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女相關 > 

記憶深處那些野生的河鮮們

來源: 作者:

  自小生活在江南河濱交錯、水流縱橫的水鄉里,常在水世界里撲騰游戲,在水世界里認知、捕捉各種各樣的魚兒,對各種各樣魚兒的認知,便就深了。

  

  {1}

  

  那時候生態環境還沒有惡化到現在這種程度,農人們種田,不太使用化肥,生活中,塑料制品也少,機動車輛,更加不似如今那樣到處都是。所以,水鄉的河濱里,各種各樣純野生的魚兒,就特別地多。常見的鰱魚、鳙魚、青魚、鯽魚等,實在是太普遍太普遍地存活在江南的水世界里了。每當春雷響過以后,氣溫稍高,這些魚兒們,就會大小不等地,成群結隊著浮出水面,在水面上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鮮空氣。這時候,你如果想吃魚的話,只要手里拿上根魚叉,對準河面上想要的那條魚,使命戮去,這魚兒必會被你叉了上來。叉上三五斤重一條的魚兒,也是常有的事。

  

  江南水鄉,歷來是個魚米之鄉。這魚米之鄉最常見的,自然是水多、魚多、米多了。我們在小的時候,也就是七八歲那個年齡吧,常常會穿著個小褲叉兒,光著上半身子,到夏天的水里去戲水。夏季天氣熱,人鉆進沁涼的水世界里游玩,會感到分外的舒心爽意。每每,等我們游玩得盡心了,一大幫小伙伴們,就會在河沿的水邊兒里,上下摸索著去逮野生的河蝦。逮到手里以后,便瓣下它的頭,剝光它的殼,用清水飄一下它的肉身,就將蝦仁一口吞進自己的嘴里去了。這野生河蝦的肉,是很嫩很嫩的,它的味兒,又特鮮,特潤口。生食這蝦仁,可比吃現如今那些用油鹽醬醋和雞精炒熟的養殖蝦兒,要好吃上無數倍呢。

  

  逮河蝦生吃,不是我們戲在夏水里主要的游玩“項目”。更多的,我們會在河腳邊的水里摸索一些水洞子。這水洞子不大,只夠我們將小小的手臂,伸進去鼓搗。我們之所以要到這些水洞子里去鼓搗,是因為這樣的水洞子里,常常有野生的螃蟹在洞里蟄伏著,它們可喜歡生活在這樣的蟹洞里了。

  

  每每,我們將小手伸進這樣的蟹洞里,蟹洞里有螃蟹的話,它能感受到有一份危險即將入侵。它會將兩只大鉗子伸在它的身體前面,一當我們的小手想捉住它身體時,它就會用兩只大蟹鉗,狠狠地咬我們的手指一口,咬的重的話,會咬得我們的手指皮破肉綻。我們吃痛了,自然就會將手臂從水洞里縮回,它就會很聰明地,從水洞里趁隙爬出,迅速逃跑。所以,那時候在蟹洞里捉螃蟹,還是份要講點兒技巧的技術活呢。你得先將小手臂伸進蟹洞里小心地試探一下,一當感受到有蟹鉗子想咬你的手指,千鈞一發之間,你就得將你的手臂迅速收回。然后,又立即迅猛地伸進去,一手將整只螃蟹的身子牢牢握住了。因為你抽出手臂的那一剎間,螃蟹自以為聰明地覺得,它自身的危險已經解除,可以收回兩只咬人的大鉗,迅速去逃命了。誰知你只是虛幌一槍,只騙它收回咬人的蟹鉗,你又迅速地來抓它了,它自然就來不及再伸出兩只大鉗來咬你,只好乖乖地束手就擒。這時候,你確知已經將它的兩只大蟹鉗都掌控在你的手心里了,你就可以完全放心地將它逮著,放入你的小魚簍里啦。那時候河濱里的野生螃蟹多,如果我們用心在河腳邊的水洞子里鼓搗的活,通常,不用小半個時辰,總能逮到好幾斤的螃蟹。通常,一只螃蟹有二三兩、三四兩重,好幾斤的話,自然就可以拿回家去,一大家子圍成一桌,好好地美餐一頓了。

