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女相關 > 

瓊夢亦生

來源: 作者:
我忘記了從哪天開始,就糊里糊涂的跨過了所有的青春年華,進入了此時的臨界點,讓內心變得如此沉穩,該是經歷了怎樣的洗禮才能夠如此。

  也不知怎地,如今的我再也沒有對未來的恐慌,對于希望擁有的一切,再也沒有了義無反顧的執著,若是不來也不會著急,來了也不會拒絕,走了也不強留,一切來與不來只會讓自己慢慢領悟,把一切就都變成自己成長的部分。

  我終于心甘情愿的低下了高傲的頭顱,學著做個卑微而膽小的人,因為卑微的人就像一-枚螺絲,雖然經不得世面但卻無有風雨,活的很是滋潤,而高貴的人雖聲名遠揚,但卻屹立在風雨中很是受傷。

  對于我們這一代人來說,我們的世界正在死去,這世界老了,它只是在奄奄一息的路上,這一八年是隕落的季節,還沒從霍金的不舍里走出來,我們崇拜的金庸先生又走了,既然如此就讓我們用自己懵懂的青春祭奠你們偉大的靈魂吧,愿你們在天堂繼續閃閃爍爍,用你們的慈悲照亮我們前行的路。

  我知道最后我們也會和你們一樣,成為夜空中閃閃爍爍的星星,感受著死亡的氣息來到我們的身邊,當它奪走我們的至親至愛時,也就是我們的死期,到時這世界已經是被風化的只剩冰冷僵硬的骨架,等待我們的也就只有行將就木與奄奄一息,就給我們的也就只有感嘆。

  我這一生我從來沒有被誰打敗過,也沒有向任何人低過頭,但在時間的屠刀下,它不但要掐滅我們每個人的生命,還要徹徹底底地打敗我們,雖然我們我們都懂,但是我們還是愿意在那時還沒有到來時繼續追逐盛世繁華。

  我是個心性自由的人,把一切都不想早早的定好了,因為一旦確定了便算是走到頭了,也許就這樣沒有歸屬的尋找,才算是把我的人生走在路上,只有這樣我的未來才有無數種可能。

  也懂得了其實成長就是把自己推入陰暗邪惡的地獄,經歷過迷茫、絕望和淚與痛的洗禮,讓自己干著曾經覺得別人干就覺得幼稚或腦袋里有屎的事,最后帶著后悔與遺憾從地獄里爬出來,變成犀利沉穩且擅于偽裝的自己,以求在歲月的打磨下完全成為呆愚糊涂的智者。

  這里近來流傳著一個凄美的傳說,是剛流傳不久的,也不知你是否仰望過星空,是否注意過托起明月的祥云,而就在這云層里神不知鬼不覺的藏匿著一個叫做云夢閣的小屋, 屋子里居住著-一個年邁的筑夢師,她一直辛勤的為我們每個人編織著痛苦與夢想,如果某天你迷失了自己不妨抬起頭看看寧靜的夜空,看看天空的哪顆星是自己的夢想,它還在矢志不渝的閃爍著。

  曾經有個叫周瓊夢的女孩,雖然她的時代已經灰飛煙滅,可她的故事卻還是在這里流傳開了。

  女孩的善良遠近聞名,他從出生到至今都不吃過肉,他常對別人說自己感覺肉是臭的,所以聞到肉味就惡心發嘔。

  快兩歲多時母親就想讓她和雞湯,可女孩卻聞到味就大哭,母親強行喂時女孩卻翻了白眼差點就斷氣了,幸虧自己的爺爺醫術還行才抱住了小命,母親還欺騙過她把肉放到其它其它素食里,三歲的瓊夢不知道吃下去了,可一會兒就過敏了,全身都發癢發燙,身上好多出都讓自己撓壞了,幸虧自己的爺爺用了個士法子才治好了。

  只記得是瓊夢的爺爺用毛筆在他胸前寫朱雀,后背寫玄武,左胳膊寫青龍,右胳膊寫白虎,然后念咒語利用他的法術才讓瓊夢逢兇化吉。

  不過瓊夢還是落下了癬這種病,腿上臉上都是疤,而且還特別癢,就出來的膿水跟有毒一樣,流到皮膚的哪個地方,那個地方就又有了新的癬,最后還是爺爺直接以最狠的辦法將火藥敷到有癬地方,女孩疼得何其慘烈,不過后來就好了,臉上的癬沒用火藥,而是用藥酒搭配著凡士林和感冒藥的混和物才治好了,從此以后家人再也不敢讓她吃肉了,認識他的人都叫她齋女。

