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民間故事 > 

冰釣

來源:故事會 作者:魏煒

  清河村有個年輕后生,名叫孫全,平日里愛耍點小聰明。這日午后,孫全正和幾個人在家里打牌,忽然聽到門外有人喊他,出門一看,見是遠房表哥常三林,忙把對方讓進屋。

  這常三林可是稀客,他是京城富戶沈老爺家的管家,平常忙得很。常三林見牌桌還支著,就說他只是進來暖一暖的,過會兒就走。孫全給常三林倒了碗熱水,問他到清河村來做什么。

  常三林說沈老爺想吃魚,派他來這里找“釣神”劉大壯買幾條,誰知那劉大壯到現在才釣到兩條小鯽魚,他還得再等等。外面太冷了,恰好表弟就住這兒,他就進來暖和暖和。

  孫全聽罷,忍不住笑道:“哥,你家沈老爺可真有意思,難道京城里就沒有賣魚的?何必跑這么遠來買!”

  常三林說沈老爺特別愛吃魚,也特講究。集市上賣的魚,大多是在水坑里養的,是死水魚,土腥味大,他吃不下;而這個村里的清河是活水,釣上來的魚做出來有清香味,沈老爺才愛吃。

  孫全不禁感嘆道:“看看,有錢人多講究啊。為了吃口魚,還得跑出三十多里地來買。哥,沈老爺買這魚,也得多出點銀子吧?”

  常三林舉起一只手晃了晃,得意地說:“五錢銀子。”孫全和一桌牌友都驚訝極了。

  常三林暖和得差不多了,起身告辭。他前腳剛走,有牌友就問上了:“孫全,你哥不是在吹牛吧?五錢銀子買幾條魚,打死我都不信啊!”

  孫全也不信:“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咱們看他給劉大壯幾個錢!”幾個人也不打牌了,直奔清河邊。

  眾人到了河邊,卻見常三林和劉大壯站在冰上,正吵架呢。常三林很生氣,端著瓦罐給他們看:“你們給評評理,就給我這么五條小鯽魚,我回去怎么交差呀?”

  劉大壯委屈地嚷嚷道:“魚不吃食,我有什么辦法?今早天一亮,我就跑過來了,一蹲就是一天。這寒冬臘月的,我在冰上蹲著,腳都快凍掉啦!常大哥,以后你也別找我買魚了,我也不受這個罪了!銀子你留著,這魚我也不賣了,拿回家去我自己燉湯喝。”

  劉大壯正要上前奪瓦罐,常三林反倒軟了下來,他護住瓦罐,賠著笑臉說:“兄弟,你消消氣,是我著急了。這樣吧,我先把魚拿回去,你也想想轍,看怎么能多釣點兒。”說完,他就掏出五錢銀子給了劉大壯,抱著瓦罐走了。

  孫全追上常三林,問道:“哥,我要是釣了魚,你能按這個價買下嗎?”

  常三林點點頭說:“只要是清河里的魚,我都出高價買。五錢銀子一斤,一個子兒都不會少!”孫全得意地笑了:“好嘞!”

  第二天一早,孫全提著釣竿來到河邊,意外地發現那幾位牌友都來了,已經在河里支上了攤子。他選中了一塊地方,在冰上鑿出冰洞,先撒下香餌打好了窩子,然后就垂下了釣鉤。

  過了半個時辰,魚還沒上鉤,孫全的腳先給凍麻了。他站起身來跺著腳,看看腳又看看冰,忽然靈機一動,跑回家去,抱了兩捆柴禾來,人坐在板凳上,腳搭在柴禾上,果然就沒那么冷了。那幾位牌友見狀,也紛紛效仿。

  就一上午,大伙兒都釣到了好幾條魚。

  晌午,幾個人聚在一起喝酒,一位牌友問出了大家心中的疑惑:“咱們都能釣這么多魚,怎么劉大壯反倒釣不著幾條呢?他常釣魚,該比咱們釣得多呀,不然外號怎么叫‘釣神呢?”

  孫全擺擺手,不屑地說:“什么‘釣神?我看都是胡扯!不瞞你們說,昨天我偷偷看了他的魚餌。你們猜他用的什么?就是一團白面。白面有啥味道?那魚能愛吃嗎?我這餌里,有白酒,有香油,一入水,味道就傳出去了,魚都往這里跑,還能釣得少?”

