺狗賣肉生意做得最紅火的,大家公認是個體戶黃大膽。黃大膽做生意講誠信,對送上門的狗堅決執行兩條原則,即:三要三不要。

三要嘛,就是狗要沒懷孕的,剛成熟會發情的,漂亮結實的,越是好的狗他就越愿意出大價錢,這種狗往往也會很快被買主當場高價買走;至于三不要嘛,就是被小販藥倒的狗不要,有瘋病嫌疑的不要,在鐵籠里被踩死的不要,不管你是大汽車拉來的,還是小販拿編織袋裝來的,他都一視同仁。

黃大膽殺狗本事大,再兇的狗看到他都會嚇得索索發抖,再被他那大手一摸,準俯首聽命。所以他的攤位前,每天總站著那么一群人來看他殺狗,就像是大清朝在菜市口看砍人腦袋。

看客中有一個家伙,人稱“豆芽菜”,本來是個出租車司機,有老婆有兒子,收入不少,一家三口小日子過得挺不錯,但自從迷上毒品之后,就漸漸變得不成個人樣了,出租車被他“吸”掉不說,老婆也被他氣跑了,兒子只好由年老體弱的爺爺奶奶帶著,他自己則成天拖著一雙爛鞋到黃大膽攤兒前閑呆著,有時幫忙打打雜,黃大膽就賞些狗腸子給他回去做菜。

這天一大早,黃大膽的鋪子剛開張,生意忙得不得了,就見豆芽菜有氣無力地提著一個編織袋走過來,黃大膽問他:“你提什么來了?”

豆芽菜一搖袋子,討好地對黃大膽說:“一條土狗,是人家送給我老爸的,賣給你算了。”

黃大膽手上正忙活著,就對豆芽菜說:“你開個價,我要了。”

豆芽菜一聽,急不可待地湊到黃大膽耳邊低聲說:“我只要你八十塊,咱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黃大膽朝豆芽菜手里的狗袋子瞥一眼,發現鼓鼓囊囊的,八十塊不貴呀,于是二話不說就從油膩膩的肚包里夾出三張鈔票塞到豆芽菜手里,隨后把狗袋子接了,扔在墻腳。

豆芽菜拿了鈔票回身就走,不過走出沒多遠,他又神情怪異地回頭看了一眼。

這時,黃大膽正忙著跟一撥來買狗肉的客戶說話,就見放在墻角的那個狗袋子突然抖動起來,把一地污泥濁水濺到了黃大膽的鼻尖上;接著,那狗袋子又在地上滾了一圈,把靠在墻角的一根打狗棍撂倒了,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黃大膽頭上,把他戴著的狗皮帽都砸歪了。

正站在黃大膽攤前的人看到這一幕,就忍不住笑話起黃大膽來:“黃老板,這不是在給你美容了嗎?”也有的說:“嘿,誰這么大膽,敢往黃老板臉上潑泥、頭上動棍子啊?”

黃大膽氣得一抹鼻子,居然還聞到一股腥臭味,頓時惱羞成怒,臉紅得跟猴屁股似的,他早把平時開袋驗收的規矩忘到了腦后,一正狗皮帽,一腳把那狗袋子踢起,隨即抄起打狗棍,沖著狗袋子就又狠又準地敲了下去,只聽見破西瓜似的一聲悶響,那紅的白的漿液立刻從袋子里滲了出來。

平日里殺狗,就是滿地跑的,黃大膽都一棍下去就解決問題,根本不用補棍子,可今天邪門了,那狗袋子里挨了一棍的家伙居然沒斷氣,還在動,把污泥濁水弄得四處亂濺。黃大膽心想:這不是壞自己名聲嗎?于是拿過案板上的刀,隔著袋子一摸,猛地就將它直接插進去,待抽刀出來的時候,那血就“撲撲撲”地直往外噴,黃大膽這才把它扔進裝滿了熱水的大盆里。

眾人看著齊聲叫好,因為這么干凈利落的動作,只有在黃大膽這里才能看到。

黃大膽出了一口惡氣后,就想見識一下這條兇暴的土狗,便用刀把袋子口挑開。誰想眾人卻看到他突然“啊”地驚叫一聲,頭上像被重重敲了一棍似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手里的刀也失手掉了下去。

黃大膽的徒弟覺得奇怪,伸長脖子上去一看,立刻就嚇白了臉。

眾人好奇,于是都湊上去看,結果嚇得紛紛散開,有的人當場連連嘔吐,哭爹叫娘的都有。原來,這哪是條狗,竟是一個孩子!而且不少人都認出來,這是豆芽菜的兒子豆豆。

殺狗,是政府鼓勵的;殺人,可是犯罪,就得償命啊!大伙兒禁不住七嘴八舌地說:“老天.造孽啊!”“豆芽菜把崽當狗賣,黃大膽,你死也要拉上他陪著!”

