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女相關 > 

老夫少妻的魯訊與許廣平

來源: 作者:

  【許廣平是個什么樣的人】

  

  1898年,許廣平誕生在廣東番禺的一個極有名望的家庭里。其祖上,曾做到過浙江巡撫的大官。許廣平家底殷實富足,其母還且是個能詩能文的知識女性,所以,許家算得上是個名門望族的書香家庭。

  

  當時社會的文化氛圍,純是封建禮教占著主流地位。人們喜歡給女子裹足,認為女人只有擁有了“三寸金蓮”的小腳,才是女性之美的唯一評判標準。許廣平的父親順應當時社會人們的審美觀念,在許廣平年幼之時,就硬要給她纏上小足。許廣平卻抵死不從。無奈之下,他的父親只好放棄了這個念頭。

  

  許廣平長到及笄之年,父親要給她圓了早就定好的一門娃娃親事,許廣平又是扺死不從。聲稱父親要是一定要給她完了這門婚事,她就一頭撞死在娃娃夫家的門庭前,為此,他的父親又只得作罷。許廣平夫家得知許廣平家里悔婚,便將官司打到了衙門,硬逼著許廣平嫁到他們家去,許廣平是以死相挾,堅決不同意這門婚事。弄得衙門里的父母官也無可奈何,只好默認了許家的悔婚行為。

  

  這時候,時代已經走入二十世紀之初的歲月里,西風東來,中國社會民智漸開。許廣平已經和當時的許多年輕人一樣,目睹清朝未年社會的黑暗腐敗,立志要成為一名改變中國社會的有志青年。1917年,許廣平獨自北上京都求學,大開眼界,積極參與各種學生運動,并成為了學生運動中的一個骨干份子。在大學課堂里,許廣平還經常聆聽當時思想先進的、在社會上有名望的學者和老師的演講與授課。就在這過程里,許廣平認識了魯訊先生。

  

  【初識魯訊與初涉戀情】

  

  許廣平初識魯訊,是在北京師范大學讀書的時候。她曾經這樣記錄與魯訊初識時的情形:“上課鈴剛響,教室里進來了一個黑影,個子不高,頭發卻有兩寸長,根根硬挺,好似怒發沖冠。衣服褲子上到處都是補丁……” 面對這樣一位老師,惹得底下的女學生們頓時轟堂大笑。這還不算,這位老師在講課時,還總喜歡上竄下跳,極似一頭還沒被人馴服的獅子一般。

  

  魯訊給許廣平的初次形象,盡管如此滑稽可笑,但他講的課,卻讓許廣平和許多學生十分著迷。以至于到了后來,凡是魯訊講的課,教室里總是坐無虛席。魯訊講得深刻有味,學生們聽得津津樂道,收獲甚多,許廣平更是沉醉其中,欲罷不能。到了后來,每有魯訊的課,許廣平總是坐在第一排,自始至經認真聆聽,時時刻刻細心體味。

  

  就這樣,魯訊先生在課堂上講得多了,許廣平在課堂下也就聽得多了。斗轉星移,時日一長,魯訊的個人魅力在許廣平的心里漸種漸深,愛慕先生之情,自然而然,也就在她的心里不知不覺滋長了起來。經于有一日,許廣平忍耐不住自己地給魯訊寫下了第一封信。許廣平在信中寫道:“先生,有什么法子在苦藥中加點糖分?有糖分是否就絕對不苦?”

  

  第二天,許廣平就收到了魯訊的回信。魯訊在信中回復道:苦藥加“糖”,其苦之量如故,只是聊勝于無糖。但這糖就不容易找到,我不知道在那里,只好交白卷了。”魯訊先生這一幽默而又極富內涵的回信,一下子讓許廣平覺得,她與魯訊之間的距離近了許多。自此以后,倆人開始了長達好幾年的書信來往,最多的時候,一個月之內,竟然寫下了二十二封來往的書信。倆人間的稱呼,也從剛開始時的“先生”,變成了“我的害馬”、“我的”、“我是你的”這樣的昵稱。到了這個份上,許廣平與魯訊之間的感情之花,已經盛開得相當茂盛了。以至于魯訊在給許廣平的信中,竟有了這樣的話語:“我寄你的信,總要送往郵局,不喜歡放在街邊的綠色郵筒里,總疑心那里會慢一點。”

