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歷史 > 

林彪真的是裝病不去朝鮮嗎

來源: 作者:
林彪真的是裝病不去朝鮮嗎    文/陳立旭    在中國共產黨中央決定抗美援朝時,毛澤東與林彪有不同意見。當年,毛澤東和中央確曾考慮由林彪帶兵入朝,但林彪因為身體不好而沒有去,改由彭德懷帶兵。后來,對這一問題有種種說法,特別是“九一三”事件之后,流傳這樣一個“版本”:林彪在抗美援朝問題上態度消極,裝病不帶兵入朝。對這一歷史情況,筆者以為,應該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進行深入分析,探求歷史真相。    林彪重視邊防問題,并推薦入朝主帥    朝鮮戰爭爆發后,毛澤東考慮到東北地區直接受到戰爭威脅,且戰略地位重要,建議中央成立東北邊防軍。中央領導人對此均表贊成。很快,中國共產黨中央做出決定:以13兵團組建東北邊防軍,作為防患于未然的戰略措施。    1950年7月7日F午,周恩來在中南海居仁堂主持召開了保衛國防問題會議,傳達中國共產黨中央、毛澤東關于成立東北邊防軍的決定,討論保衛東北邊防問題。參加會議的有解放軍總司令朱德、代總參謀長聶榮臻、第四野戰軍司令員林彪和副政治委員譚政、總政治部主任羅榮桓和副主任肖華、總情報部部長李克農、總后勤部部長楊立三、作戰部部長李濤、摩托裝甲兵司令員許光達、海軍司令員肖勁光、空軍司令員劉亞樓、軍委鐵道部部長滕代遠、炮兵副司令員蘇進等。    從這份主要領導成員的名單可以看出,與會者主要是中央軍委三總部、陸海空三軍及有關軍兵種負責人。作為野戰軍領導人參加會議的,只有林彪和譚政。林彪在會上發言,積極支持組建東北邊防軍。    7月10日,周恩來主持召開第二次保衛國防問題會議,與會的基本還是上面那些人。林彪再次發言,就組建東北邊防軍的具體問題談了意見。    他發言的總精神是:第四野戰軍在這個問題上義不容辭,要多少人出多少人,要多少裝備出多少裝備。會議經過討論,決定分別從河南、廣東、廣西、湖南、黑龍江等地抽調13兵團的38軍、39軍、40軍及42軍,炮兵第1師、第2師、第8師,以及一個高射炮團、一個工兵團,共計二十五萬五千余人,組成東北邊防軍。    顯然,這些部隊大多來自林彪原來所率領的四野部隊。林彪歷來對粟裕十分賞識,認為粟裕有很高的軍事才能,他親自提名粟裕為入朝部隊的先期主帥,到東北地區帶兵。    考慮到當時還不能任命粟裕入朝的職務,會議決定先任命粟裕為東北邊防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肖勁光為副司令員,肖華為副政治委員。這一系列決定會后經周恩來斟酌修改后,給林彪看過,于13日報毛澤東批準。    從上述決定可以看出,林彪對于保衛祖國問題十分重視,對于組建東北邊防軍是堅決支持的。可惜的是,粟裕身體不好,不能赴朝指揮作戰。    從近期出版的《粟裕年譜》可以看到:就在中央決定組建東北邊防軍時,粟裕正在青島治病。他得知中央的任命后十分著急,便托羅瑞卿給毛澤東捎了封信,說明了自己的身體狀況。毛澤東收到信后即于8月8日回信,信中說:“羅瑞卿同志帶來的信收到了,病情仍重,甚為系念。目前新任務不甚迫切,你可以安心休養,直至病愈。休養地點,如青島合適則在青島;如青島不甚合適,可來北京,望酌定之。”    此前,周恩來和聶榮臻考慮到粟裕正在治病,而肖勁光、肖華二人一時也無法到東北邊防軍任職,便聯名致函毛澤東,建議東北邊防軍“先歸東北軍區高崗司令員兼政委指揮”,待粟裕、肖勁光、肖華赴任后再成立邊防軍司令部。毛澤東同意他們的意見。    在毛澤東和周恩來看來,林彪是不二人選    毛澤東從來就沒有放松對國家安全問題的警惕性。當年,他每天一起床,首先要看的,就是朝鮮戰事的文件和東北邊防軍情況的文件。