  

  {2}

  

  那時候河濱里野生的、各種各樣的魚兒是很多的。我們在河濱里戲水的時候,總要激起許多浪花來,水里的魚兒們受到了驚嚇,便都會唿啦一下,慌張著往遠處奔逃。但那大白鰱魚是好蠢好蠢的。它會躥出水面,象鯉魚跳龍門一樣在空中打一個滾兒,然后潛入水里,匆忙逃命。有的大白鰱魚,因為跳出水面太高了,一下就躥到河腳岸上去,只能在泥面上蹦來跳去,根本沒法回到河水里去啦。這樣的大白鰱魚,一般都有好幾斤重,在河腳岸上被人逮住了,就只有被人拎回家去,放在鍋里讓人烹煮享受的命兒了。但那時候大白鰱魚在魚族里,是味兒不咋樣的一種,我們都不太喜歡吃它。所以,它受了驚嚇跳到岸腳上,我們也不為難它,常常會把它重新放回水里,放任它逃命而去。

  

  那時候的河濱里,味兒鮮美的魚種數不勝數。那些鳙魚、青魚、鯽魚的味兒都算是平常的。黑魚的味兒鮮美些,但還不算是最鮮美的。有種叫巧嘴白條的魚兒,就比黑魚好吃多了。它形狀瘦長,有點象長江刀魚的樣兒,其味兒的鮮美,還真可與長江刀魚媲美呢。所以,我們在戲水捕撈的過程中,如果逮住了巧嘴白條,是決不會放過的,必會放入魚簍,拿回家去好好享受。還有一種魚,俗名叫做黃姑子,它的味兒,就實在鮮美極了。它喜歡活動在河腳邊的淺水里。你在河腳邊的淺水里觸碰到它,它也不會慌張著逃生。所以,逮它不是很難的。但是你得注意哦,它的兩腮和背脊上,長有三根又硬又長的尖刺。你如果心急慌忙著想一把將它逮住的話,它那又硬又長的尖刺,就會刺入你的手中,讓你皮開肉爛。嚴重的話,會刺穿你的掌心呢。這時候的你,不要說還有心思去食用它了,你這雙小手,恐怕都得養上一個月二個月,才會痊愈。所以,捉這種黃姑子魚,你得小小心心。通常,我們逮它的時候,會用雙手輕輕地捧它,然后再將它輕輕地放入魚簍內。食用它的時候,你要捏著它背脊上的尖刺,將它放在菜板上,用刀剁掉它的三根尖刺,才不會觸傷到你。你再去捏它的身子,它會兩腮嗡動著,發出咕咕的輕微的叫聲,好象知道你即將要它的性命了,在向你哀哀的求饒呢(黃姑子的名諱由此而來)。它的身體是黃色的,皮膚上也沒魚麟,但渾身上下沾滿著一層滑膩膩的粘液。這層滑膩膩的粘液腥味特重,烹飪之前如果不除盡的話,燒出來的魚味就會很腥。所以,你得盡量將這層滑膩膩的粘液除盡。除盡它以后,你就可以將這黃姑子魚開膛破肚,洗凈,控干水份,然后放入鍋內,或清蒸,或紅燒。熟了以后,你仔細品味它,那味道,嘿嘿,可真是人間極為難得的美味佳肴啦!