這時,從菜市場東頭走來一對白發老人,他們正是豆芽菜的爹娘,也就是豆豆的爺爺和奶奶。兩個老人一邊走,一邊喊:“豆豆啊!豆豆啊!”平日里,他們經常這樣一路喊著尋找淘氣的孫子,可今天這一聲聲呼喊卻顯得分外凄慘!大家沉默不語,立刻四下散開,賣菜的提起秤,買菜的彎下腰,都想避開老人的眼睛。

黃大膽此時已經驚醒過來,他費力地把一大盆熱水傾翻,血水立時潑了一地,又將木盆倒過來,把才三歲大、手腳被綁的豆豆的尸體倒扣在盆里。他一屁股坐在盆上,喘著粗氣,抖動的手摸出煙卷,又舉起打火機,卻怎么也打不出火來。

這時,豆豆的爺爺奶奶正一路尋了過來,看見黃大膽,奶奶亮了亮手里的香腸.說:“黃老板,生意好啊,看見豆芽菜,要他回來吃飯,今天是他崽滿三歲的生日呢,我剛買了副香腸。”

黃大膽勉強撐著身子,等老人走遠,他脊背一歪,屁股一軟,就從盆上滑到了地上,大滴的汗和大顆的淚,一齊從他臉上掉下來,他徒弟幫他點燃了煙,他拼命吸了一大口,嗆得直咳嗽。

好半天,黃大膽撐起身子,朝被冤死了的豆豆磕了三個響頭,對徒弟說:“你報案吧,我要自首。”

眾人這時才如夢初醒,于是報警的報警,找豆芽菜的找豆芽菜,還有人把殯儀館的車叫來了,說要讓給孩子整容后再交給老人。按說殯儀館的工作人員什么場面都見過,可一揭開木盆,都不禁落下淚來,他們給豆豆解開綁在身上的繩索,讓他閉上冤屈的雙眼,把捂住嘴巴的膠帶扯了,又把粘在臉上和身上的狗毛拿掉。他們的動作很輕很輕,仿佛怕驚動了孩子。

這是一個原本多么可愛的三歲不到的孩子呀,卻死得這么慘,能不讓人揪心嗎?

沒一會兒,警車呼嘯而至。當著警察的面,黃大膽主動自首,交代了事情的經過,他徒弟和圍觀眾人也都為黃大膽作證。

沒隔多久,豆芽菜也在街上的一個公共廁所里被找到了,找到時,他已昏迷不醒。原來,豆芽菜一早起來毒癮發作,看看家里再也沒有值錢的東西可以拿出去典當,在瘋狂的毒癮折磨下,他就不顧一切地把主意打到了還在熟睡中的兒子豆豆身上,用膠帶封住他嘴巴,用繩子把他的手和腳像狗一樣分開捆綁,再用編織袋裝好,提著去了菜市場。豆芽菜知道黃大膽有殺狗前先開袋驗收的習慣,想以此辦法先一時騙過換了錢再說,反正只要黃大膽一開袋,就不愁他不把我兒子送回來,也就是騙他幾十塊錢而已。后來那八十塊錢到了手,豆芽菜便全買了毒品,在一個私人診所賒了一副一次性注射器和一小瓶稀釋液。據當時正在上廁所的一個目擊者說,豆芽菜一邊往手臂上注射毒品,一邊似笑非笑地直哼哼,可轉眼就往前一栽倒在了地上,針頭還在手臂上呢,針管反倒從他手上抽出了一管子黑黑的毒血……

這個“殺狗”故事當天就在城里傳得沸沸揚揚,凡是聽到的人,都忍不住咬牙切齒地罵:“畜生,這樣的父親真是豬狗不如啊!”

Tags: [db:關鍵詞]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weigushi/15634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