此時,林彪對這方面情況也十分重視。    在中央的統一領導和精心安排下,東北邊防軍的部隊建設、武器補充、物資籌措等準備工作一直在緊張進行,應該調動的部隊也開赴東北,但由于主帥沒有定下來,東北邊防軍的領導班子一直沒有成立。    8月下旬,朝鮮人民軍向南的攻勢減弱了,朝鮮戰場上呈現僵持局面,戰局發生逆轉的可能性增大了。在這種情況下,毛澤東預見到,中國不出兵朝鮮已經不可能。他和周恩來開始物色新的東北邊防軍統帥人選。很自然地,想到了林彪。    為什么會想到林彪?因為林彪是第四野戰軍司令員,時任中南局第一書記、中南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中南軍政委員會主席。組建東北邊防軍時抽調的大多是原四野的部隊,他本人也參與了東北邊防軍的組建工作,由他指揮作戰比較順當。    更重要的原因是——毛澤東和周恩來都認為,林彪在軍事上是有才干的。長期革命戰爭的考驗證明林彪很會打仗,而且,在解放戰爭中,林彪又以善于打硬仗、大仗而聞名。軍隊中當時就對林彪有“三大戰役有其二”(指林彪參加指揮了遼沈、平津兩大戰役),“渡江戰役有其半”(指林彪在渡江戰役中指揮了西線軍隊過江)之說。    同時,林彪很受毛澤東的賞識,毛對林有過這樣的評價:林彪打仗又狠又刁。    毛澤東和周恩來的另一個考慮是:出兵朝鮮肯定要與朝鮮領導人和蘇聯軍事顧問配合行動,林彪在東北期間,曾和朝鮮黨領導人共同作戰,朝鮮人民軍的許多高級將領曾是林彪的部下。林彪在蘇聯治病期間,與蘇軍的高級將領關系很好。    毛、周還有第三個考慮:抗美援朝,必定要在冬季作戰。林彪在東北時,有指揮大部隊冬季作戰的經驗。這樣反復斟酌,林彪當屬不二人選。    毛澤東就擬派林彪赴朝指揮作戰一事,曾與中央書記處的幾名書記談起,大家也都贊成,中央亦曾在一定范圍內醞釀過。    毛澤東與周恩來商議后,有意識地讓林彪多接觸一些關于東北邊防軍出國作戰的準備情況,以及來自朝鮮戰場的信息。其他中央領導,如軍委副主席彭德懷、代總參謀長聶榮臻、國家副主席高崗、政務院財經委員會副主任薄一波等人都知道此事。但中央沒有正式討論過這件事,也沒有為此作出過正式決定,自然也沒有與林彪正式談過這件事。    9月15日,美軍在仁川登陸,朝鮮人民軍陷入被動局面,美軍趁機加速向朝鮮北方推進。毛澤東認識到入朝的迫切性,并指示東北邊防軍加快出兵朝鮮的步伐。    同時,毛澤東也不能不考慮最后確定主帥人選了。但毛顯然已考慮到林彪的身體情況,他并沒有直接向林彪下令讓他率兵赴朝作戰,而是先就出兵朝鮮問題,征求林彪的意見。    毛澤東和林彪確有意見分歧    1950年9月下旬,毛澤東和林彪曾就派兵入朝參戰等問題作過一次長談。長談中,林彪十分坦率地向毛澤東講了自己對于派兵入朝作戰的不同意見。    林彪是從中國國內情況和軍事力量兩個方面談的。    他認為,國內戰爭剛剛結束,各方面工作都未就緒。美國是最大的工業強國,軍隊裝備高度現代化,一個軍就有各種火炮一千五百門,而我們一個軍只有三十六門。美國有強大的空軍和海軍艦艇,而我們海、空軍才剛剛開始組建。    他認為在敵我裝備極為懸殊的情況下,若貿然出兵,必然引火燒身,后果不堪設想。他的意見是,中國可以派出重兵在東北駐扎,一方面保衛中國邊境,另一方面可作為朝鮮人民軍的戰略支持力量,而朝鮮人民軍在目前情況下,應該轉而采取游擊戰方式,與美國軍隊繼續作戰。    林彪所談的意見是直截了當的,毛澤東也沒責怪他。但是,他的意見毛澤東不能接受。此時,毛澤東出兵朝鮮的決心已下。此后,毛又多次約林長談,但不談派他做統帥,談的主要是我們為什么要出兵,不出兵將來會有什么結果,出兵有哪些有利條件,對美帝國主義應該采取什么對策等,目的是做林彪的工作,爭取林彪在政治局會議上支持派兵入朝作戰。但是,林彪在毛澤東的面前,仍然堅持自己的意見,不同意派兵赴朝。    