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歷史 > 

金家“緣故人”:特別的朝鮮貴賓

來源: 作者:
金家“緣故人”:特別的朝鮮貴賓    文/易萱    有這樣一群中國人,他們在國內過著普通百姓的平常生活,可只要一入境朝鮮,就搖身一變,有專機、專車、專人服務;坐景觀臺、VIP坐席看文藝演出;免費參觀風景名勝;甚至在朝鮮媒體的“長槍短炮”下,成為當地家喻戶曉的“明星”。    這種“灰姑娘式”的華麗變身,原因只有一個——他們或他們的家人是朝鮮開國領導人金日成的老朋友。在朝鮮,他們被稱為“緣故人”。一個“緣”字,就是使他們“身價”倍增的最大動因。    為尋找“緣故人”驚動胡耀邦    “緣故人”,意即緣分很深的知交老友。據一位生活在北京的“緣故人”、金日成抗聯時期的老戰友之子介紹,金日成自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就開始尋找失散多年的中國老友。    他們有些是金日成早年在吉林求學時結識的同窗和老師;有些是在東北抗日作戰時一起戰斗過的戰友;還有些雖然與金曰成接觸時間不長,但卻是在他投身革命的關鍵時間點提供過幫助的“恩人”;當然,也包括一部分結婚后一直在中國生活的朝鮮僑民。    在金日成的要求和安排下,朝鮮黨史研究所的工作人員多年來持續不斷地尋找和聯系這些“緣故人”及其后人。    上世紀80年代金日成準備出版回憶錄期間,很多失散于中國各地的“緣故人”因此與朝鮮方面取得聯系,并在朝方的邀請下前往朝鮮與金日成見面。    對不少“緣故人”來說,這個“相認”的過程并不容易,有時還帶有些戲劇性。    尚嘉蘭是金日成在吉林求學時期中文老師尚鉞的大女兒。1989年,她因公赴朝鮮進行學術交流期間首次與金日成見面。據她回憶,在與金日成見面前幾天,她曾被安排前往朝鮮勞動黨黨史研究室會談。    “主要目的是想證實一下我的身份。”尚嘉蘭說。朝方工作人員向她解釋,金日成開始尋找“緣故人”后,有人聯系朝方冒充金曰成的老友或“恩人”,這種情況并不鮮見。    那次,尚嘉蘭接受的考核主要分為兩個部分。首先,圍繞父親尚鉞的生平,朝鮮黨史研究所的工作人員設計了很多細節性的問題請她回答。另外,朝方人員還拿了一張金日成和尚鉞共同老友的家庭照片讓她一一辨認這位老友的家庭成員。    與尚嘉蘭經歷的例行考核不同,金日成和老同學、老戰友張蔚華的家人見面的過程,甚至驚動了胡耀邦。    張蔚華與金日成是小學同桌、玩伴,東北抗日聯軍時期的戰友。1937年,抗日聯軍內部出現叛徒,張蔚華被日本憲兵隊逮捕。為了保護聯絡下線金日成,張蔚華經受了酷刑拷問,最后選擇自殺守節。    由于局勢動蕩,在張蔚華去世后,金日成便與張的妻兒失去了聯系。1949年起,金曰成多次指派身邊的工作人員尋找張蔚華的遺孀及子女。1959年,朝鮮甚至派出一支考察團前往張家慰問。但由于種種原因,張家人始終無法與金日成見面。    直到1984年5月,胡耀邦訪問朝鮮。張蔚華的女兒張金祿回憶,得知胡耀邦將訪朝的消息后,她的哥哥張金泉馬上給中國共產黨中央辦公廳寫信,希望胡耀邦能夠在出訪朝鮮時幫他們帶一封親筆信給金日成。    正是在胡耀邦的“撮合”下,張蔚華的遺屬才終于和金日成取得了聯系,并在朝鮮方面的盛情邀請下赴朝與金日成會面。    專列、專車、專機接送    每逢朝鮮節慶或紀念日,朝方都會歡迎“緣故人”家庭赴朝參觀。在朝鮮,他們享受的是國賓級款待。幾位“緣故人”都說,朝方的熱情除了讓他們感動外,還有些受寵若驚。    訪朝的“基本款”行程是受到金曰成等朝鮮最高級別領導會見和宴請。一般來說,每次“緣故人”代表團赴朝,金日成都會抽出時間,與他們敘舊。在短暫的朝鮮之旅中,個別家庭甚至能夠和金日成見面七八次。    此外,朝鮮方面還為“緣故人”家庭代表安排了多項游玩和參觀活動,而且,每一項行程都有高級別的優厚待遇——專車、專機,24小時專人服務。    張金祿去朝鮮參觀時,僅火車站歡迎儀式的隆重程度就令她手足無措。不僅朝鮮勞動黨黨史研究所的副部級干部、中國駐朝鮮大使館的相關官員到車站迎接,朝方還特別安排了一大批手持鮮花的小學生夾道歡迎。“有點像電視里面迎接國家元首訪問的場面。”張金祿至今記憶猶新,“小孩子們都歡呼著‘歡迎,張蔚華!’‘張蔚華,歡迎!”’    張金祿還透露,他們離開平壤到外地參觀時,服務人員都必須準備足量食品、水果和水酒坐火車先行到達目的地,提前準備。“與金主席第一次見面,隨行的記者和服務人員就有三十多人。我們居住的很多朝鮮休養所別墅都是西哈努克這樣的外國領導人來朝時住過的。”她說。    