  到了下午,常三林又來了。他看到幾個人瓦罐里都有很多魚,樂壞了,忙拿出秤來,每斤魚都按五錢銀子算。他還說,昨天拿回去的幾條小鯽魚,只燉了兩碗湯,沈老爺給他的孫子孫女喝了,自己只嘗了一小口,一個勁兒地說不過癮,今天又催他過來買魚呢。眼下買這么多條回去,沈老爺能吃個痛快了,說不定還會賞他一筆呢。

  孫全轉了轉眼珠,問:“哥,我們要是釣得多了,你還會出這個價錢嗎?”

  常三林拍著胸脯說:“沒問題呀,京城里有錢人家多得是。你們只管釣,釣得多了,沈老爺家吃不了,我幫你們賣給別人家。”

  送走了常三林,孫全就開始盤算怎么能再多釣點兒魚。那哪兒是魚呀,簡直就是白花花的銀子啊!可要想多釣魚,也沒啥好辦法,就得往上搭工夫。白天的工夫不夠,還得搭上夜里。可夜里冷啊,特別是這冰河上,冷風一吹,沒遮沒擋,能把人凍死。

  這時,他抬眼看到不遠處有個窩棚,不由得眼睛一亮:在冰上搭個窩棚,不就能避風御寒啦?說干就干,他立刻動手搭起了窩棚,那幾位牌友也跟著搭。很快,冰河上就有了幾座窩棚。孫全躲進窩棚里,笑道:“劉大壯那個傻子,怎么也想不到冰釣能這么舒坦吧!”其他人也紛紛附和道:“是啊,是啊。”

  突然,有人氣哼哼地罵道:“是個屁!”

  眾人一回頭,見是劉大壯來了。孫全語帶譏諷地說:“你別見我們釣魚釣多了就眼紅,你看看,我們這么釣魚是不是比你舒坦多了?”

  劉大壯生氣地說:“你們都當別人傻呢?你們能想出來的主意,我早就想過了,不行!”

  孫全驚愕地問:“為啥?”

  劉大壯沒回答他的問題,卻反問道:“我的魚為啥能賣那么貴?”幾個人都搖了搖頭。

  劉大壯嘆了口氣,說:“物以稀為貴。我釣上來的魚越少,他給的價兒就越高。我越釣不著,就越能吊起他的胃口。今天我特意躲出去,就是為了讓常三林白跑,下回他還肯出高價。結果回來的路上碰到了他,才知道你們賣給了他那么多魚。清河魚的價錢啊,是上不去咯。”

  孫全狡黠地一笑,說:“大壯啊,我看你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啊。我也怕這手兒,所以呢,提前跟我哥把價錢說好了。不管我們釣多少魚,他都按每斤五錢銀子來收。”

  劉大壯無奈地說:“行,那你們就等著發財吧!”說完,他氣呼呼地走了。

  第二天,常三林果然又來收魚。孫全和那幾位牌友都釣了一天一夜,又用著香餌,每個人都收獲頗豐。大伙兒捧著白花花的銀子,臉上都樂開了花。

  過了幾天,常三林趕著一輛馬車來到清河岸邊。他跳下車,沖著河里喊:“你們幾位趕緊上來吧!”孫全驚喜地問:“哥,你今天這么早就來收魚啦?”常三林笑道:“是啊。”

  眾人抱著盛魚的瓦罐上了岸,來到常三林跟前。誰知,常三林理都不理,卻沖馬車上的幾個人一揮手,那幾個人拿著冰鎬下了車,跑到河中間一通猛砸,很快就在冰面上砸出了一個大窟窿,露出清清的河水。

  孫全驚訝地問:“哥,你這是干嗎?”

  常三林這才說,沈老爺看他買回了那么多魚,又有很多達官貴人說過想嘗嘗這么鮮的魚,覺得捕魚也能賺上一筆,就讓他帶著人來了,在冰面上砸個洞,往下撒張大網,里面肯定就有不少魚。

  劉大壯聞訊趕來,指著孫全說:“你們這是自斷財路啊!”

  孫全呆立在岸,欲哭無淚,他們幾個吃苦受累半天,卻告訴了沈老爺這么一條發財之道啊……

Tags: 冰釣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minjian/15584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