在這個問題上,毛澤東做不通林彪的工作,轉而就派兵入朝后具體作戰的戰略戰術問題,征求林彪的意見。林彪在這方面倒是積極獻計獻策,他在分析了敵我雙方的情況后,設想了各種各樣的可能,提出了一些方案供毛澤東參考。    林彪認為,派兵入朝后,要先打幾個大的殲滅戰,穩定戰場局面;為了打大的殲滅戰,就要集中火力,把分散在許多個師的重炮,盡可能集中到打殲滅戰的幾個師去。    對林彪的這些意見,毛澤東是贊賞的。    應該說,毛澤東和林彪在是否出兵朝鮮的問題上,是存在意見分歧的。顯然,林彪也知道了毛澤東和中央書記處其他領導人有讓他率兵入朝作戰的意圖。林彪也不能不在毛澤東面前如實講清楚自己的身體情況。    林彪說他每晚失眠,身體虛弱多病,怕風、怕光、怕聲音。對于林彪的身體情況,毛澤東是相信的、了解的。就在談話當中,毛澤東也看出了林彪身體的虛弱。林彪此時談這些話的意思,是身體情況不允許他率兵入朝作戰,如果中央決定出兵朝鮮,最好另外物色率兵的人選。    林彪究竟有什么病    林彪是不是有病呢?他說的是真話。    林彪年少時身體就不算強健,入黃埔軍校后,由于軍事訓練,身體逐步強壯起來。后來在中央蘇區,他也同廣大紅軍戰士一樣過艱苦的生活,進行激烈的戰斗,身體頂了下來。再到后來,紅軍長征時,他也在艱難的情況下,走了二萬五千里。    他身體真正不好,始于平型關戰役之后,被國民黨哨兵誤傷。當時,林彪騎著從日本軍隊繳獲的戰馬,披著繳獲的日本軍官的大衣外出,國民黨哨兵誤以為是敵方人員,喊口令后開槍,槍彈打穿了林彪的肺部。更糟糕的是,子彈擦傷了林彪的脊髓神經,他不得不到蘇聯治療。林彪的身體從此極度糟糕。    解放戰爭期間,林彪回國參加指揮重大戰役時,身體情況也十分不好。在東北,他多次發病,但還是咬牙挺了下來。    那段時間,為了對付疾病,林彪自己想出了許多怪辦法。一是吃飯十分簡單,只吃白菜燉豆腐和土豆燉豆腐兩種菜,不吃或很少吃肉食。二是長年不洗澡,因為他怕水。據身邊工作人員講,由于林彪長年不洗澡,他的襯衣穿兩天就要換洗。三是不在有水的地方居住,因為他只要聽到流水的聲音就拉稀。這的確是一種傷了神經后的怪病。不光蘇聯權威醫生很無奈,林彪自己也感到奇怪,但確實沒有辦法。    林彪的病還不止于此。自從被傷了神經,他就必須經常嗅火柴燃燒的味道,否則便頭痛,也會有昏昏欲睡的感覺。因此,林彪雖不吸煙,但身邊總要預備一些火柴。他平時聽匯報、看文件時,經常要劃著一根火柴,嗅一嗅火柴燃燒的味道。    除了神經受傷,林彪還有一個重病,就是不知什么原因、什么時候,就會突然臉色發白,身體立即虛弱下去,渾身出汗,急劇喘息。這時,什么藥物、什么辦法,都治不了。而他自己卻在久病之中摸索出一個辦法,那就是“顛車”。    他身邊警衛人員回憶了這樣的情形:    某次林彪在廣東,葉群突然在屋中高喊:“快,林總病了!”隨著這一聲喊叫,跑來的不是醫生,而是專門給林彪配備的一個警衛兼特殊“司機”陳良順。他也不是跑到林彪臥室去搶救,而是跑到林彪居室西北角的一間空屋子里,那里停放著一輛從部隊淘汰卜。來的老式帶斗摩托車。這個摩托車被固定在墻邊,排氣筒伸向屋外。陳良順跳上摩托,立即發動。    這時,葉群和林彪的一些警衛員一起,扶著身披軍大衣,臉色煞白、身體極度虛弱的林彪,坐到摩托車的坐斗里。十分難受的林彪咬牙忍著。陳良順加大了油門,摩托劇烈地顫抖起來。林彪小聲命令:“開猛些!”陳良順再次加大油門,摩托車顛簸得更猛烈了。    這時,奇跡發生了——林彪的臉上有了血色,咬著的牙松開了,緊閉著的雙眼睜開了,重新放出銳利的光芒,全身也有了力量。過了十幾分鐘,林彪小聲說:“好了。”他自己邁出摩托車坐斗,慢慢走回辦公室繼續辦公。    林彪到中央工作后,住在北京毛家灣一號。在這里,給林彪配的車,比別人多了一輛——這就是一輛卡車。在這輛卡車上,安放著一個類似集裝箱的東西,里面固定著一張行軍床。