1983年的訪朝經歷,也給金日成的抗聯老戰友李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從圖們江進入朝鮮境內后,金日成專程派外事領域的相關官員和咸鏡北道的負責人,用自己的專列到圖們江對岸迎接。    尚嘉蘭則記得,她在朝期間乘坐的是朝鮮勞動黨中央的專車。“因為車牌特殊,車子在市區內行駛時,戴著紅領巾的朝鮮小學生看到后紛紛立正向我們敬禮。”朝鮮東北山區有一處革命紀念地,金日成還曾特別安排私人專機接送尚嘉蘭的弟弟妹妹前往參觀。    “緣故人”岳玉賓1993年游覽朝鮮海金剛時,因為位置特殊,面對公海,金日成特別指示一艘艦艇在附近守衛。    朝鮮方面對“緣故人”的關心遠不止噓寒問暖,贈送禮物、紀念品,也是金日成表達關懷的一種方式。    張金祿回憶,1985年他們兄妹第一次訪朝的歡迎宴會上,朝鮮勞動黨黨史研究所副所長金泰浩一直在打聽他們家是否有電視和洗衣機。哥哥張金泉意識到,朝鮮方面是想了解一下張家的生活狀況再決定送什么禮物,趕忙表示家里電器很全。    “無奈”之下,金泰浩直接提出要送他們一輛奔馳轎車,張家人大驚失色,趕忙連聲謝絕了如此厚禮。    最終,金日成挑選了兩架德國產“祿來福”單反相機作為送別禮物。除相機外,還有一個小皮箱——里面裝了兩萬塊現金。“1985年,兩萬塊人民幣很實在。當時還沒有百元鈔票,20捆十元鈔票就裝滿了整個皮箱。”張金祿說。    尚嘉蘭收到的第一份紀念禮物則是一盒朝鮮瓷器和一塊歐米茄金表。她說:“名酒、金表、雕塑、瓷器、花瓶……這些年來朝方贈送給‘緣故人’家庭很多特產和禮物。有些家庭喜歡將這些禮物擺在家中紀念,禮物多到可以擺滿一整面展柜……”    故人情由濃轉淡?    而在朝鮮普通民眾眼中,“緣故人”是革命烈士,或英烈家屬。每次“緣故人”家庭代表來朝鮮訪問,朝鮮國內的報紙、電視都會跟蹤采訪報道。    1985年,張金祿笫一次去朝鮮時,朝鮮黨中央機關報《勞動新聞》,以及《勞動青年》都用較大篇幅報道了她父親的生平事跡,頭版還刊登了金日成和他們會面的大幅照片。她昕朝方工作人員說,張蔚華在朝鮮民眾心目中的地位就好像白求恩之于中國人。    尚嘉蘭則記得,“報道一般都會以金日成主席會見來自中國的革命烈士家屬代表團、中國尚鉞先生家屬代表團赴XX地參觀等作為標題”。如此一來,其中很多人在朝鮮成了家喻戶曉的中國貴賓。    1992年,尚嘉蘭在開城游覽時利用午休時間散步,就在一所中學校園里被校方認出是新聞報道中“金主席的中國客人”,受到學校領導的熱情歡迎。    經常去朝鮮交流的“緣故人”家庭還發現,對于媒體報道,朝鮮方面總有細致的安排。    張金祿發現,“從(‘緣故人’)入境到前往各地參觀,在地標性場所讓記者采訪拍照成為了一項固定流程”。在妙香山國際友誼展覽館,中國“緣故人”家庭贈送給金日成家庭的紀念禮物,也和國家元首們送給朝方的禮物一同展出,供朝鮮民眾參觀。    金日成去世后,金正日和金正恩兩代朝鮮領導人仍維持著和中國“緣故人”家庭的良好關系。不過,招待規格依舊,服務依舊,張金祿卻覺得朝鮮和這些中國故友的情感交流變淡了:“因為彼此不了解,見面敘舊情的環節被取消了。每次,我們只能遠遠地在公共場合見到金正日或者金正恩。”    幾位“緣故人”都表示,如今并不太愿意總去朝鮮訪問游覽。個中緣由,用張金祿的話說是:“朝鮮的經濟發展水平有限,也不是太富裕。我們每次過去參觀都要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很不好意思。”    另一位“緣故人”透露,如今朝鮮也不會像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時那樣大量邀請“緣故人”前往游覽參觀。    他說:“過去朝鮮使館告訴我們,金主席喜歡熱鬧,一定要多來些人前往探望。最近幾年,使館會鼓勵每個‘緣故人’家庭只派兩三位代表赴朝活動。原來朝方會多次挽留我們多待些時間,而如今,訪朝活動一般一周就結束了。”    “除了我們,朝鮮還有其他國家、其他類型的‘緣故人’。”這位“緣故人”補充,“與其說我們是朝鮮的老朋友,不如說我們是金日成的老朋友。金日成去世后,朝鮮方面與我們這群‘緣故人’的交往也只能當傳統加以維持了。”    (摘自《看天下》)

Tags: [db:關鍵詞]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lishi/zgls/15627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