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傳奇故事 > 

旅館中神秘死亡的母女

來源: 作者:

  旅館中神秘死亡的母女

  接到通知說青州市發生了命案,我們立刻前往現場。馬支隊長說,今天中午,有人報案,說這間旅館的老板娘被殺害了,經確認這確實是一起命案,兩名死者,是這間旅館的老板娘葛凡和她的女兒于婷婷。那是誰報案的呢?我問。是今天中午將近一點鐘,一對大學生情侶來這里開房。馬支隊長說,因為是熟客,所以知道小窗口是老板的吧臺,于是就敲窗,沒有反應,結果發現房門其實是虛掩的。進去一看,就見兩人死在房間中央的床上。

  現場位于一排門面房的二樓。二樓的第一間,就是中心現場的位置。我和同事大寶沿著旅館的走廊走到另一端的盡頭,有一間自建的小屋,小屋里放著一臺高溫消毒的機器和許多毛巾。樓梯口有監控攝像頭嗎?同事林濤問。馬支隊長搖搖頭,說:這一帶幾乎都沒有監控攝像頭。

  中心現場是個很狹小的房間。從防盜門進去后,看到的是一個放在門口的矮柜,矮柜上方放著一把水果刀。我小心地捏起水果刀左右看了看,沒見什么異常。小窗戶的旁邊桌上,擺放著一臺電腦,屏幕是黑的。我動了動鼠標,桌面顯現出來,是一個播放器的界面,正在播放電視劇,不過被點擊了暫停。書柜上倒著一塊木板,上面釘著幾排釘子,木板附近凌亂地掉著一堆鑰匙。顯然,這是個掛房間鑰匙的木板,因為搏斗,導致木板倒伏。從收銀房間外面看,小窗是被一個窗簾遮住的。但從里面看,才知道窗簾并沒有被拉起來,而是因為有打斗現象,窗簾上方的羅馬桿被拉斷,一端吊在屋頂,一端垂在半空,窗簾滑落正好遮住了小窗。

  兩具尸體平行躺在大床上。老板娘葛凡穿著一身黑色套裝,仰臥在大床的床頭。她七八歲的女兒仰臥在她身側一米左右的位置,面部蓋著一條毛巾。辦公桌的側面柜子上,還掛著一把鑰匙。我轉動鑰匙,打開了柜子,見柜子里是一個小小的保險柜。可想而知,旅館的日常營業額就在這里了。我招呼了一名技術開鎖的痕檢員,打開了這個保險柜,里面有兩捆百元大鈔,還有一些零散的錢。可見,保險柜并沒有被人動過。

  力量懸殊

  接著我們前往殯儀館進行尸檢。衣服一脫,少了襯衫領口的遮擋,死者葛凡的頸部可以看到幾處皮下出血。死因出來了。大寶說,尸體的窒息征象還是很明顯的,現在看又有頸部損傷,死因基本明確了。我點頭認可,除了頸部的損傷,其他部位沒有發現明顯的損傷。

  居然沒有約束傷!馬支隊長說。說明這個兇手的控制力很強。我說,因為體力懸殊,他可以輕易控制被害人。可是,他是怎么控制被害人的?馬支隊長問。

  我沉吟了一會兒,突然想到死者胸口的一塊出血,說:把尸體翻過來,我們檢驗一下尸體的背部。死者的雙側肩胛窩內,都有明確的出血痕跡。肩胛窩位于肩胛骨和后肋骨之間,不可能直接受力。只有在身體被力量壓迫的情況下,因為肩胛骨的上下活動,引起這里的出血。可見,我瞇著眼睛說,死者是被人用膝蓋頂住了胸口,然后扼死的。肩胛窩的出血提示死者有過劇烈的掙扎,但是因為這一頂一扼,幾乎沒有反抗的能力。

  和葛凡的尸體一樣,于婷婷的損傷也集中在頸部,尤其是頸部舌骨、甲狀軟骨的粉碎性骨折,更加確信兇手是一個力量很大的男人,這個八歲的女孩肯定不是兇手的對手。在尸體解剖即將結束的時候,我突然發現了死者雙手的異常。死者的幾個烏黑的指甲中間,有白色的橫線,這顯然不是正常的現象。這是指甲有翻折的跡象。死者的指甲為什么會翻折?我問。 說明她在用力抓什么東西。難道是在抓兇手?大寶說。

  對!我說,小女孩是有反抗動作的。說明兇手在殺害其母親的時候,她進行了反抗。只不過她根本不可能阻止得住兇手的攻擊。這個現象明確提示我們,兇手殺害葛凡的時候,于婷婷是沒有人控制的。

  既不謀財也不謀人

  尸檢結束后,我們去專案組進行了匯報。現場是不是有激烈搏斗的痕跡?邢斌局長問。我說:我們進入現場的時候,會覺得現場有打斗的痕跡,其實再次觀察現場的情況,根本就沒有打斗。

  林濤說,我們通過現場勘查,現場的鞋印很簡單,不符合有打斗的痕跡。邢斌局長說道,聽說謀財和謀性都不太像,現在我們主張是因仇,不知道對不對?我不同意因仇的觀點。我說,首先,兇手選擇殺人的時間是上午,不是尋仇的好時間。其次,兇手沒有攜帶任何作案工具,難道他就這么自信可以殺死兩人?再次,現場一進門,就可以看到一把水果刀,但他為什么不用刀,而選擇了徒手?排除了謀性和謀財,沒有準備的謀人,就是激情殺人。大寶補充道。