每當林彪犯病時,他就要在警衛員攙扶下躺上行軍床,讓司機開出毛家灣,在大街上顛簸。    后來,條件稍微好一些后,上邊給林彪配了一輛舊轎車。每當犯病,他就坐上這輛車,讓司機開到北京市郊外,在鄉間崎嶇不平的路上顛簸十幾分鐘后,才能恢復正常。這是林彪自己摸索出來的“土辦法”。    當時,中央主要領導人和中央辦公廳都了解林彪這一情況,對于林彪這種辦法,只要有利于他緩解病情,沒什么危險,也是同意的,因為再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能治他的怪病。    林彪在指揮第四野戰軍參加解放戰爭時,身體已經同上面所描述的樣子差不多了。不過由于剛從蘇聯治病回來時間不算長,有原來治療的基礎,加上在延安那段時間比較清閑,林彪的身體勉強能頂住。但他在指揮遼沈、平津戰役,后來的渡江戰役,以及渡江后追殲國民黨的緊張工作中,也多次發病。這幾次發病,把林彪的精力耗得差不多了。    解放后,林彪受命主持南方軍政,事情頭緒多,很復雜,處理起來自然很繁重。有一個時期,他睡得很少,連續召開會議,還要召集部隊高級干部部署軍事,加上不能吃油膩的食物,營養也成了問題,因此身體狀況更差了,發病的次數不僅多,而且一次比一次重。他多次病倒,但在病床上還得處理電文,決定重要事情,這使林彪的身體基本垮了。他與中央的往來電報中,多次談到自己的身體情況,中央對他也很關心。    那一時期,林彪的身體情況到底怎么樣呢?可以這么說:只要身邊警衛人員和醫護人員稍稍疏忽,就有生命危險。他的身體情況與他在東北指揮第四野戰軍時已經大大不同了,也與他揮師南下平定南中國時大大不同了。    此時,林彪若到朝鮮指揮作戰,別說緊張的指揮工作他的身體頂不下來,單是異國他鄉生活這一項,他也頂不下來。在這種情況下,林彪提出自己身體不行,也是實事求是的,是負責任的做法。他如實向中央講明身體情況,也是合乎組織原則的。    林彪怪病難治,毛澤東抄詩相送    早在派林彪去東北時,毛澤東就特別注意林的身體情況。林彪主政南方時,毛澤東還特地派醫生去為他治病。    由于擔心林彪在南方吃不消,毛澤東調林彪到北京工作,一方面在中央參與重大事情決策,更主要的是讓林彪有一個好的醫治條件。林到北京不久,毛澤東就委托負責中央高級領導人保健的傅連暲醫生前去看望林彪。毛澤東還指示傅連障,讓他出面,從上海、北京、天津調來一流的醫學專家,專門為林彪治病。為了使這項任務能有個統一的協調,毛還專門派肖華代表中央統一負責。    1953年,專家小組對林彪的神經、心臟、胃腸、泌尿、血液、肝臟、肺部進行了全面細致的檢查,發現林彪確實十分虛弱,但外在的臟器卻沒有大問題。他們知道,這是一種怪病,蘇聯專家也治不好。盡管他們研究了多次,拿出了各種方案,但沒有一種是專家們滿意的,對林彪的病也沒有多大幫助。除了采取一些維護性措施外,專家組只好允許林彪按照他自己發明的減輕病痛的辦法去做了。醫生們建議,林彪需要長期靜養治療。    醫療小組的意見,通過肖華轉告中央,毛澤東很快知道了結果。對林彪的這種狀態,毛澤東的心情是很沉重的,但也沒有辦法,只能讓林彪長期休養治療。為此,他特意給林彪抄寫了曹操的詩《龜雖壽》:    神龜雖壽,猶有竟時。    騰蛇乘霧,終為土灰。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盈縮之期,不但在天。    養怡之福,可得永年,    幸甚至哉,以歌詠志。    林彪的態度:“我還是那個意見,要慎重”    不久,毛澤東決定召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決定是否出兵朝鮮這件大事。此時他已物色了另一指揮人選——彭德懷。在1950年10月2日召開的為準備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的中央書記處會議上,毛澤東說:“出兵援朝已是萬分火急,既然林彪說他有病不能去,我的意見還是彭老總最合適了。”    