  瓊夢還時常告訴玩伴說自己未出生時就在某個世界讓肉吃壞了身子,所以今生不想在吃了。

  也請大家原諒我是個健忘的人,別人對瓊夢的描述我記不得多少了,這懶惰的筆觸只能偷懶的粗描淡寫,只是聽說瓊夢是個非常愛笑的女孩,她從來沒有流過淚,至于其它你就把他想成你的初戀吧,不過瓊夢最有名的事便是無名說了,這是怎么回事了,瓊夢的世界里包括塵埃都是有生命的,他每天起床都會微笑著對空氣或是眼前的景色說話,每天都會說親愛的伙伴們我謝謝你們的陪伴,我走進了你們就好比走進了自己的夢想一樣,雖然我已經到了應該變壞的年紀,可是你們卻教化了我。

  瓊夢的父親周寶田當時是個大地主,而她的母親只是他家的丫鬟而已,在這個家庭里很是造孽,父親的老婆的喜歡上了自己的爺爺周盛昌,女孩的父親周寶田則喜歡上了瓊夢的母親這個丫鬟,而且這父親還強制要求已經十多歲的女兒跟他同床。

  故事的開端還要從瓊夢的爺爺周盛昌與自己的大娘馬玉顏說起,馬玉顏是個多才多藝且溫文爾雅的姑娘,只是再也不能生育,她生的第一一個孩子夭折,第二胎她難產孩子沒有生下來,這女人的命真苦,可讓她愿意活下去的還是自己夫君的父親,她喜歡這個老人周盛昌,這個自己精神的寄托。

  周盛昌是個傳奇般的人物,出生在極度封建迷信的這里,連他也變得迷信了,也就是一-件事改編了周盛昌的命運,到底什么事呢?還是聽我慢慢說吧,以前這里發生過一件怪事,就在不遠處的一個山谷里經常有巨獸發出吼叫聲,人們都把這個山谷叫困龍谷,這吼聲有人說是龍吟有人說是鬼叫,因為這困龍谷出每年都有那么幾個人跳崖自殺,這里都成了地獄之門,每個自殺的人口里都說著;“不能在活了,那血淋淋的鐮刀太可怕....

  因為害怕,大家都覺得有必要派出一一個村里的聰明人物去上山學些降妖伏魔抓鬼的法術了,就這樣瓊夢的爺爺被陰差陽錯的成了.上山學法術的人。

  幾天后周盛昌就告別家人去了青極山,山里坐落著一座可有可無的寺廟,寺廟里只有幾個和尚,很是冷清,周盛昌拜了虛玄法師為師傅,也做了一名小和尚,他告訴師傅自己想學捉鬼的法術,可師傅卻說了句別急,你先慢慢了解。

  轉眼六年多就過去了,他并沒有學到什么捉鬼的法術,什么金剛不壞也都沒有學到,師傅這幾年只教了他醫術與寫畫琴棋之術,還讀了很多書。

  臨走時師傅交給了他一本叫止戈的古書,他回家用了幾個月便學會了終術,這種術涉及探 案、推理、武術、語言都各方面的貫通。

  已經回到這里的他終于開始了困龍谷的神秘,他帶領著一群年輕人進入困龍谷找了好幾天都沒有找到吼叫的巨獸,就在他們要放棄時這才知道他們自己迷路了,慢慢的尋找出路時,他們終于又聽到了怪獸的吼叫,為了找到巨獸他們沿著聲源而去,走到一個不為人知的山崖邊他們才發現原來巨獸吼叫的聲源來自老祖宗開鑿的喇叭一樣的山洞,是老祖宗為了震懾土匪用的,每當大風穿過山洞時便響起了吼叫,聲音震耳欲聾,知道巨獸的吼叫后大家就走了,他們找了好幾天路都還在困龍谷轉悠,虧得這里的蒼髯老者將高堆的麥秸點燃燒起熊熊大火,迷失的他們看到沖.上云霄的濃煙彩找到了回家的路。

  可回家后除了盛昌其他人都一個個跳崖自殺了,他們口里還是傻傻的念叨著:“再也不能活了,那血淋淋的鐮刀太可怕.....

