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人物 > 

清代三朝重臣阮元家的祖德

來源: 作者:

阮元的祖父阮玉堂,字履庭,號琢庵,武進士出身。以游擊(略次于參將)的身份,隨總督張廣泗征苗。民糧盡想投降,靠近營寨跪哭,阮玉堂為此請總督準許苗民歸降,總督怕苗民詐降,說:若是詐降,你擔當這個罪嗎?因此不準允。

阮玉堂察覺苗民確實是誠心投降,愿以死罪承擔責任。第二日,總督以朝降眾發三炮,不背約逃避,才算真降為由,對苗民發三炮,打死數十人,苗民驚恐而降。

后來又進剿橫坡,活捉男女老幼幾千人。總督想要全部殺掉,阮玉堂再三勸阻,總督不肯聽從,不得已,于是請求說:強壯能執兵器反抗的,可以殺,婦女及十六歲以下男子,務必免除一死。總督這才同意他的請求。于是出營分別男女年紀,苗民環跪而哭,聲音響徹山谷,把強壯者殺掉,其它全部活了下來,給以口糧。這是阮玉堂的所做的積德之事,上天有好生之德,濫殺人是最不祥的事!而阮玉堂能夠以忠勇盡責的心征戰,以仁愛不濫殺無辜的心處世,故以保存幾千無辜苗人性命的陰德,感得上天賜福。

阮元的父親阮承信,字得中,號湘圃。他一生沒有為官,也未參加考試。奉父命,在揚州照顧祖母。三十歲后,決意不求仕進,補國子生,閉戶守貧,熟讀詩書,嫻習騎射。

有一次,他在渡口拾到一個布袋,打開一看,里面裝的全是銀子,還有一份官家文書在里面。他心里想,這件事上關國家急務,下系丟銀人的性命,必須等著還給失主。在渡口等到傍晚,果然來了一個人,準備投水自殺。一問正是丟銀子的人。那人哭著說:丟了錢害了我自己,又連累了我的上級,不如我先死了吧!阮湘圃連忙拿出布袋還給他,不告訴自己的姓名。

阮湘圃湖北有個老朋友的女兒,因家里窮要賣到妓院里去。講定身價是二百兩銀子,女孩正在家哭鬧要自殺。正好被客游漢口的阮湘圃遇到。他立即傾其所有賑濟其家,并給那個姑娘辦嫁妝,讓她嫁給了讀書人。

阮湘圃為人性格慈悲好義,壯年出外做了大鹽商(估計是妻子江氏家)的伙計,一年的薪俸有八百金,但他常常救人急難,資助孤貧,出手數十金,也毫不在意,以至于家中貧困,妻子缺衣少食。即使這樣,他也安然自若。

有一年,宣城的街市不慎著火,被燒毀的有數千家。窮苦人家無力租房,男女老幼都露宿街頭。忽然有一天下起了滂沱大雨,難民們都站在泥水中,互相慟哭。這情景,恰巧被客游此地的阮湘圃目睹,他非常傷感,心里盤算,這些赤貧百姓,安置的費用不過百金,花費并不太多。阮湘圃想伸手援助,就找到當地的商家,說明計劃安置的辦法,商人們都嘲笑他人微言輕,自不量力。阮湘圃憤慨地說:各位連鄉親的情誼都不顧,我雖然不是本地人,也一定獨力做好這件事。他回去跪在堂前長號,請求自己的雇主,提前發給自己數十金薪俸,雇主滿足了他的要求。阮湘圃即刻招來工匠搭好了百十間的屋棚,使得無家可歸的貧民能夠棲身避雨。當地人都感懷他的恩德。

到了年底,雇主給他算薪俸,他的薪俸全都預支光了。阮湘圃只好徒手回鄉,家中貧困得差點無法過年。幸好此時阮湘圃的兒子阮元在書院讀書,聰明博學,聞名當地,深得地方官的器重,常有饋贈,才勉強度過了難關。

兒子阮元后來做了浙江學正,阮湘圃跟兒子去了那里生活。后來有一位本地的商人,來拜訪阮湘圃,阮湘圃以禮相待。寒暄敘舊過后,來人仿佛不經意拿出兩張紙說:這兩張契約價值千金,就送給你老先生過壽。阮湘圃憤怒地說:我平生就是以不義之財為恥,所以才一輩子貧窮,你為何不吝千金,無故酬謝我?這是對我的羞辱!如果你有什么事求我的兒子,我的兒子受朝廷的恩惠,清正廉潔,還不能報答萬分之一,你能用這種手段來玷污他嗎?你如果以禮相訪,我以禮相待;你如果以賄賂而來,你今天恐怕出不了我的門檻。那個人只好低著頭,羞辱慚愧地匆匆告辭。

