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專題 > 

恐怖的碟片

來源: 作者:

周末,李西梅打電話給男友盧建偉,想約他看電影。盧建偉卻說自己正在去方鎮的車上,去參加男人的聚會。

  李西梅悶悶不樂,他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去方鎮,總說那是男人的聚會,誰都不帶女朋友。天知道那是什么樣的聚會?

  和女友逛街到深夜,李西梅獨自回家。快到家門口,她看到旁邊的音像店還開著門。信步走進去,店老板劉承前看一眼李西梅,樣子冷若冰霜。

  李西梅詫異,她常來租碟看,和劉承前也算老朋友了,怎么今天如此冷淡?挑了幾張愛情片,李西梅走到柜臺前。

  “回到家,要好好看。”劉承前邊記下碟的標號邊說。

  李西梅皺起眉。突然,她看到劉承前的耳朵在流血。她示意他照照鏡子,劉承前拿過鏡子,隨手抹了一把耳朵,血糊了一臉。他竟不覺得驚訝,依舊低著頭看賬目。

  李西梅逃一樣回了家。歪在沙發上,她的心不住地突突亂跳。隨手將一張碟放進機子,是韓國新片《初戀情人》。

  李西梅很快進入劇情,為兩個戀人的曲折故事唏噓慨嘆。可是,她正看得入神,突然間屏幕畫面變了。剛剛還是靚麗的首爾風景,現在竟變成了陰森的地下室。愛情片怎么一瞬間變成了恐怖片?

  李西梅困惑地伸長腦袋,湊電視更近些。只見地下室燈光明亮,床上躺著一個人,四腳被皮帶固定,頭上蒙著白布。怎么看這都不像電影中的主人公。床邊站著一個穿白大褂的男人,像醫生,又像劊子手。他身邊還有個人高馬大的男護士。醫生拿起手術刀,輕輕劃開那人的腹部,是左側。很快,皮肉翻出來,鮮血四濺。無影燈照著男人蓋著白布的臉,李西梅看到白布微微抽動,似乎是男人在喘氣。

  再也看不下去!李西梅拿過遙控直接按了停止。她最討厭的就是恐怖片,這碟片鐵定是盜版,竟然錯把兩部電影弄到了一起!換了張碟,是老片子《我的野蠻女友》。

  這還是李西梅和盧建偉剛認識時看的第一部電影。每每回憶起來,她都感到心里一陣甜蜜。尤其是男女主人公在地鐵的一段,讓李西梅忍俊不禁。可是,這張碟放了沒五分鐘,屏幕上再次出現血腥的場景。

  那間地下室又出現了。手術床上,依舊是那個男人。他的肚腹被切開,鮮紅的腎臟被取了出來,整個屏幕被染得一片紅。李西梅一陣反胃,幾乎都要窒息。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這張碟也有這恐怖片?

  直接退出碟,李西梅又放上了第三張。是美國片《愛情故事》。她越想越生氣,拿定主意明天去找劉承前算賬!也算老朋友,竟租這樣的片子給自己?!

  緊緊抱著抱枕,李西梅看到碟片的開頭浮現出一行字幕,字幕如彩帶般閃動著,越閃越慢,最后她辨認出幾個字:獻給李西梅。

  李西梅差點兒從沙發上掉下來。碟片封套明明寫的是《愛情故事》,她的名字怎么會出現在碟片上?按住性子再往下看,她的心都要從喉嚨口躥出來。濺滿鮮血的手術床晃來晃去,鮮紅的腎臟被放進一個專門的醫用箱,迅速被進來的一個男人拎走。醫生放下手術刀,開始縫合傷口。這時,他的手一抖,似乎發現了異樣。

  男護士也察覺到了異常,問怎么了?醫生戴著厚厚的口罩,聲音不甚清晰,但看上去似乎有些緊張。

  這時,門被推開了。一個眉頭有一道刀疤的男人進來,對醫生說:“這個人,各方面都不錯。不如,連心臟和右腎一并取了吧?”

  醫生搖搖頭,用力摘下手套,轉身就要走。李西梅突然覺得他的動作有些熟悉,這醫生是誰?他們在干什么?眼前的場景,簡直就像電視中播放的記者暗訪。李西梅的心跳得越來越急,她的眼睛也離屏幕越來越近。

  沒等醫生推開門,男護士一把拉住了他。

  “有人出價五十萬美金收心臟,二十萬美金收腎臟,五十萬人民幣收購肝臟。都取下來。你不是一直想收手?做這一次,你賺的錢就足夠你金盆洗手了。我們有一整套處理尸體的完美方案,你不用擔心。”

  醫生看著躺在床上的男人,猶豫了。旁邊的男護士不失時機地進一步勸道:“這是個絕佳的機會。夠你在醫院一輩子的收入。”

  似乎下了決心,醫生戴上手套,讓護士繼續注射麻醉劑。沒過片刻,他干脆利索地切開了男人的右腹,幾分鐘便取出了右腎。看得出,這是一名優秀的外科醫生,每一刀都準確無誤。右腎放進了醫用盒,他拿起X光片,用量尺比比距離,又舉起了手術刀。

  真正是手起刀落,男人鮮活的心臟被捧了出來,接著,他又捧出了肝臟。現在,躺在鐵床上的男人,胸腹已經空空如也。

偵探小故事《恐怖的碟片》

  李西梅再也看不下去,死死捂住眼睛。她從未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面,簡直讓人無法忍受。

  半晌,屏幕上似乎沒了聲音。李西梅睜開眼,看到那醫生似乎有些累了,坐在旁邊的長椅上休息。護士將尸體搬下手術床,就在這一瞬間,男人臉上的白布掉了下來。李西梅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男人的臉,那是一張她無比熟悉的臉,是她曾親吻過撫摸過無數次的臉……發出一聲恐懼的尖叫,李西梅昏了過去。

  風一陣陣地從窗子吹進來,像針扎著李西梅,李西梅漸漸從昏迷中蘇醒。電視屏幕上,只有一片竄來竄去的雪花。她爬起來,茫然地看著整間屋子。莫非剛剛是個噩夢?她太愛盧建偉了,所以才如此擔心他?