  直到瓊夢出生后才在也沒有發生過中魔自殺的事情,人們也真是有點摸不著頭腦,據說瓊夢出生時滿天的晚霞都血淋淋的,照的每個人都跟從血泊里爬起來的魔鬼一樣。

  可是那年的冬天卻特別長,直到五月了還在下雪,等冬天過去時已經是夏天了,封建迷信的這里人都覺得瓊夢是.上天贈予這里的仙女,大家都把她當先祖一樣供奉著,也因此才避免了瓊夢的母親和自己的大娘馬玉顏的不和,兩個人還算是和睦相處吧,大娘也特別的疼愛瓊夢,就把他當做心肝一樣,共同侍奉一個夫君 ,而周寶田也是非常疼愛瓊夢,瓊夢因吃肉大病的事他一直記在心里,也從那時開始瓊夢的母親再也得不到父親的信任了,為了保護女兒他要求女兒和自己睡,不容得女兒有半點閃失。

  誰都不知道瓊夢關系著多少人的生命,漸漸的瓊夢十多歲了,瓊夢一直有個夢想,那就是希望走出這里去更遠的那里去看看,看看繁花似錦與蕓蕓眾生。

  為了實現這個夢想,她讀了許多來自異國他鄉的書籍,某天她告訴自己的父親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可父親卻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他的請求,還把她關了起來。

  她知道自己哪里都去不了了,每天晚上都仰望的天空的明月,想象著自己在某天就乘著云朵去了更遠的那邊,那里和書里寫的差不多,宏偉的宮殿、手握天下的君王、指點江山的士子、殺人如麻的將軍與富甲一方的商賈,還有那更遠處的飛機、火車與汽船。

  雖然飛向遠方的翅膀被折斷了,但是山野里奔跑的步伐卻從來沒有停止,她的父親還讓他讀這里唯一的女子學堂 ,希望她是個賢 惠的好姑娘。

  日子一-天天過去,可就在某天周寶田在這里閑逛時自己的那些佃農在墳地里發現了一塊不是墓碑的石碑,石碑傍邊還有一壇白銀,佃農們把石碑和白銀都交給了寶田,聽到消息的人都來看熱鬧,都想知道石碑上寫了什么,寶田要怎樣處置那些白銀,寶田的爺爺一看石碑就目瞪口呆了,怎么可能?

  碑文上八個大字特別醒目,這八個,字:“瓊夢生而這里平,瓊夢亡而這里昌。”同時還記述這一個故事,故事說的是困龍谷曾經發生過一場戰爭,這里的很多人被侵略者用鋒利的鐮刀割下了頭顱,頭顱就掛在困龍谷的大樹上,而這些侵略者就是曾經這里雇來割麥子的短工,而這短工里就有瓊夢的太爺,瓊夢的太爺是個道士卻喜歡上了這里的一個姑娘,結果因為瓊夢的身份卑微,太爺受到了歧視,所以瓊夢的太爺一怒之下殺了很多人,強行迎娶了哪位姑娘,瓊夢的太奶奶生下瓊夢的爺爺就病死了,這個石碑就是瓊夢的太奶奶命人偷偷刻的。

  大家知道祖輩的往事后都亂了,居然有人提議為祖先報仇,但也有明智的人反對,但是瓊夢忘而這里昌成了更多人矚目的新事。5aigushi.com

  可惜大家會錯了意,以為殺了瓊夢就能使這里昌盛,可真正的意思是瓊夢帶領大家共同奮斗,等待瓊夢死亡時這里就真的富裕了。

  在會錯意的情況下人們為了泄憤- 致要求殺了瓊夢平息眾怒,并且用瓊夢的頭顱祭祀自己慘死的先祖,只有這樣周家人才能繼續在這里生活。

  正在寶田錯亂時女子學堂發來了一-份通知,瓊夢考上了帝都的某所高等學府,這可真是亦喜亦憂,這可如何是好。

  最好瓊夢還是成了無知者屠刀下的祭品,年青的鮮血撒了一地,那時多么的無辜,瓊夢的爺爺與母親自殺了,大娘也一病不起,整個家也從此像是垮了一-樣,只剩心狠無知而迷信的父親雖然不舍過,可還是親手把自己的女兒送上了黃泉。

  瓊夢死后,那血淋淋鐮刀在陽光下熠熠生輝,似乎是有人在喜慶的日子里殺了一只雞要慶祝好事一樣。

  也許這位父親還在渴望著瓊夢亡而這里唱的美夢吧,也許這一天回來的。

  果不其然,幾十年后政府要遷市中心,而困龍谷成了最佳的選擇,炸藥、鋼筋水泥、四通八達的公路都有了,可是這一切都與周寶田有什么關系呢?不但一點關系都沒有,他這個地主還被打到了,如今成了流落街頭的糟老頭,每每抬起頭便淚流滿面。

  不經意間天就要黑了,也不知那孤傲的鮮花何時凋零,擺脫綻放時的辛苦與美麗,平靜的在風起的日子里化為落地的種子,平平淡淡的盛開雙生的花朵,我為此一直渴望著。

  文/廢筆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wangwen/nan/15675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