  

  讀者朋友們,筆者始終覺得,人是情感的動物。人與人之間,但凡因相悅或愛慕生發出了愛戀,無論是豆蔻年華的少女,愛上了兩鬢斑白的老漢,還是青春年少的學子,愛上了博學多才的老師,只要相愛的雙方出自真心,就都應該給予肯定,予以贊許。愛不分年齡,不分學歷地位。愛本身是人世間一件甜美的事情,有了愛,人間才會充滿幸福,世界才會充滿快樂。但是,世俗的力量,卻總排斥那些老夫少妻的愛,排斥師生之間的愛。覺得這樣的愛,是有失人間倫理的,有違師生道德的。特別是在當今社會,如若生發出了老夫少妻之間的愛,學生老師之間的愛,更會遭受許多人的鄙視白眼、遭受許多人的呵斥諷刺。其實,這真是人世之間的一大怪異。愛情本身是人類社會生活里最純粹、圣潔的一種情感活動,不摻雜任何功利、世俗的目的,愛就是愛,無分高下,不分卑賤。但功利化、世俗化的社會氛圍,就是要在愛情里摻上些利益得失的思考,讓愛也變得世儈庸俗起來。當今社會有如此現象,我們就更加可想而知,近百年前許廣平對魯訊產生愛戀之情,在當時的社會里,就成了件多么離經叛道的事情了。

  

  【許廣平的決斷和魯訊的徬彷】

  

  許廣平對魯訊先生的感情是真的,魯訊先生對許廣平的感情,自然也是真的。倆人之間的感情已經走到了這一地步,魯訊卻始終有徬彷躊躇的舉措,沒有明確表示過要和許廣平生活在一起,這令許廣平十分不解。她是個敢愛敢恨的人,愛了,就希望能早日走到一起。直到“三一八”慘案暴發,才讓他們倆人的愛戀,有了一個較好的突破口。

  

  當時的段祺瑞政府殘酷鎮壓學生運動。三月十八號當天,段祺瑞政府出動軍警,打死四十七名學生(許廣平的同班同學劉和珍就被當場打死),打傷二百多人,并在日后四處搜捕進步學生。值此血色恐怖之際,魯訊先生勃然大怒,不顧生死安危,毅然將許廣平等進步學生,藏匿在自己居住的胡同和居所內。針對北師大楊蔭榆校長迎合段祺瑞政府,想將北師大進步學生交給段政府的做法,魯訊憤然辭去北師大講師之職,一門心思袒護起這些學生來。

  

  許廣平獲得魯訊先生的保護,住在魯訊北平的家里,同處在一個屋檐的日子里,倆人間的感情與日俱增。但是,盡管如此,魯訊卻始終不提迎娶許廣平的話題,與許廣平相處一起,也始終不突破男女大防的界限。這讓許廣平疑惑重重而又焦慮不堪。許廣平哪里知道啊,魯訊在婚姻這個問題上,是有他的難言之痛的。

  

  早在魯訊留學日本的時候,魯訊的母親曾用“痛重速歸”的方式,迅速召回魯訊。魯訊急急趕回家中后才得知,所謂母親病重,原來是假的。母親只是為魯訊包辦了一場婚事,將一個目不識丁的小腳女人一一朱安,硬浱給了魯訊,要魯訊娶這個陌生的、一無感情基礎的女子為妻。魯訊母親年輕時就守寡,獨力撫養魯訊兄弟仨人長大,著實不易。面對這樣的母命母恩,魯訊實在就難違所命了。盡孝之心,可是中國傳統文化里的一個極大命題啊,百善孝為先,誰還敢抗衡了如魯母這樣苦命女子對兒子的婚姻安排?無奈之下,魯訊只好硬著頭皮與朱安結了婚。但是,新婚第三天,還沒與新娘有過任何肌膚之親的魯訊,便迅速回了日本。自此以后,魯訊重回國內,定居京都,一二十年來,魯訊從不回家,從不與朱安去過實質性的婚姻生活。也不敢與朱安擺脫了這層名存實亡的夫妻關系。一怕傷了母親,二來,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魯訊如要提出與朱安離婚,恐怕就直接置朱安于生存的死地了。朱安是個舊式女子,奉行封建禮教的“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婚姻信條,盡管深知魯訊不喜歡她,卻無怨無悔,甘愿終生獨守空門,始終守著魯訊妻子的空頭名份,將一生幸福,拋擲在了漫漫守候的無盡歲月里了。

