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專題 > 

在山里

來源: 作者:

  有兩年的暑期,我住在宜興湖的山里。方圓數里沒有人煙,除了山林就是起伏的茶園。無人相擾,只做自己愿做的俗事,樂得自在。    

既是自在自處,無心與外界聯絡,便關了手機。電腦敲字外,無非讀書,走路,睡覺,發呆。發呆是生活必要的一部分,人得讓自己有時候無所事事。    

在山里,有大把的時間,一整天一整天地可以浪費。自由到可以頹廢地懶看東方日出西方日落,無聊地等著遠處的雨轟隆隆地跑過來,頭頂的云慢悠悠地移過去。我用半天的時間等待山上一棵樹的葉子齊刷刷在風里噼里啪啦,在豆角架前,我茫然地看著一只忙忙碌碌的蝴蝶飛走了。    

允許自己在世俗里無聊,允許自己無意義,允許自己與人群保持距離,很重要。退居林下應該是獨屬中國舊時官場文人士大夫的逃避路徑,當然那些花鳥蟲魚也是,私家園林也是。    

我坐在山中的庭院里,沉默地等著星星出現,候著黑夜把自己的身形一點一點地吞沒,伸出手去,看不見自己的五指。我樂意如此。這一點,多么不容易,曾有相當長的一個時期,我連自我頹廢的空間都沒有。殊不知,一個人短暫的頹廢有可能幫助他度過生命中非常苦悶、特別難熬的時光。這是一種個人化選擇,就像我樂意偶爾住在山里。    

在山里,我喜歡發呆。有時候,發呆是由看書或者走路引起的,遇到了,觸碰了,我就在書前或者路上愣住,讓曾經的人生畫面進來,讓記憶慢慢重演那些經歷和生活。每一次這樣的發呆,都讓我在內心再重新高興或者難過一次,這樣的發呆,我理解成向內心的生活致敬。    

在山里,這樣的發呆不知發生過多少次,我幾乎靠它串聯起了自己幾十年最重要的個人生活。我在屋中大笑,拍著桌子;我在山中小路上失聲流淚,不能自已;我靠著一棵桑樹,唱一支突然涌到喉嚨里的鄉村歌謠。每一次從這些狀態里平靜下來后,我的內心都很舒暢。    

在山里,我每天都走路。有時在早晨走,有時是午后走,有時是傍晚。走哪里不確定,反正就在山里,走哪兒算哪兒。迷了路又能怎么樣呢?大不了在山里睡一覺,第二天接著走。    

由著那些七彎八拐的小路,我有時會想到人在生活和生命中的選擇,功利的誘惑、個人的境遇、彼時的情緒,這些因素時刻左右著人的理性,沒有幾個人能真正客觀做出生活的判斷和選擇,越是成人的世界越混沌。    

我是教師,這些年親眼見證了學生越來越多的無奈,父母出于社會生存的焦慮已經鮮少允許孩子有真正自我發展的選擇,這是很讓人悲哀的事情。看看山上這些橫七豎八的路,哪一條不通向它該到的目的地呢?依著成人的混沌,替孩子選擇的路也許是一條最不經濟的彎曲小路。    

晚上在山中走路,多為看奇異的燒霞,每天都不一樣。有時就碰上月亮。在晚霞和月光下走路是少年的記憶,成年后再沒有這樣自在的享受了。我走在遠古的月光里,聽四周蟲聲唧唧,看成群的螢火蟲在茶園里閃爍。    

不止一個人問我為何跑到山里去。我回他們說發呆和走路,他們不知道的是,二十多天的發呆和閑逛,讓我回到學校后可以愉快地工作半年。但只能撐半年,半年后,我又忍不住想回到那個有自然、少人居的山里。

Tags: 故事會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gushizt/15732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