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親情故事 > 

父親的背影

來源: 作者:徐亮

臘月二十八,在娘家吃過晚飯,回到家剛洗了澡爬上床,就接到母親的電話,說父親忽然嘔吐不止,讓我們趕緊回娘家去。我們連忙換下睡衣,夫立馬騎上摩托車去表舅家請表舅為父親醫治,我一路小跑地往家趕。

好在挨娘家近,三分鐘后,我回到了娘家,看見父親毫無精神地倚靠在沙發上,整個人憔悴不堪。我進去時父親暫時沒有嘔吐,可沒過幾分鐘又開始嘔吐起來,劇烈地抽搐讓父親萬分難受,母親連忙跑到父親身邊,左手扶著父親的額頭,右手在父親的后背不停地來回揉搓,以緩解父親身體的難受。而我從沒見過父親這樣,手足無措地站在旁邊,眼看著父親因嘔吐而圓睜著雙眼,想吐卻又吐不出來,一張臉有如白紙一般我心如刀絞,眼淚毫無征兆地流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夫來電話說是表舅沒有醫治父親疾病的藥,表舅建議馬上將父親送往醫院去就診,以免延誤治療。可父親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我和母親勸了好半天他還是不肯答應。最后,母親說前幾天父親犯病是堂嫂來給打針后緩解嘔吐的,暫時先找她來看看,若還是不行那就一定得去醫院了。沒幾分鐘,夫和堂哥堂嫂就一前一后地來了。堂嫂詢問了一下癥狀后為父親注射了一針止吐針,說是半小時便能知道結果,若還是不行她也沒轍了。

在等待的時間里,父親還是不停地嘔吐,于是堂哥堂嫂和我們一起商議,決定連夜送父親去醫院。夫在聯系車時,二伯的兒子松林堂哥夫婦聽說父親身體狀況不好也立馬趕來看望。母親收拾好了東西,夫也找好了車,但父親依然不肯去醫院,還一再說自己是老毛病了,黑燈瞎火的去醫院干嘛。我們知道父親是看著馬上就要過年了才不想去醫院的,大家好說歹說了大半天,父親才同意去醫院。

由于家里要人留守,而父親又離不開母親,最后我只好留在家里。由母親和夫陪父親去醫院,兩位堂哥也極不放心,于是也隨車一同前往。父親的嘔吐一直沒有停歇,折騰了這么久,已經是相當疲憊,連走路都有點踉蹌,夫和松林堂哥一人一邊攙扶著父親上車,看著父親那清瘦的背影,我的心里難受極了,恨不能代替父親來承受病痛的折磨。然而,我卻什么都不能做,也什么都做不了,心底的那種無奈與酸痛奔涌上心頭,兩行淚水再也忍不住情緒的沖擊傾瀉而出,模糊了我追望車影的視線。

心頭忽然滋生了一種恐懼,極度地恐懼,父親的蒼老讓我有點猝不及防。盡管早就知道生老病死是每個人都無法避免所要經歷的人生,然而當這種意識在蘇醒、迫近的時候,才知道那是一種多么難以接受的現實。不知道我們的父女情緣還有多少年?那種未知讓我恐慌得無以復加。就像一個人獨自站在一個陌生的路口,彷徨無助,無所歸依

直到再也聽不到車子的聲音,我才緩緩地回到房間,侄子早已進入夢鄉,獨自落寞地倚靠在床頭,心里難受之至。父親那道蕭索的背影一直在眼前晃動,既熟悉又陌生。一直陪伴我成長的熟悉的身影,何時竟變得如此的陌生?那抹矯健的身影何時竟已變得如此蹣跚?要知道這道身影自我蹣跚學步、牙牙學語時開始就一直陪伴著我,究竟在何時改變的我卻一無所知。仔細搜尋記憶,往事一幕幕便清晰地浮現在眼前。

兩三歲時,我不幸遭受燙傷,雙手手掌全都起了水泡,那時生產隊正在修建大堤,母親每天用一根扁擔一肩挑著二姐和大妹去參加修堤,大姐被送到外婆家寄養,而雙手燙傷的我便成了沒人照顧的小可憐。是父親將我帶到學校,細心地照顧著我。早上,父親喂我吃完飯,幫我擦好藥后,囑咐完我之后就去上課。看著父親的背影從門口消失后,等待父親回來便成為我心頭唯一的期盼。為了讓我能早點康復,父親上完課后會急匆匆地從教室趕回來幫我擦藥,然后再急匆匆地返回教室上課。期盼父親歸來的身影,便是我每天最大的期盼,也是每天支撐我獨自待在寂靜的木板房里,看日出日落的精神支柱。

那時,我們住在一座木板房的樓梯口的吊腳樓上,父親戲稱那是八角樓(只是這個八角樓可不是毛澤東主席的八角樓)。走出八角樓便到了樓梯口,那時的樓梯是那種鏤空的木板梯,對于幼小的我,在沒有大人的攙扶下是斷然不敢下樓梯的。父親也很害怕我會摔下去,因為樓梯的旁邊就是天井,天井里經常有水,因學校建在河邊,校內的排水設施又相當差,一遇上下雨天,天井里的水就會超出天井,若是掉進天井里那可就有得罪受了。每次父親走之前,都會不厭其煩地叮囑我不要走到樓梯口去,更不能自己獨自下樓。每次我都會乖巧地點點頭,并且也一直都信守承諾,從來沒有獨自下過樓。

