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歷史 > 

中南海的平民時代

來源: 作者:
中南海的平民時代    作者/黃金生    國民政府北伐成功后,北京改名為北平,失去了昔日政治中心的地位,這也給神秘的中南海一個還權于民的機會。時任北平市公務局局長的華南圭要求保護中南海的函電引起國民政府的注意。經過一番努力,1928年12月13日,正在醞釀成立的中南海董事會給北平市公務局致函,邀請其參加該會籌備工作。在邀請函中說:“中南兩海系自遠至清帝王苑囿之一部,其風景清嘉,宮室壯麗,為國內有名建筑。但其經費所出,無非我民眾先代之脂膏,乃以供少數人之娛樂,實為我民眾所不甘。民國成立以來,又為十數軍閥所把持,藏垢納污,罪惡叢集。”“而此歷史上之園林不為民有,坐視荒廢,殊為可惜。同人等謹遵先總理天下為公之意,僉以中南海應歸市民直接管理,以絕罪惡之根株,以供游人之玩賞。”與此同時,中央政治會議北平分會亦函請北平特別市政府、平津衛戍部司令部、北平警備司令部和憲兵司令部,共同成立“接收中南海辦事處”,并準備讓中南海“從速正式開放”。有關方面還希望“中南海為北平市民共同游憩之公園,永遠開放,不收門費”。1929年4月,中南海董事會推舉熊希齡為主席委員,李光漢為事務主任。不久,北平市政府也成立“整理中南海公園臨時委員會”,負責中南海的有關事宜。    1929年5月,北平特別市政府仿照當時的中山公園、北海公園的成例,將這里命名為三海公園,正式開放。1930年12月,又將公園名稱改為中南海公園。在新華門樓底層門內,懸掛著由清朝遺老張海若寫的魏碑體“中南海公園”的橫匾。    開放之初的中南海于新舊政權交疊之際也遭不同程度的破壞,華南圭曾在一封信函中痛陳中南海“牲畜踐踏、污穢不堪,于古物不無可惜”。北平市政府專門成立了“整理中南海公園臨時委員會”,負責整修。此外,公園里有許多房屋被園外的一些單位、機關使用或商人租用。據中國歷史第一檔案館的哈恩忠先生統計:園內的居仁堂、喜福堂、歡喜莊、增福堂、來福堂、果園等處100余間房屋,1928年秋起就被國立北平圖書館籌備委員會長期借用,一直到1929年臨時委員會成立后,幾經交涉,才因其文津街新館建成而陸續遷出;園內的賜福堂、永福堂、頤園,則被中國大辭典編纂處使用;靜谷的50余間房屋,被民國政府交通部北平短波無線電臺占用;運料門及園內營房149間房屋,早先經北平府院特派員辦公處同意,借給了北平美術學院作為校園。在當時市政府的干預下,房產的收回也有了一些眉目。隨著房產的陸續收回,又接連開始了清理房租的工作。據中南海臨時委員會調查,園內“各商欠租約二千二百余元”,園外房租欠一百二十余元。有些商人欠租多年,反復協商周折,公園最后勒令以水產商人徐璋為首的欠租商戶于“六月十三日下午五時之前”交清欠款,否則請警察局清理出園。    為改善公園的環境,維修破損建筑,公園還開發了一些創收的項目。公園的收入主要有以下幾項:    門票收入:公園門票與北海公園一樣,均為五分。除正常購票入園外,公園還根據旺季和淡季門票的銷售情況,設置了優惠門票——優字券,券分兩種,“甲種券每本六十張,售洋二元;乙種券每本二十五張,售洋一元”。    設停車場:當時公園規定,普通市民可以乘交通工具入園,按“坐騎”的不同收費,腳踏車每輛收大洋一角,人力車大洋兩角,汽車大洋五角。園內的商戶也可以購買長期車輛通行證,收費更高一些。    出租房屋的收入:由于中南海內空閑房屋較多,公園特向市民招租,房屋分為五等,租價每間兩元至六元不等。于是,不到兩個月,20余租戶前來中南海安了家。如商人剛鶴峰租用聽鴻樓樓下房間開設茶點社,韓汝甲租用聽鴻樓樓上辦理中西書畫社,中國畫學研究會、東方繪畫會租用流水音房屋。當時就讀于大學的共產黨員謝和賡和十幾個同學合租在中南海流水音的一間大房內,每月租金五角。據他后來回憶,那個時候經常在中南海的游艇上舉行秘密會議,從事地下工作。他在反右運動中因提了“中南海應向老百姓開放”的意見,被打為右派,后在“文革”中一度精神失常。此外,由于公園里水面浩大,還有水產商人租用水面從事養殖業。    開辟釣魚區域,售票釣魚。規定每張釣魚票售大洋一元,限一人當日使用,進公園需另購門票。居仁堂、萬字廊、聽鴻樓、船塢劃船碼頭等處不得釣魚。每張垂釣券只能釣魚二斤,超過重量要補票。    利用這些增加的經費,公園內道路得以維修,還增加了路燈和園內坐椅,修建了廁所。如園內原有坐椅二十余張,又另增加二十張,增加路燈六十盞。還分輕重緩急,對園內建筑進行了維修,如損壞嚴重的新華門、蜈蚣橋等。為改善公園的環境,設置了清掃夫,清理園內垃圾;招募花匠,種植花草樹木;請警察局派人駐園,保護園內公共安全等。皇家園林逐漸煥發了昔日的光彩。與北海公園、中山公園一樣,中南海這座昔日的皇家園林成了舉行活動和普通民眾休閑娛樂的場所。    知識鏈接:    懷仁堂辦集體婚禮    1937年,北平市社會局為了倡導“改進習俗,提倡節約,尊重婚姻”的新風尚,專門成立了市民集體婚禮事務委員會,決定舉辦集體婚禮并確定以后每三個月舉辦一次,均在懷仁堂舉行。1 937年6月22日中午1 2時,首屆集體婚禮在懷仁堂舉行,證婚人是北平市市長秦德純。但7月7日盧溝橋事變后,只辦了一屆的集體婚禮就被迫停辦,直到抗戰勝利后的1947年9月3日,在日本的戰敗日,才在懷仁堂舉辦第二屆集體婚禮。    中南海的開放使市民多了一個休閑娛樂的地方。據《錢玄同日記》記載,1 932年3月2日,他與闊別l6年之久的恩師章太炎以及朱希祖、馬裕藻、黃侃、吳承仕等人乘車逛中南海公園,四點入園,六點出園去飯館吃飯。章太炎是2月29日抵京,錢玄同在報上得到消息后3月2日與馬裕藻一同前去拜會,當天就去逛中南海,可見,在這些文化人的眼里,中南海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聚會游玩之所。    摘自《國家人文歷史》

Tags: 中國歷史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lishi/zgls/15676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