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女相關 > 

飄逝的紅絲巾(十)

來源: 作者:
(十)

  可以說鄭欣欣的青少年時代是在痛苦孤獨中度過的。

  鄭福根被廠里打回原形又回到車間上班,而且因為徐慧蘭和王莉的事讓同事們都瞧不上眼,事事都被冷落。這當然會讓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無地自容,于是天天以酒澆愁,而且喝多了有時還拿鄭欣欣出氣。被打后的鄭欣欣關上房門,哭泣中抱著媽媽的照片回憶起童年的美好時光,只有這時幼小的心靈才能感到一絲安慰。天長日久沉浸在對過去的回憶,甚至到了無法自拔的地步。她不愿意面對冷酷的現實,天天把一遍又一遍自以為是自欺欺人的回憶想得美輪美奐,像極了夢中的天堂。直到有一天她把自己演化成一位正義天使,專門鏟除人間邪惡,特別是那些破壞別人家庭的妖艷女人的時候,才鼓起勇氣像黑夜的精靈開始捕捉屬于自己的獵物。

  初中畢業后,鄭欣欣便輟學在家,而后靠四處打零工維持生活。這時候她的人格已經開始了裂變,白天打工時沉默寡言,不善與人交流。夜晚卻四處游蕩,物色獵物。在此期間她還仔細閱讀了《福爾摩斯探案集》,并對里面的推理細節崇拜之至。每次伴隨著蝴蝶夫人高亢委婉的歌聲,她就會興奮的做出作案時的各種預設和舉措。二十歲,本是一個充滿理想和開始美好人生起航的年齡。但這些對于鄭欣欣來說卻是那么的陌生,早熟的性格像是看透了人世間的一切。她的世界里到處充斥著陰暗、冷酷、無情和仇恨,只有在回憶中和媽媽溫馨的相聚,才是生命的唯一依靠。

  泰戈爾說過這么一句話:如果錯過太陽時你流了淚,那么你也要錯過群星了。鄭欣欣是一個活在過去的人,對將來肯定感到迷惘。記得巴金先生在《家》中塑造了一位梅表姐,就是典型的活在過去的悲劇人物。她每天生活在對過去美好生活的回憶中,雖然舊的制度使她的生活充滿絕望,但如果她能從過去的回憶中走出,積極地面對生活,把握當下來改變自己,人生就會呈現出另一番面貌。也許鄭欣欣的命運注定就是一場悲劇,整天沉迷于對母親的依戀,而把一切又歸咎于像王莉這種壞女人,她們是魔鬼的化身,她要替天行道。終于在二零零一年的一個仲夏之夜,選擇了一條走向深淵的路。

  第一次作案后即害怕、緊張,又帶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和激動,深夜回家后抱著媽媽的照片龜縮在床上顫抖著陷入一片迷茫,她在自我封閉的世界里做著各種猜測。終于伴隨著巧巧桑凄慘悲涼的歌聲,恍惚中看到徐慧蘭帶著贊許滿足的笑容向她走來,然后輕輕擁抱著她。鄭欣欣在媽媽溫暖的懷抱里沉沉睡去,直到第二天被一陣沉悶的雷聲驚醒。

  郭銳緊跟著鄭欣欣的思緒,同時腦海里驗證著事件的進展。二零零一年七月發生在解放路的兇殺案,卷宗里描述第二天確實下了雨,因為附有干警在雨中探查現場的照片。

  以前都是我想媽媽,而我殺掉一個女人后,媽媽就會主動來到我身邊。她是那么慈祥,只有在媽媽的懷里我才不會感到孤獨痛苦。鄭欣欣那種忘我的陳述和表情,使郭銳心中不寒而栗,他感到一陣胃部的爍痛。

  可你的所作所為,給無辜的家庭帶來多少痛苦,你知道嗎?郭銳手捂胃部,義憤填膺。

  我呢?鄭欣欣猛地轉過臉怒視著郭銳。是誰破壞了我的家庭,是誰改變了我的生活,是誰創造了我的痛苦?她厚重的男中音里夾雜著歇斯底里的怒吼,瞪著布滿血絲的雙眼。Www.duwenz.com

  郭銳胃疼的緊咬著后槽牙,這才想起中午來的匆忙忘記了吃藥,董芳菲基本上每天都發短信提示他按時吃藥的。你本來是一個受害者,現在卻變成了一個罪犯,你考慮過以后的路嗎?

