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童話故事 > 

兩個國王的故事

來源: 作者:

從前,有兩個國王,雖然都是身為國王,但卻有天壤之別.其中一個公正.廉明,而另一個暴虐成性.

  暴虐國王有廣闊的領土,原野.山林一望無際,自然資源十分豐富.可是,這個暴虐的國王卻不愿意開發利用這豐富的資源.他不準百姓經商,誰敢違背了他的旨令,他就叫人沒收他的貨物和本錢,讓他傾家蕩產.受苦受窮.百姓們窮得叮當響,可是對暴君敢怒而不敢言,只好含悲忍淚,以野果充饑,度日如年.

  那個公正廉明的國王對這個暴虐國王的這些情況不了解.他選派一個得力之人攜帶一筆巨款來到暴君國中收購寶石.此人一到,就有人報告暴虐國王,說道:

  "有個膽大妄為的外國商人到我國來經商,他隨身攜帶著巨款,要收購我國的寶石."

  暴虐國王一聽便暴跳如雷,當即下令將那人緝拿歸案,帶進王宮,親自審訊,他厲聲質問那人道:

  "你是哪里人?你到我們國家來干什么?你要從實招來!"

  那人說:"我國國王聽說貴國盛產寶石,便派我到此收購,僅此而已."

  "該死的家伙!"暴虐國王更加火暴地說,"我要求國人不得經商,難道你沒聽說過嗎?你膽大包天,竟敢攜帶這么多錢到這兒來經商,你違反了我的法令,我要沒收你的全部財產."

  那人一聽要沒收他的錢,便急了,大聲說:"可是,這些錢并不是我的,全是我們國王的,我只不過是受國王之委托,攜帶這些錢來收購寶石的."

  "我不聽你解釋,"暴虐國王聲若驚雷般吼道,"要么交出全部錢財,要么就餓死在我的國土上!這兩條路你只能選一條,你要明白,你在我國是不會得到任何食物的."

  那人聽暴虐國王這么一說,心里覺得十分為難,他想:自己現在是兩面都難做人了.這個國家的臣民顯然已經習慣了這個暴虐國王的作風,我身處此地,已經身不由己,不滿足他,自己難免人財兩空.如果把錢都給他,那么,自己的國王肯定饒不了自己,即使回國了,也只有死路一條.現在的問題是要想一個兩全之策,既保全了性命,又能完成自己國王所交付的任務.最好的辦法是先把一小部分的錢交給暴君,滿足他的貪欲,也借此保全自己的性命.這樣,他就能夠供應我吃喝,錢物損失也不大,我也就有了回旋的余地,私下里我再慢慢收購寶石,以后回國也就有了交待了.

  那人考慮再三之后,便取出部分錢來,交給暴虐國王,表示愿意以錢贖身.暴虐國王見錢眼開,收下錢,答應那人的要求,給他一年的期限.那人得到了吃喝,趁機用余下的錢,購買了一些寶石,就回國交差了.就這樣,他既擺脫了暴君的魔掌,又完成了公正國王交給他的任務,最后安全地回家了.

一千零一夜之《兩個國王的故事》

  講完了兩個國王的故事,王子瓦爾德便解釋這個故事的含義,說道:

  "故事中公正的國王指的是來世,暴君則代表今世;暴君國中的寶石,是功德.善行的象征;那個商人,是人類的代稱;商人攜帶的錢,就是物質基礎.這個故事告誡人們,在今世謀生的時候,應該考慮抽出一定的時間和財力,為到來世去做好準備工作.只有這樣做,他才可以做到胸有成竹,然后從容不迫地踏上去來世的路,因為他已有了充分的準備,而不必臨時忙亂地去應付."

  宰相赫馬斯又問:"你的意思是只有在今世作惡的人才會在來世受罰,還是任何人其實都是將身體和靈魂統一于享受和罪責呢?"

  王子瓦爾德解釋道:"在今世做了壞事的人,如果他真心懺悔.改過自新,還是有可能獲得報酬的.因為,安拉對賞善罰惡掌握得很好.人的靈魂是依附于身體的,靈魂的貞潔性,是指人在認認真真度過今世的同時,也不會忘記來世的裨益.總之,身體與靈魂,如同兩匹決戰的賽馬,也好像同胞手足,或者說是兩個好朋友.人的意識,本質上屬于行為,所以說身體和靈魂二者時時融合,在賞與罰方面也不例外,也是同享福.共受罪.他們的關系猶如瞎子.癱子和果園主人之間的關系.

  "此話怎講?"宰相赫馬斯很感興趣,急忙問道.

  于是,王子瓦爾德開始講瞎子.癱子和果園主人的故事.

  故事讀后感:

  兩個國王的差別很大,但是只有公正廉明的國王才能深得人心,在國王謀事的時候應該考慮抽出一定的時間和財力,有舍有得才能為下一份做好準備工作。只有這樣做,他才能把國家統治得很好。小朋友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得很完美,但是有舍才有得。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th/15619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