每天父親去上課,我就在八角樓里眼巴巴地等著父親回來。臨近放學時,我的心就開始雀躍起來,凝神地聆聽著下課鈴聲的敲響,只要鈴聲響完,要不了多久,父親便會帶著微笑出現在我的面前。下午是我每天當中過得最為愉快的時刻,父親會帶著我在小河邊走走,有時還會帶著我從學校走到街上去逛逛。記得在一次逛街時父親還給我買了一雙粉紅色的涼鞋,那是一雙鞋面上鑲嵌著黃蝴蝶的粉紅色的涼鞋。那雙涼鞋實在是太漂亮了,我特別喜歡,時至今日,那雙涼鞋的模樣依然清晰地印在我的腦海。周末,我穿著新涼鞋跟著父親回家,惹得大姐羨慕不已,一再的說父親最疼愛我了。

晚上,父親忙完后,就讓我躺在床上,而他自己就坐在窗戶下的桌子上批改作業、寫教案。等父親忙完后,就會給我講故事,每次我都害怕自己不小心睡著了就會錯失聆聽父親講故事的機會。于是就悄悄地挪動身體靠在床頭,一聲不響地看著父親在煤油燈下忙碌的背影。父親時而唰唰唰地寫個不停,時而停筆凝思,有時寫累了就會站起來伸伸腰,然后倒上一杯開水歇上一小會。看著父親忙碌的背影,心里萌生一種自豪之感,也萌生出一個愿望:若是將來我也像父親一樣做一個人人尊敬的教師那該多好呀!

上初中時,原本我家離學校是挺近的,但是班上沒幾個走讀生,特別是大雪紛飛的冬季,獨自一人行走在凜冽的寒風中,總想著同學們舒舒服服地待在暖和的教室里是多么愜意的一件事情,上初二時便向父母提出要去住校。

下午,父親牽著家里喂養的那匹棗紅馬,將母親準備好的生活用品裝在馬背上送我去學校。到宿舍后,父親不僅幫我把東西安頓好,還幫我把床鋪都收拾好了才回家。臨走又叮囑我一番后,才牽著馬兒,踏著矯健的步伐往家里趕。夕陽將父親的身影拉得很長很長,落日的余暈在父親的肩頭染上一層金黃色的光圈,父親的背影顯得高大而剛毅。

1990年,父親決定修建新房。他在小姑父的帶領下學著制作磚塊、煅燒紅磚和石灰。父親每天起早貪黑,一座160多平米房子的紅磚和石灰都是父親親手制作和煅燒出來的。并且還將所有的紅磚和石灰用板車拉到新房宅地,煅燒紅磚的地方到新房宅地是一段下坡路,一路要下兩個很陡峭的坡度,拉過板車的人應該都知道,拉著重物下坡需要用力抵住板車,每一車紅磚和石灰的運送,父親都會灑下無數的汗水,由于我們家都是女兒,父親連一個替換一下的幫手都沒有,硬是獨自撐著將所有的紅磚和石灰一車一車給拉過去了。

一切都準備好后,建筑師傅就正式動工修建了。父親每天天蒙蒙亮就起床忙活,整整半年多,跟著建筑師傅學做建筑活,哪里有需要父親就在哪里幫忙。新房子建好后,父親不僅學會了砌墻,還學會了鋪水泥地。主居室建好后,家里其他地方的修建父親沒有再請師傅,而是自己一磚一瓦地先后建好了廚房和豬圈。那時的父親好像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天天天蒙蒙亮就起床忙活,晚上還要忙到九、十點鐘才回家洗澡睡覺。父親好像是無所不能、無所不曉。似乎什么事都難不倒父親,什么事只要有父親出面就能解決。

慢慢的,我們五姐妹相繼長大成人,各自都有了自己的家庭。之后,隨著外出打工的潮流都相繼外出,每年回家的時間已是很少,只是每年在春節時大家回家過年時,一大家子才能聚在一起。父親就在目送我們外出和期盼我們回家的歲月里,漸漸地佝僂了脊背,蹣跚了步履,兩鬢也在不知不覺間染上了白霜。

四十年來,父親的背影陪伴著我走過嚴寒酷暑,度過人生路上無數次的風風雨雨。每次遭遇坎坷時,就會想起父親那堅毅挺拔的背影,心中頓生無窮的勇氣。一路走來,是父親那偉岸的背影,給予我戰勝困難、走出泥沼的信心與勇氣。父親的背影,那是兒女心底最大的倚靠,最暖的家園。

而現如今,父親的步履已不再矯健,背影已開始佝僂,歲月的年輪已無情地刻在父親剛毅的臉龐,生活的磨礪讓父親高大挺拔的背影漸顯清瘦萎縮。父親再也沒有精力為我們遮風擋雨了,我想,我們也不需要父親再為我們遮風擋雨了,因為父親的堅毅與不屈早已傳承給我們,融入我們的血液中,我們已有足夠的勇氣與底氣去面對人生中的狂風暴雨的來襲。

父親老了,但父親的品格永遠不老。父親的背影,一直是那么的高大挺拔,一直是兒女心中最偉岸的模樣,一直是兒女心中那最暖的倚靠。

Tags: 親情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qinqing/15719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