  

  那時候河濱里野生的黃蟮也多,它們常常盤恒在河腳邊的淺泥淺水里。捕捉它們,可是要耗用你很大的力氣和智力的。它細長細長的,整身滑不溜秋,你要用雙手捧它去捕捉,它早從你手里溜走啦。你要在泥水里死命撳住它,它也會在你雙手的硬撳下,擠呀擠地溜之大吉。你非要撐開你的手指,用中指和無名指中間的空隙,死命地拤住它的七寸。然后,將你的拳頭握緊捏死,將它放進你的魚簍,它就再難生逃了。野生黃蟮的肉兒,是鮮美異常的,作為食物的營養價值,也是相當地高。所以,那時候我們逮住野生黃蟮,是堅決不會放生的,非要將它變成了我們餐桌上的美食不可。

  

  不過,野生的黃蟮和野生的河鰻比起來,其肉質的鮮嫩,其味道的鮮美,其營養的價值等,還是要遜了河鰻很大一個檔次。那時候河鰻在河濱里也多。它同樣喜歡生活在河腳邊的淺泥淺水里,但較臟的水質,它是不喜歡的,它喜歡在水質清純的河水里生活。要捕捉河鰻,比捕捉黃蟮還要困難。兩者捕捉的方法雖然一樣,但河鰻的身子更加滑不溜秋,它的身體,通常又比黃蟮長,比黃蟮大,力氣還比黃蟮大得多。所以,它掙扎、逃生的能力,自然要比黃蟮強啦。這時候要逮住河鰻,單靠我們一個人的小身小量,小手小臂,就顯得力不能逮,常常是使盡了吃奶的力氣,仍舊逮不住。碰到這樣的河鰻,我們就會呼朋喚友,叫上二三個小伙伴,擁在一堆,湊緊腦袋,撅起屁股,共同使力,弄得泥水飛濺、小身子渾身上下臟不可言,才能終獲戰利品。每每捉住了一條河鰻,將它放入魚簍,我們總會 哈哈大笑著鬧成一團,開心極了,好似打了一場大勝仗一般。

  

  {3}

  www.duwenz.coM

  那時候,我們每到河濱里去戲水和逮魚,更希望逮到的,是河濱里的野生鱉。

  

  這野生的鱉,可不是俗稱的烏龜,黃八。它就是人們通常稱呼的甲魚。這野生的鱉可難逮了。它不喜歡生活在河濱的淺水里,喜歡蟄伏在河中間的軟泥里生活。你要想逮住它,就得往河中心底下的軟泥里去趟泥。這時候,我們這些七八歲的小娃兒,身量不高呢,一米的身高都很少有的,河中心的水卻常常有一米多深,這就很難讓我們趟得到河中心的軟泥了。

  

  好在我們都是在水鄉里長大的孩子,在水世界里野慣了,水性都是比較好的。正常的情況下,扎個猛子在水底下潛行個一分鐘左右,都是可以的。所以,我們就用這種本事去逮野生鱉啦。

  

  通常,我們在下水之前,如果商議著這天想逮個野生鱉什么的,就會先在河岸上,仔細觀察一長段河中心的河面上,是否有一些連續細小的水泡泛出。如果有的話,十有八九能證明這水泡下面,會潛伏著一只或幾只野生鱉。之所以說有幾只野生鱉,是因為我們懂得,野生鱉是喜歡群居的。那時候野生的鱉也多,不象現在,河濱里能發現野生鱉的機會,已經微乎其微了,更甭論能發現群居的野生鱉。

  

  當我們發現河中心有許長的水泡泛起,我們一幫小伙伴們,就會一塊下水,在這泛泡的河中心沉下水去,去趟河底下的軟泥 了。但時間卻不能長,稍隔個一分鐘左右,我們都得浮出水面來換氣。換好氣以后,我們再沉下水去,用腳在河底的軟泥里細細排查。在這樣的排查過程中,如果踩到了軟泥里的一個硬物,就要用腳上的感覺去揣測,覺得它很象野生鱉的殼背時,就得想辦法去逮它了。逮它之前,我們是不敢用腳不停地去確認它的。因為用腳不停地去撩這東西,假如真是一只野生鱉,你撩得它性起了,它會一張口,猛一下咬住你的腳趾、腳踵甚或腳背的。這野生鱉的嘴厲害得很,它使勁咬的話,會咬斷你的腳趾的,這可是一份極大的傷害了呢。