阮湘圃飽讀詩書,雖懷才不遇,但他一生策劃了五件大事:第一件大事是依靠鹽商重視教育的傳統,把阮元培養成經天緯地之才;第二件大事是依靠江春的勢力,把阮元一直推介到當朝王公大臣和乾隆皇帝的身邊;第三件大事是請山東巡撫做媒,把衍圣公的孫女孔璐華介紹給阮元做夫人;第四件大事是修建北湖阮氏宗祠、阮氏宗譜和揚州家廟。種借勢登高的智慧和手段,不是常人所具備的;第五件大事是幫助阮鴻、焦循、阮常生、阮亨、阮先、阮克、阮充等成就了一番非同一般的事業。

阮湘圃的兒子阮元,乾隆四十九年(1784),21歲的中秀才,隸籍揚州府儀征縣,五十一年成舉人,五十四年中進士,充庶吉士。次年散館,取中一等第一,任翰林院編修。五十六年大考翰詹,他又是一等第一,很得乾隆帝的賞識,任為少詹事、南書房行走,同年晉為正詹事。年輕的阮元以他的優異學識,平步青云,走上仕宦道路。

乾隆五十八年阮元出任山東學政,六十年改為浙江學政,任滿回京,先后官兵部、禮部、戶部侍郎,經筵講官。嘉慶四年(1799)充會試副主考,次年出任浙江巡撫,一度丁父懮離職,后復任,嘉慶十四年,因循隱罪奪職。這是阮元一生官場上惟一的一次失意。

回京后的阮元,任編修、國史館總纂。嘉慶十七年出為漕運總督,二十一年晉湖廣總督,次年改兩廣總督,任至道光六年(1826),其間有時兼任粵撫、粵海關監督。離兩廣改任云貴總督,十五年調進京城,任體仁閣大學士,管兵部事。道光十八年,阮元75歲,以老病請準休致,二十六年加太傅銜,二十九年(1849)病逝,享年86,謚文達。

阮元為官清廉,善察民情,盡力為民解憂。湖廣總督任上造閘筑堤,興辦水利。阮元知識廣博,在經史、小學、天算、輿地、金石、校勘等方面均有極高造詣。任浙江學政時,修編《經籍纂詁》。阮元積極發展教育事業,在浙江創辦詁經精舍,在廣東創辦學海堂,培養了許多人才。前人贊阮元身經乾嘉文物鼎盛之時,主持風會數十年,海內學者奉為山斗。阮元為官善政的故事,不可計數,本文不做更多敘述,讀者可在網上搜集和閱讀。

揚州阮氏家族數代人的不斷積善,使得家族后代快速興旺繁榮。先后出了20多位典型人物

阮鴻(阮元的叔叔、幕僚、管家)、

阮亨(阮承春的兒子、過繼給阮鴻為長子,阮元的堂弟、幕僚、清代文學家)、

阮克(阮鴻的二兒子、阮元的幕僚)、

阮先(阮鴻的三兒子,阮元的幕僚)、

阮充(阮鴻的四兒子,阮元的幕僚)、

阮常生(阮嗣琳生,過繼江夫人為子,阮元的長子,官至清河道、直隸按察使)、

阮福(阮元二兒子,官至戶部郎中、甘肅平涼知府、湖北宜昌、德安知府,欽加三品銜)、

阮祜(阮元三兒子,奉旨補授山西司郎中、四川潼州知府)、

阮孔厚(阮元四兒子誥授奉政大夫、例晉朝議大夫、福建按察使)、

阮貴生(阮天寶的兒子,儀征監生)、

阮祓(阮充長子)、

阮恩海(阮元的長孫,直隸州知府)、

阮恩洪(阮元的孫子)、

阮恩浩(阮元的孫子)、

阮恩山(阮元的孫子)

--源自《北東園筆記三編》、《履園叢話》、《夜雨秋燈錄》、《清稗類鈔》、《清史稿》等

Tags: 歷史人物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lishi/rw/15734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