  

  魯訊在浙江紹興的鄉下,有段名存實亡的婚姻,處在盛名之下的魯訊,是不敢去動另婚再娶的念頭的。魯訊徬彷不已,可許廣平不管這些。有一次,許廣平與魯訊徹夜長談,得知魯訊在浙江紹興的鄉下,已有一段名存實亡的婚姻,許廣平不思后退,反而替魯訊下了決斷。1925年10月,許廣平在媒體上公開發表文章(題名為《同行者》),公開了她與魯訊的戀情,并表明心跡,不懼于社會的壓迫、冷漠,止將一門心思向著愛的方向奔馳。

  

  【老夫少妻喜結良緣】

  

  許廣平在媒體上公開了與魯訊的戀情,社會輿論一時大嘩。魯訊的親弟弟周作人,就公開發文諷刺自己的兄長,說:“極力鼓吹民主與人權的周樹人先生,居然公開納妾,這簡直就是跟和尚帶頭開葷,卻鼓勵信徒吃素一樣,諷刺至極”。大家知道,魯訊與這個弟弟,始終是“很不感冒”的。倆人雖是親兄弟,但由于個人思想觀點,人生價值觀的不同,他們老死不相往來,視同路人一般。倆人雖然都在民國文學史上留下重名,一個卻是民主革命的先鋒,是一把以筆從戒的“投槍”,是宣揚先進文化理念的“馬前卒”,一個卻是歌頌舊有文化的保守者。周作人到最后,竟然墜落到投身日偽北平政府的名下,去做了一名日寇侵略者的幫兇。

  

  周作人諷刺自己的兄長,卻沒想過魯訊與朱安結婚,均是封建禮教文化的受害者。締結婚姻的前提是愛,是幸福,是快樂,享受婚姻的結果,同樣也是愛,是幸福,是快樂。魯訊的母親卻用包辦婚姻的方式,硬將一個目不識丁的小腳女子,捆綁在具有了先進文化意識的魯訊的生命里,魯訊的生命里,還能擁有一生的幸福與快樂嗎?有人曾經這樣說過,生活里,許許多多的事情都可以將就,唯獨身邊的枕頭人,卻不可以將就。這是因為,身邊的枕頭人,是自己生命里的另一半。自己生命里的另一半人,就必須要與自己的個性情趣相投,人生志向相近。唯有如此,倆人同處在一個屋檐下,共擁在一個被窩里,才能伉儷情深,琴鼓相諧,白頭偕老,永涉愛河。封建禮教的文化理念,卻不顧人們個性張揚里的這種渴望,止將一對男女胡亂地搭配在一起,以性的交媾來完成人類傳宗接代的任務,也就算完成了人類的愛情命題,讓人類皆大歡喜了。這樣的文化理念,實是殛滅人性的,又哪兒能讓人真正地過上幸福快樂的婚姻生活?

  

  許廣平將與魯訊的戀情公之于眾,社會輿論大嗶,不但魯訊的親弟弟發文公開譏嘲,許多文人墨客也極盡嘲諷之能事。面對這樣的輿情,魯訊卻不做縮頭烏龜。魯訊對許廣平坦言:“我先前偶一想到愛,總立即自覺慚愧,怕不配,因而也不敢愛某一個人。但看清了他們言行思想的內幕,倒使我自信,我決不是自己貶抑到那么樣的一個人,我可以愛!”從這段話里,我們當能體會到封建禮教的婚姻文化,曾經那么深深地傷害到了這位思想大家,甚至已經挫滅了他想大膽去愛一個人的做人權利。當魯訊明白了“決不是自己貶抑到那么樣的一個人”,深信“我可以愛”的道理以后,魯訊便放下以往在婚戀觀念上“不勝徬彷”的心態,于1927年10月,和許廣平在上海公開同居了。1928年許廣平懷孕以后,魯訊便與許廣平正式結婚。其時魯訊年已四十七八,許廣平才剛剛三十而立。以年齡來說,魯訊與許廣平的婚姻,可真算得上是一對標準的老夫少妻。

  

