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歷史 > 

聶帥與林彪共事的摩擦

來源: 作者:
聶帥與林彪共事的摩擦    作者/武更斌    聶榮臻和林彪,先是師生再是同事,后是上下級,最終成為對頭,風風雨雨幾十年,恩恩怨怨數十載,其間有多少鮮為人知的故事……    第一次沖突    1930年初,聶榮臻任中國共產黨順直省委組織部部長,同年5月到達上海,在中央特科從事艱險而又復雜的地下工作,積極向各革命根據地提供軍事情報,及時了解敵情,保衛黨中央和地下黨同志的安全,營救被捕同志,鎮壓叛徒、特務。1931年,聶榮臻調到中央軍委任參謀長,先后在香港、天津、上海等地堅持秘密斗爭。    1931年12月,負責中央特科工作的顧順章叛變以后,上海的白色恐怖日益嚴重。聶榮臻根據組織的決定撤離上海,前往江西中央革命根據地。他先后任中國工農紅軍總政治部副主任、第一軍團政治委員,并當選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    1932年4月11日,毛澤東主持一軍團師長、師政委以上干部會議,布置了攻打漳州市的計劃。4月20日,我軍占領漳州城,國民黨49師大部被殲。    在漳州,聶榮臻與林彪發生了共事中的第一次沖突。當時,為了進行下一步的戰斗準備,“籌款子”成為部隊一項主要任務。漳州是著名僑鄉,紅軍部隊紀律的好壞,執行政策怎樣,影響很大。因此,聶榮臻在部隊入城之前就告誡部隊:“這次進城,對我們的紀律、政策觀念都是一個很好的考驗,大家要特別注意。籌款要籌,紀律更要執行。”還統一頒發了“人城許可證”,沒有拿到許可證的官兵不得入城。    部隊人城后,總體紀律是良好的。部隊有條不紊地進行發動群眾打土豪、擴兵籌糧籌款。然而,不愉快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有的部隊在林彪的縱容下,對政策的執行一度搞得很亂。一天,聶榮臻在街上看到幾名紅軍戰士正在抽打一些商人,這些人光著身子,身上被打得青一道紫一道。    聶榮臻為了制止這些違反政策、脫離群眾的做法,憤然找到軍團長林彪說:“林彪同志,在紅軍里怎么采取這種手段呢?對一些不肯出錢的老財,給予一定懲戒是必要的,怎么能把他們弄到大街上拷打呢?這樣不僅得不到普通市民的同情,連工人農民也不會擁護,政治影響很壞,這可是關系到這片新根據地的鞏固和發展的大問題呀!”    林彪突然反問:“那我們究竟要不要錢?政委同志,沒錢就不能打仗。”    “錢,我們當然要,但我們不光要錢,還要政治。我們是紅軍,如果政治影響搞壞了,籌的錢再多,也是毫無意義的。”聶榮臻嚴肅地說。    經過爭論,林彪不再吭聲,在以后的工作中也有所收斂。部隊經過教育,也杜絕了只顧弄錢不講政策的傾向。多年之后,聶榮臻舉這個例子說:“林彪這個人也不能一棍子打死,他在戰爭年代中往往還是兼聽則明的。”    為張國燾而戰    1935年5月,聶榮臻任紅軍先遣隊政委,與司令員劉伯承一起,率部通過大涼山彝族區,搶占安順場,組織突擊隊強渡大渡河,接著率紅一師、干部團沿大渡河東岸北上,擊潰川軍守敵一個旅,有力地策應了西岸紅二師飛奪瀘定橋的戰斗。6月中旬,他率紅一師翻越夾金山,在懋功與紅四方面軍先頭部隊會師。    下旬,在列席兩河口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聶榮臻擁護中央關于北上建立川陜甘革命根據地的方針,堅決反對張國燾的分裂活動。    6月26日兩河口會議后,張國燾企圖破壞一、四方面軍之間和一方面軍內部各部隊的團結,準備把聶榮臻和林彪調離一軍團,聶榮臻到3 1軍去當政委,林彪到另外一個軍去當軍長。    在這樣的大是大非面前,聶榮臻始終保持了清醒的頭腦和高度的黨性原則。于是,他告誡林彪,我們要注意,張國燾想把我們“吃掉”。    林彪對張國燾的分裂活動卻有自己的立場。他突然板起臉來說:“榮臻同志,這是什么意思?你是搞宗派主義。”    聶榮臻說:“張國燾和中央的思想一貫不一致,我們應該時時警惕。我覺得這不是宗派主義,這是路線問題。”    一提到“路線”這個敏感的詞語,林彪心頭“突”地冒上一股無名火,竟然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什么路線問題,你說他路線不對,那么,他為什么有那么多人呢?我們才幾個人?一方面軍才有2萬多,他有8萬多。”    聶榮臻緊握的拳頭也猛地在桌子上敲了一下, “人多就正確嗎?蔣介石的人更多呢,難道蔣介石的路線更正確嗎?”    聶榮臻同志的觀點最后終于得到了事實的證明。    摘自《勝因:毛澤東靠什么統一大陸》

Tags: 中國歷史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lishi/zgls/15676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