10月4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擴大會議專門商討出兵援朝的問題。出席會議的有:毛澤東、朱德、劉少奇、周恩來、任弼時、陳云、高崗、彭真、董必武、林伯渠、張聞天。彭德懷于會議中間趕到。李富春、羅榮桓、林彪、鄧小平、饒漱石、薄一波、聶榮臻、鄧子恢、楊尚昆、胡喬木列席了會議。    政治局擴大會議一開始,毛澤東就要求大家先擺一擺派兵入朝參戰的困難。林彪在這次會議上發言了,他仍然堅持他當面和毛澤東談的觀點——不宜派兵入朝。他說了各方面的困難后,用一句話總結:“我還是那個意見,要慎重。”    在隨后的幾天會議里,林彪又多次發言,表達同樣的意見。由于他的發言有材料、有根據,得到了政治局不少成員的贊成。    對于林彪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的態度,曾任周恩來軍事秘書的雷英夫在回憶中有所記述:“他(指林彪)在軍委常委居仁堂會議上說,為了拯救一個幾百萬人的朝鮮,而打爛一個五億人口的中國,有點劃不來。我軍打蔣介石國民黨的軍隊是有把握的,但能否打得過美軍很難說。它有龐大的陸海空軍,有原子彈,還有雄厚的工業基礎。把它逼急了,它打兩顆原子彈或者用飛機對我大規模狂轟濫炸,也夠我們受的。因此,他不贊成出兵,最好不出兵。如一定要出,那就采取‘出而不戰’的方針,屯兵于朝鮮北部,看一看形勢的發展,能不打就不打,這是上策。”    但林彪的意見還是被毛澤東否定了。    毛澤東是從國際和中國今后長遠戰略這個大視角看待出兵朝鮮問題的。他決計必須出兵朝鮮,而且,他的意見得到了中央政治局許多成員的支持,其中包括另一領兵主帥彭德懷。    10月5日,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繼續討論抗美援朝的決策問題。前一天剛從西安赴京的彭德懷表態說:“出兵援朝是必要的,打爛了,最多等于解放戰爭晚勝利幾年。如讓美軍擺在鴨綠江岸和臺灣,它要發動侵略戰爭,隨時都可以找到借口。”    聽完彭德懷的發言,毛澤東站起來堅定地說:“彭老總說得好!我們出兵參戰的困難確實很多,但是,朝鮮是中國的友好鄰邦,中國人民不能眼看著美國侵略者對其肆行踐踏而置之不理;唇亡則齒寒,戶破則堂危。我們應當參戰,必須參戰。參戰利益極大,不參戰損害極大。”    這樣,出兵朝鮮的事情就定下來了。當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作出這個決定后,林彪也在會上表示服從,并說自己會告訴第四野戰軍中準備入朝的部隊,讓他們堅決擁護中央抗美援朝的決定。    政治局擴大會議結束后,毛澤東對彭德懷說:“給你10天準備的時間,出兵時間初定10月15日。”這樣,關于由誰率軍入朝作戰的問題最終確定了。    在這之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中央從沒有提起林彪不同意出兵朝鮮,以及他因病不能帶兵入朝的問題,更沒有提起他與毛澤東曾有過的意見分歧。因為在中央看來,這些都是正常的,并沒有違反黨內原則。    林彪從頭到尾都不贊成打,毛澤東并未表示不滿    朝鮮戰爭爆發后,在出兵朝鮮問題上,黨內有許多同志與林彪的看法基本相同,不同的是:林彪不贊成中國出兵朝鮮的意見,大概是他從朝鮮戰爭爆發一開始就形成了,是他固定的看法。而且,林彪一旦形成自己的看法,是不輕易改變的。    據時任中國駐朝鮮大使館政務參贊、臨時代辦柴軍武回憶,1950年9月初,他從平壤回到北京后,接到中央軍委辦公廳的通知,說林彪要見他,了解朝鮮方面的情況。柴軍武馬上去林彪住處匯報。    