  【伉儷情深 共赴人生使命】

  

  許廣平與魯訊結婚以后,就全力以赴地支持起魯訊先生的文學事業。其實,他們倆人的結合,原本就以人生的共同情趣作為前提。魯訊手握如椽巨筆,為的是要喊醒這個國度里正在沉睡的萬千迷糊生靈。許廣平的人生追求,同樣是向往光明,撼醒民智,以圖中國有一個越來越美好的明天。倆人志趣相投,自然就能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這使得魯訊生生的文學事業,一如錦上添花一般,愈發佳作頻發,聲譽日隆,名望更盛。

  

  有人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個溫柔賢淑的女人在全力支付著。這話用在魯訊與許廣平這對伉儷身上,是再合適不過了。許廣平與魯訊結合以后,幾乎將魯訊從事創作外所有的身后事,全部承包了。無論是日常生活里的買、吃、燒、汰,還是魯訊創作過程中的整理、眷稿、尋找資料、收發信件諸種事情,全由許廣平一手操辦。這使魯訊能騰出更多的時間,集中精力用于創作。愛情生活的滋潤,也極大地激發了魯訊的創作熱情。所以,婚后的大部分時間,魯訊都耗在一門心思的創作過程里。常常,魯訊會一整晝一整晝地待在二樓的書房里寫文章。許多時候靈感一動,魯訊會大半夜大半夜地待在書房里奮筆疾書。所以,與許廣平婚后的數年,就成了魯訊文學事業上的最鼎盛時期,許多重要的作品,許多標炳世冊的如椽巨著,都是在這個時間段里完成的。

  

  文學創作,其實是件很傷身累神的事情,特別是寫批判社會現實思考深刻的文章,更是一件嘔心嚦血、苦盡心神的事情。與許廣平結婚以后,魯訊的創作又那么高產,幾乎到了廢寢忘食的程度,這讓魯訊的身體受到了極大的傷害。1936年10月,魯訊先生因患氣胸疾病(現在醫學上稱之為肺氣腫),沒有來得及及時救治,不幸與世長辭。是時,魯訊享年55歲。

  

  臨終之時,魯訊握著許廣平的手說:“忘記我,管自己的生活。”這是魯訊先生留給這個世界最后的一句遺言。魯訊把自己畢生的精力,關注在這個苦難深重的民族身上,關注在這個國度迷糊眾生的喚醒身上,臨終時,卻把自己最后的一份精力,關注給了自己一生最最摯愛的女人身上,只望許廣平日后能好好生活,將他忘掉。可想而知,許廣平才是他此時此刻最最關切的一個人。這是他們一生摯愛,在魯訊心里最最刻骨銘心的真切寫照。彌留之際,魯訊肯定是在想著,許廣平畢竟才三十多歲,以后人生的路還長著呢。他已撒手人寰了,他的未亡人,唯有把他忘卻,才能好好地生活下去。這樣的心態,是最能體現魯訊是真正關愛許廣平的心跡的。

  5aigushi.com

  然而,魯訊離世以后,許廣平就真的忘記他了嗎?沒有,一點都沒有,魯訊早已融進許廣平的生命里去了。魯訊離世以后,許廣平耗用大量的心思、精力,整理魯訊先生的遺稿、信件、書籍,編撰出版魯訊年誌、文集。使得魯訊先生的文學活動、生平事跡得于完整地保存在了這個世上,為發揚魯訊精神,壯大我國的文學事業,盡心盡力,躹躬后瘁。

  

  筆者行文至此,十分感慨地悟識到,人世間,魯訊先生與許廣平的愛情,才是最最純粹的、最最完美的愛之結合。他們雙方,都把自己的愛走到他們各自的生命里去了。他們不因年齡的差異而不走到一起來,不因世俗的非議而在愛的面前怯步。因共同的志趣而共同奮斗在我國的文學事業上,即使所愛之人先撒手人寰,后繼者卻仍前仆后繼,將所愛之人的事業繼續發揚廣大。這才是愛的至臻境界,這才是情的完壁無瑕啊!

  

  (全篇完)

  【作者的話】長文在我愛故事網上,是很難獲得多少閱讀量的,筆者也無所謂了,只是一份興趣使然,想寫,就寫了,想發,也就發了而已。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wangwen/nan/15675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