  鄭欣欣苦笑了一聲,路?我的路已走到了盡頭。說完長嘆一聲,手中的不銹鋼榔頭滑落在地上。一陣山風吹過,揚起她一頭微卷的長發。鄭欣欣緩緩彎下身又從挎包里拿書一雙白色旅游鞋,放在地上。這雙鞋你應該不陌生吧?從穿上它的那一刻起,我知道---就再也沒有回頭路了。她的聲音很低,蹲在那里像一只受傷的貓在呻吟。

  郭銳感受著鄭欣欣情緒的起伏變化,一會兒像猙獰的獵犬,一會兒又像可憐的羔羊。這種精神的抑郁與錯亂始終交織在一起,會讓人瞬間在心里產生出一種無畏和亢奮的舉動。她會按自己設定的情景有條不紊的進入角色,然后按照步驟機警準確的完成,鄭欣欣正是在這種狂妄的意識下作案的。

  看來這最后一條紅絲巾是用不上了?鄭欣欣像是自言自語,她把從挎包里拿出的紅絲巾輕輕纏在食指上,微瞇暗含憂傷的雙眼放到鼻下嗅著!這種自我陶醉的狀態讓郭銳從心底升出一股憐憫之情。鄭欣欣慢慢站起身,突然睜大眼睛盯著郭銳,郭銳條件反射式的往后仰了仰身子。良久她才詭秘的說道:你知道這條紅絲巾我是為誰準備的嗎?

  難道你選好了目標?

  董--芳--菲。鄭欣欣那略帶磁性的男中音優柔而魔幻,正一字一字的錘擊著郭銳的心臟。

  你認識她?郭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同時他也很費解。

  在醫院醫生值班表里有她的照片,像這么騷的女人以后一定是個禍害。----不過她命不該絕,而我卻要帶著這個遺憾走了。鄭欣欣面無表情,話說的云淡風輕,像是在陳述一個與自己無關的故事。

  難道在你的世界里,漂亮的女人就該死嗎?郭銳很氣憤,不顧劇烈的胃疼,提高嗓門駁斥道。

  鄭欣欣沒有回答,自我陶醉般的仰頭閉目沐浴在晚霞余暉的普照之中,她緩緩打開雙臂,伸開五指,讓山風穿越自己的身體。她的頭發在飛揚,連衣裙的下擺也被風鼓起,那條纏在指頭上的紅絲巾開始松散、滑落,飛到巨石上短暫停留便飛向了半空。隨后鄭欣欣身體前傾,翻過了柵欄鏈條......

  郭銳下意識的想跨前兩步抓住鄭欣欣,但為時已晚。這時劉長鳴和廖芳他們已經趕來,看到鄭欣欣瞬間墜落的情景,廖芳捂住臉背過身去。劉長鳴拍拍郭銳的肩膀,望著空曠的山谷說道:也許——這是她最好的選擇。

  又一陣疼痛讓郭銳再也無法堅持下去,虛汗不斷順著臉流下來,終于他在眾人的呼喊和攙扶下漸漸暈了過去。在他的意識中,天空中飄舞的紅絲巾染盡了晚霞的底色。

  半夜郭銳醒來發現已躺在病床上,董芳菲坐著方凳上正專心致志的看書。他沒有出聲,只是靜靜的打量著她。董芳菲穿了一身便裝,馬尾也已經散開,落帶棕色的長發遮住了她的側臉,有幾次習慣的用右手中指把發絲挽在耳后,露出那張白皙的面龐。

  郭銳曾清晰的記得鄭欣欣所說的話,她說董芳菲是她的下一個目標。所以郭銳在董芳菲臉上盡量尋找與死者有明顯特征的地方,就是右眼角下的黑痣,可怎么看也沒有啊?是不是她的容貌與王莉有相似之處呢?于是閉眼在腦海里對二人進行了比較,發現還真有相似之處,不光臉的輪廓相近,特別是那一雙丹鳳眼更像。看來鄭欣欣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擴大了捕捉的范圍,慶幸的是,這一切已經被及時阻止了。

  郭銳輕輕吁了一口氣,睜開眼發現董芳菲正瞪著眼睛看著自己。然后笑瞇瞇的柔聲說道:醒了!郭銳笑笑點點頭,有沒有吃的?我餓了。董芳菲嘴角一撇在他面前指指腕表,撲閃著大眼睛說道:我的大偵探,過了十二點,別說是吃飯,水都不能喝,明天早晨做胃鏡。郭銳泄氣的頭歪向一邊,但他的心里卻是甜蜜的,能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度過美好的夜晚,不吃不喝又有什么關系?

  哎——你說穿著喪服的郝思嘉居然還能和白瑞德在一起跳舞,那該是一種怎樣的心情呢?董芳菲露出想象般的眼神等待著郭銳的回復。

  郭銳瞥了一眼放在一旁的書,知道這是美國女作家瑪格麗特.米切爾的暢銷小說《飄》里面的一幕戲。郭銳沒有回答她,腦海里始終縈繞著鄭欣欣陰森的語氣,董——芳——菲。如果鄭欣欣不自殺,也許下一個受害者就是董芳菲。他無限愛憐的看著她,此刻四目相對,眼眸里流露出的皆是無窮的情愫和溫馨。猛然郭銳把董芳菲緊緊摟住,像是她會突然消失一般。二人脖頸相擁,耳鬢廝磨。許久,郭銳心里漸漸生出一陣酸醋,不覺間竟流出兩行熱淚來。

  第二天早晨廖芳被局里派來照顧郭銳并告訴他,景區管委會的巡邏人員和專案組干警,在神女峰下一山坳處發現了鄭欣欣的尸體。而那里也是當年發現徐慧蘭和王莉尸體的地方……(完)

  

Tags: 男女相關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wangwen/nan/15704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