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女相關 > 

離別不言傷(上)

來源: 作者:
我是一個很害怕離別的人,不論是同學、朋友之間,亦或是戀人、血親之間。每一次的離別都讓我深刻的感受到自己的脆弱。

  

  小時候和親人朋友離別,總是笑嘻嘻的說“再見”。那時候不懂離別的含義,總是覺得今天分開了,明天依舊是會再相見的。

  

  后來隨著年齡的增長,漸漸大概知曉了離別背后的含義,每次離別時便總是會忍不住淚眼朦朧,需要對方不斷的溫柔的安慰。現在慢慢長大,慢慢學會了面帶微笑去告別,卻還是常常在轉身后淚如雨下。

  

  小時候離老家只有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但父母忙于生計,我們只有逢年過節時才會回家。

  

  每次回去后太婆都會牽著我的手說:“麗回來了。”然后拄著拐杖去給我找各種零食吃,酥糖、面包、開心果,果脯、紅棗、炕炕饃,橘子罐頭,花生餅干……這些普普通通的零食陪我度過了整個童年。

  

  以前太婆最喜歡吃炕炕饃,姑姑們常常給太婆買回家。我每次回老家后太婆都會在爐火旁給我烤上一塊兒,然后再給我抹上她自己制作的豆腐乳。熱騰騰的炕炕饃散發著豆腐乳獨有的香味,我咬上大大的一口,一臉滿足的對太婆說:“太好吃啦!”太婆總會笑著說:“慢點吃,小心燙著。”

  

  很多年后我離開家鄉去了他鄉,每次回到家鄉都會去買上幾個炕炕饃嘗一嘗,但那些都已經不再是當年的味道。因為,當年那個在夏天制作豆腐乳的人,當年那個在冬天為我烤炕炕饃的人,她已經不在了。

  

  那時候我才明白:這些味道是我童年的味道,是從此以后只能停留在我記憶中讓我難以忘懷卻又只能回憶的味道。

  

  那時候太婆雖然已經年過八十,但身體還很是硬朗。每次都會顫顫巍巍的去張羅飯菜,我就會給她打下手,做些生生火、剝剝蒜、理理蔥、洗洗菜之類的事情。普通的飯菜經過太婆的烹飪后,都會成為獨一無二的味道,因為那里面有著關懷與疼愛。

  

  或許就是從那個時候喜歡上烹飪的吧?我想。這些年來一直覺得:讓所愛之人吃上自己親手烹飪的飯菜是一件很溫馨而又極其美好的事情。

  

  每次吃完飯后就到了離別的時刻。每次太婆都會把茶杯遞給我說:“喝茶了嗎?喝口熱茶再走。”我每次都會回答:“太婆,我喝過了。”這時太婆就會說:“再喝一口吧,這是今年的新茶。我和你婆婆一起去摘的。”

  

  我便會順從的接過茶杯喝上幾口。我想起兒時,我也曾和太婆一起,背著太公編制的竹笆簍去屋后的地里采摘剛剛冒尖的新茶。

  

  喝后,我把茶杯放在方便太婆拿取的地方后,對太婆說:“太太,那我走了。”太婆每次都會笑著說:“嗯,走嘛,早點回來。”我每次都會笑著說:“好!”然后跟著父母開開心心的回了家。那時候年少,總是以為來日方長,所以那時的離別也是歡喜的。

  

  上初中后,我離開了家鄉。每一年只有在春節時才會回家 。我常常給太婆打電話,那時候,她的聽力已經不是很好了,婆婆就把我的話轉述給她 。

  

  太婆每次都會問:“麗呀,你在外面吃的飽嗎?你什么時候回來呀?”父輩們小時候上學常常餓肚子,父親更是因為上學吃不飽飯而選擇了輟學。所以太婆一直擔心我們在學校會不會也是這樣。

  

  我每次聽到這句話后都會心頭一熱,然后用愉快的語調告訴太婆:“我在外面很好,吃的飽。太婆你別擔心,你好好保重身體,我過年了就回來看你。”每一次打完電話后,我感覺獨在他鄉漂泊奮斗的心靈瞬間有了歸宿。

  

  我仍舊清晰的記得我上初二那一年的夏天回到老家小住。有時候我會和婆婆一起去山坡上放牛,下午回家時我會采摘上一大把各色不知名的野花兒,然后跑到屋后去挑選一個喜歡的空酒瓶,洗凈后注滿水,將花朵稍作修剪后插進去擺放在桌上。我想后來我那么喜歡花藝,或許便是在那時候在不知不覺中埋下的種子吧。