  誰會激情殺害一個旅館老板娘呢?我自問自答,只有房客!老板娘的電腦上,正在播放電視劇,但是為什么現場電腦的播放器暫停了?只有老板娘自己點擊了暫停。如果突然遇到了危險,怎么可能還來得及去點暫停?而如果是有人來找的話,就會下意識地先點暫停,再和別人說話。也就是說,兇手和老板娘其實開始是和平談話的。主辦偵查員說。我點點頭,說:兇手的情緒是有個漸進的過程的,先是平穩,后來不知道為什么被激怒,從而殺人。

旅館中神秘死亡的母女

  第二天一早我們決定再去仔細看下每個房間。這些房間怎么打開啊?我問。主辦偵查員說:這只是個小旅館,采用的方式是,來人的時候老板娘幫助開門,鑰匙不交給房客。因為小旅館不收押金,這樣做可以有效防止房客拖欠房費。也就是說,平時所有的鑰匙都掛在這塊木板上?我指著現場倒伏的木板說。對。還記得嗎?我說,我之前說過,現場沒有打斗的痕跡,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一堆鑰匙里少了一把,而那一把,就是兇手所住的房間!

  大家可能覺得我說得有道理,于是拿起那一堆沒有標注房間號的鑰匙,開始從第一個房間試起。整整花了半個多小時,大家終于把每把鑰匙對應的房門都找清楚了,唯獨少了213房門的鑰匙。

  多余的毛巾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家看看,每個房間,有沒有哪個房間少了毛巾。對啊。大寶說,中心現場于婷婷面部蓋著一條毛巾。顯然是賓館常用的毛巾。都檢查過了,房間的毛巾一條也沒有少。林濤說。會不會,老板娘就是拿了一條多余的毛巾,放在中心現場的?馬支隊長插話道。多余的毛巾。我說,現場矮柜毛巾都掛滿了,不應該再拿一條過來的。我轉身跑向走廊盡頭的陽臺。我竟忘了陽臺上有個清洗房,那里面,盡是毛巾。

  我拿毛巾一條一條地仔細觀察。果然被我找到了!那是一條有一些淺血跡的毛巾。我們知道小女孩去抓兇手連指甲都翻折了,還能不把兇手抓傷?我高興地說,我們又疑問,為什么兇手不拿中心現場的毛巾,而跑到遠處拿毛巾?原因就在這里。兇手離開的時候,只是想擦一下流血的抓傷。于是,從消毒房拿了一條毛巾擦血。

  我接著說:可能是血跡當時沒有完全止住,也可能出于其他原因,兇手又帶了一條毛巾走,走到現場時,可能看見了小孩的尸體,心有不忍,給她蓋住了顏面。

  惻隱之心暴露真相

  夜幕降臨的時候,我們就得到了好消息:第一,蓋住于婷婷面部的毛巾上,果真發現了潛血痕跡,并且檢出了一個和陽臺消毒柜里帶血毛巾的DNA一致的基因型。第二,偵查員很快排查出一個名叫黃旗亞的男子。

  黃旗亞是青州市人,按理說,他不應該住旅館,他住旅館的惟一理由就是嫖娼。2012年6月1日,黃旗亞中午就來到熟悉的旅館開好了房間。下午時分,他找到了一個賣淫小姐,小姐以最近治安不好,拒絕跟黃旗亞到他開的房間交易。無奈之下,黃旗亞只有跟著賣淫小姐到她的住處進行了交易。6月2日晚上繼續留宿在賣淫小姐家里。

  6月3日上午,黃旗亞想起自己還有好些物件留在旅館,于是返回旅館。老板娘說他1日開房,3日才退房,要付兩天房費。黃旗亞則認為他沒有在這里住,怎么可能還補付一天的房費?沒有談攏,老板娘就拒絕為黃旗亞開房。黃旗亞一氣之下,把手伸進了小窗戶,想通過拽窗簾的方式泄憤,沒想到僅輕輕一拽,窗簾桿就斷裂了。老板娘一氣之下罵了起來。這一舉動激怒了黃旗亞,他沖上前去,掐住老板娘的脖子,把她按在床上直到一動不動。殺人殺紅眼的黃旗亞此時也感覺到了于婷婷對他的抓打,于是反手把于婷婷按在床上掐死。

  殺完人后的黃旗亞因為不知道取下鑰匙的技巧,所以在取鑰匙的時候帶倒了鑰匙板。他拿出了自己的東西。走出房間,黃旗亞感覺到了自己胳膊上的疼痛,才發現自己的胳膊在流血。他走到陽臺拿了條毛巾擦拭后,扔進了消毒柜。胳膊還是很疼,他下意識地又取了條毛巾逃離現場。可是走到門口時,他看到了于婷婷的尸體。這一刻,黃旗亞動了惻隱之心。于是,他把毛巾蓋在了于婷婷的臉上。

  黃旗亞萬萬沒有想到,那把被他下意識揣進兜里的鑰匙出賣了他。

  (文/法醫秦明 據《清道夫》)

Tags: [db:關鍵詞]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lishi/cq/15628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