此前,柴軍武已經向林彪匯報過朝鮮方面的情況,這是第二次匯報,需要談新情況。林彪聽完匯報,問柴軍武:“他們有無上山打游擊的準備?”顯然,“他們”是指朝鮮人民軍及其領導人。    柴軍武回答:“我不能確切地講有,但根據和金日成相處的了解,如果形勢需要,他是能夠上山打游擊的。”    林彪又問:“我們不出兵,讓他們上山打游擊行不行?”林彪問這個話,實際上是自言自語,或者說,他在談自己的看法。因為這個問題柴軍武是不能回答的。林彪也理解柴軍武,談話就此結束了。    當時,黨內有許多同志與林彪意見相同。毛澤東本人也回憶過當時黨內存在不同意見的情況,并且認為是正常的。    1970年10月10日,毛澤東在北京同來訪的金日成會談時,提到了當年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在討論出兵朝鮮問題上意見分歧因而猶豫不決的情況,他說:“我們雖然擺了5個軍在鴨綠江邊,可是我們政治局總是定不了,這么一翻,那么一翻,這么一翻,那么一翻,嗯!最后還是決定了。”毛澤東在這里所說的“翻”,就是中央政治局在討論中意見不統一,翻來覆去爭論的情況。    就是堅決主張出兵朝鮮的毛澤東等人,在做出這個決策時,也經過了反復思考、多次猶豫的過程。聶榮臻在自己的回憶錄中談道:“對于打不打的問題,毛澤東同志也是左思右想,想了很久。那時部隊已經開到鴨綠江邊,鄧華同志的先遣隊已經做好過江的準備,毛澤東同志又讓我給鄧華發電報,讓他慢一點,再停一下,還要再三斟酌斟酌,最后才下了決心。毛澤東同志對這件事確實是思之再三,煞費苦心的。”    胡耀邦也在回憶中談道:毛澤東在思考是否出兵朝鮮時,“他不作聲,一個禮拜不刮胡子,留那么長,想通以后開個會,大家意見統一了,毛主席就刮胡子了”。當時擔任毛澤東秘書的胡喬木也說:“我在毛主席身邊工作了20多年,記得有兩件事使毛主席很難下決心。一件是1950年派志愿軍入朝作戰,一件就是1946年我們準備同國民黨徹底決裂……”    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結束后,林彪按照毛澤東的意見,與周恩來一起去莫斯科,就蘇聯對中國入朝參戰軍隊提供援助問題與斯大林談判。    談判中,林彪對蘇聯表示了中國共產黨中央抗美援朝的決心,并且在基本戰略、需要的武器等方面,與蘇方談得很具體。談判結束后,周恩來回京,林彪留蘇治病。此后,毛澤東仍安排林彪在軍隊里擔任重要職務,并沒有表示出對林彪的失望和不滿。    在林彪問題上,黃克誠為我們做出了榜樣,中央也尊重了黃克誠的意見。    1985年春,《中國大百科全書·軍事卷》正在編纂,解放軍總政治部百科全書編輯室將“林彪”條目釋文送黃克誠審查,釋文中講到林彪在抗美援朝前夕不贊成出兵的錯誤。    黃克誠就此事談道:“在黨內來說,一個下面的干部,向黨的領導反映自己的觀點,提出自己的意見,現在看來這是個好的事情。如果把自己的觀點隱瞞起來,上面說什么就跟著說什么,這是不正確的態度。林彪不隱瞞自己的觀點,盡管觀點錯誤,但敢于向上面反映,就這一點說,是表現了一個共產黨員的態度。”他還說:“我考慮,如果其他人的條目釋文中像這類問題都寫,‘林彪’這一條也可以寫;如果在其他人的條目中這類問題不寫,對林彪也不要那么苛刻。在我們黨幾十年革命斗爭中,沒有錯誤的人是沒有的,沒有講過錯話、沒有做過錯事的,恐怕一個也找不出來。”    在研究歷史和評價歷史人物時,應該學習黃克誠的實事求是精神。    (作者系文史學者、當代中國研究所研究員)    (摘自《同舟共進》2013年第6期)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lishi/zgls/15651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