  

  后來大部分的白天我都會在家中陪著太婆,聽太婆一遍又一遍的講著那些她兒時的往事。我喜歡聽太婆講她們的往事。我每次都會不禁感嘆:當年的先輩們是多么的不易,但又是多么的堅韌啊。

  

  有一次午后,我給太婆洗了頭,推著她在小院里曬太陽。她問我說:“麗呀,我這摔了一跤,把腳也摔壞了,這以后還能不能好呀?”我連忙拉過太婆日漸干瘦的手,拍著她的手背說:“太婆,你放心,會好的,肯定會好起來的。”太婆只是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過了一會兒后,太婆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對我說:“你太公教了一輩子的書,他從來沒有照顧過人,一直都是我照顧他。現在我生病了,腳也動不了了,還要他給我穿衣脫衣,給我洗臉洗腳,我不能給他洗衣服了,還要給我洗衣服……”說著說著,太婆哭的更兇了。

  

  我壓下心里的震驚,一邊給太婆擦去眼淚,一邊安慰太婆說:“沒事的太婆,夫妻之間就是應該互相照顧呀。現在我回來了,以后這些事情就交給我吧。”太婆這才點了點頭,止住了眼淚。

  

  我想起童年時代,太婆喜歡烤柴火,太公喜歡烤碳火。于是每一年的冬天,太婆和我都會坐在火籠邊烤著柴火,太婆每天早上把碳火燒好送到太公的房里,太公一整天都會在房間里伏案寫東西。那一年八十多歲的太公開始學習周易。

  

  太婆過一會兒就會起身要去給太公加碳火,我問太婆:“太婆,你去干嘛?”太婆說:“我去給你太公加點碳,今天冷。”我請太婆坐下,自己立刻起身去。再過一會兒太婆又會起身說要去給太公加茶,我又請太婆坐下,自己又馬上起身就去。

  

  太婆一個字也不認識,太公卻是當年的大學生。太婆喜歡吃辣,太公卻飲食清淡。太婆喜歡喝酒,太公卻偏愛甜湯。太婆喜歡言語,太公卻善于傾聽。就是這樣兩個從性格學識到飲食習慣都截然不同的兩個人,是怎么相扶相持度過了一生呢?5aigushi.com

  

  太公在房間里學習寫作,太婆就會去菜園子里種種菜,在火籠邊烤烤火,時不時起身去給太公加加碳添添茶。太婆每次炒菜時都會先給太公盛一碗后再放辣椒,每一頓都會專門給太公燒一個湯。太公會在太婆生病的時候整夜的守著她,會給太婆買她喜歡喝的酒……

  

  我那時想,真正的愛情或許就是這樣的吧:在平平淡淡中卻時時刻刻牽掛著彼此。都清楚了解彼此的喜好,又都不會為了對方硬是去改變自己,但是卻又會一直尊重彼此的喜好。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從始至終他和她又是完全獨立的兩個人。太公太婆一起生活了七十多年,但是仍然對彼此有著包容之心,感恩之心,體諒之心。仍然會心疼彼此。

  

  我的太公太婆從來沒有言語,或許他們也不曾說過什么愛情不愛情。但是他們卻實實在在的做到了,他們讓我們晚輩更好的懂得和理解了什么是愛情。

  

  愛情不是風花雪月,因為那是短暫的心動。而是在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的柴米油鹽醬醋茶中,兩顆不論身在何方,卻始終念著彼此的心呀!那樣的兩顆緊緊相依偎的真摯的心,勝過人世間一切的最美的風花雪月。所以后來,無論是爺爺輩亦或是父輩還是哥哥姐姐們,他們夫妻之間都是相親相愛的。

  

  在我離開的那頓飯桌上,太婆在吃飯前喝了不少酒,她對我說:“在外面,如果一定要和別人打架,那一定要打輸。”那時候年少無知,并沒有真正懂得這句話里面包含的真正含義,也沒有真正理解太婆的一番苦心。

  

  那一天的最后,太婆還對我說了一位古人的一聯:“以天為盤以星為棋誰人敢下?以地為琴以路為弦何人敢彈?”太婆說完后,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這才又開口說到:“做事情和做人都應該是這樣。”我點頭回應。那一刻,我感受到了這短短一聯,字里行間的大氣灑脫和豪邁狂放。

  

  那時候,彼此之間拉長的距離讓我們在離別時增添了絲絲憂愁。太公總是會把我送到路邊,我總是會不停的回頭張望,太公便會揮手讓我快走。

  

  下篇可瀏覽作者個人文集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wangwen/nan/15693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