  正胡思亂想,門被推開了,盧建偉披著一身雪花進來。李西梅跳下沙發,跑過去緊緊擁抱他。盧建偉看上去十分疲憊,甚至顧不上跟李西梅親熱。替他脫下大衣,李西梅問怎么今天這么早回來?盧建偉走進衛生間,說出了點意外,幾個男人不歡而散。

  “什么意外?”李西梅好奇地追問。

  盧建偉洗著熱水澡,一言不發。

  半個多小時后,盧建偉披著浴巾出來了。李西梅讓他坐到沙發上,為他按摩著肩背,看他木呆呆的樣子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盧建偉搖搖頭,說沒什么。斜靠在沙發上,他一把將李西梅攬在懷里,說想和她結婚,想到國外定居,想和她一起過豪華的富人生活。

  李西梅撫摸著盧建偉,說兩個人只要幸福,有沒有錢沒關系。盧建偉搖搖頭,說沒有錢會讓人覺得低下,他不想看到李西梅節儉度日,不想他們將來的孩子因為穿著破舊被人恥笑。說罷,盧建偉長長嘆了口氣,進了臥室。李西梅搖搖頭,將碟退出來,裝好,跟了進去。

  一覺醒來,李西梅看看表,才凌晨四點鐘,可身邊空空如也。盧建偉哪兒去了?起身撥打他的手機,盧建偉說他就在樓下,特意為李西梅買新出鍋的小餛飩。

  李西梅放下心來。不想再睡,她走進客廳收拾起碟片。剛剛整理好,盧建偉拎著熱氣騰騰的餛飩回來了。兩人坐在沙發上,一起吃著滾燙的餛飩,李西梅感到無比的幸福。將一只餛飩喂進盧建偉的嘴里,她突然想起和他看完《我的野蠻女友》后,他請她吃的也是餛飩。真是巧。她馬上找出《我的野蠻女友》,放進機子。

  奇怪的是,屏幕上并不是全賢智和車太賢,而是出現了劉承前的臉。他對著李西梅微笑,那神情極為詭異。盧建偉手一哆嗦,筷子掉到了地上。

  李西梅吃驚地張大嘴巴。更怪異的是,她看到劉承前戴上口罩,穿上白大褂,拎起了手術盒,朝著一間地下室走去。李西梅一把攥住了盧建偉的手,緊張得渾身顫抖。下面,下面會不會是盧建偉被綁到鐵床上?昨晚,難道不是夢?

  劉承前進了雪亮的地下室,指揮護士準備手術。鐵床上固定著一個男人,李西梅這次看得很清楚,那是盧建偉。他肚腹上的一粒黑痣清清楚楚地呈現在兩人面前。這時,坐在李西梅身邊的盧建偉突然狂叫了一聲,身子一歪,仰倒在了沙發上。

  李西梅嚇呆了,用力搖晃盧建偉的身子。只見他臉色慘白,早已不省人事。

  十分鐘后,急救車駛到了樓下。可是,當醫生為盧建偉檢查完畢,卻詫異地看著李西梅,問她為什么現在才撥120?李西梅疑惑不解,不明白他的意思。

  醫生摘下聽診器,說病人至少已經死了八個小時以上了。似乎有些好奇,醫生撩開盧建偉的衣服用手按壓,剎那間,他的臉驟然變成土灰色。

  “奇怪,他怎么沒有內臟?怎么會有沒有內臟的人?”醫生喃喃地說。

  安葬了盧建偉,李西梅再不敢一個人住,馬上搬了家。

  搬家時,她看到衣柜下有一個從未見過的皮箱。李西梅好奇地打開,只見皮箱里裝滿了錢,有美金,有歐元,也有人民幣。盯著滿滿一箱錢,她的頭都大了。這么多錢,是哪兒來的?盧建偉不過是個普通的外科醫生。

  搬移電視時,李西梅又看到了那幾張碟片。這碟片,根本還不回去了。就在她租借碟片的那一晚,劉承前莫名失蹤。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三個月過去。那些錢,李西梅都捐了出去。不久,她明白了這筆錢的來歷。

  警方在方鎮破獲一起特大人體器官走私案,盧建偉是這個集團中負責獲取器官的外科醫生。原來,他所說的“男人的聚會”竟然是參與非法勾當。劉承前不是失蹤了,而是死在了手術床上。他的音像店經營困難,而兒子罹患癌癥,他想賣掉一個腎來救兒子。只是,因為盧建偉的意外失誤,手術中劉承前當場身亡。在他死后,盧建偉聽從吩咐,取出了他所有能利用的器官。

  案子終于破獲了,警方花又費了很長時間,核對方鎮附近的失蹤人口和廢棄地下室中的殘肢。那間用來手術的地下室,竟然還有沒來得及移走,已經腐爛的心臟、肝臟、腎臟。令人感覺離奇的是,這些臟器擺列整齊,就像在一個人的肚腹中。

  有警察說,這大概就是盧建偉缺失的內臟。盧建偉來自山區,大學畢業前一直過著窮困潦倒的日子。為了獲取更多更多的錢,他出賣了自己的良心。只是,最終落得這樣的下場,恐怕正是他和魔鬼交易的結果。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gushizt/15621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