  

  當我們發現腳底下的硬物極似野生鱉的背殼時,我們會迅速翻身兒扎猛子,頭上腳下著,用雙手直探這個硬物。手一觸摸間,確證它是野生蟹時,我們的一只手就會用三根手指,快速去捫野生鱉的嘴部,如果能一下捫住它嘴部的話,它就再也無法伸頭張嘴地咬人了。接下來,我們還要用另一只手的兩根手指,迅速插入它后面的兩腿里,捏得它死死的無法動彈。然后,我們就可以迅速翻身浮出水面了。到了這個份上,哈哈,一只野生鱉,就總能被我們十拿九穩地逮住啦!

  

  逮住這只野生鱉以后,我們通常不會就此罷休。我們還會在這河中心水底的軟泥里細細排查。通常,總還能用同樣的方式,去逮住第二只、第三只甚至更多的野生鱉。因為那時候河道里的野生鱉多得很,很少有獨居生活的。每每這個時候,我們這幫野孩子們的興奮,就別提啦。我們會唱著跳著挎起魚簍,飛奔回村里,向所有的大人們,炫耀我們重大的戰利品。因為那時候一只野生鱉的價值,抵得上當時一個中等收入者一個月的工資呢。

  

  {4}

  

  那年那月的江南水鄉,那些縱橫交錯的河濱里,各種各樣的野生魚兒,確實是很多很多的。在這篇文章里提到的,實在不到各種水族的三分之一。那時候河道里野生的鳊魚啦、鯉魚啦,也是多得數不勝數的。除開鳊魚、鯉魚之外,還有許多種魚類,比如螺螄青魚,比如紅眼魚,比如羅非魚,比如白條魚、泥鰍、鯪魚、鯰魚、紅金魚、小龍蝦、青蝦等等,還有許多小品種的魚類,生活在縱橫交錯的河濱里,都讓我們叫不出它們的名兒來了。它們生活在江南水鄉數都數不清的河濱水泊里,都能成為江南水鄉人們餐桌上的美味,能讓大家品嘗到享用不盡的口福。

  

  江南水鄉里那個時候因為魚多,地上產出的蔬菜瓜果倒不顯得如何豐富了。所以,在那樣的鄉村社會里,大人們的餐桌上如果少了些菜品,看我們這些小猴子們(大人總喜歡這樣稱呼孩子)閑著無聊,就手一揮說:“去,到水里去弄點下酒菜來”。我們便會歡呼雀躍著,呼朋喚類地到河濱里去摸魚逮蝦去啦。每每僅用小半個時辰,就總能帶著不少的魚呀蝦的返回來。飯桌上,便又會飄起濃濃的魚香味兒來。為此,大人們還常常自豪著說,我們農村里的人,是用不著到一畝三分地里去種菜的,我們的菜都種在河道里。我們的小猴子們,就是我們的菜農。

  

  那時候的江南水鄉,看不到遍地養魚的魚塘,人們也不吃養殖的魚。那縱橫交錯的河道里,有捕之不完、食之不盡的各種各樣的野生魚,所以,誰都不去吃人工養殖的魚了。野生魚的味道,可要比養殖的魚味兒鮮美得多啦。論其營養價值,還可以說一個是在天上,一個是在地下呢。

  

  {尾聲}

  

  唉,彈指一揮間,三十來年的時間,倏忽,就從指縫間流逝了。如今江南水鄉的河道里,那么多的淡水魚種類,那么多的野生魚兒,恐怕都已寥寥無幾了吧!

  【作者的話】換種口味寫文章,還真覺得,人生真是豐富多彩,生活確實相當美好。所以,人活世上,還是多一些開心,少一些抑郁的好。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wangwen/nan/15655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