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玩刀人

來源:故事會 作者:佚名

  光哥開了一家面館。這天他正在里間算賬,一個服務員氣喘吁吁地跑進來說:"光哥,快去看看吧,三號包間有人吃霸王餐。"

  光哥過去可是混社會的,沒少吃霸王餐,現在竟然有人在關公面前耍大刀!他氣沖沖地奔向三號包間。包間里有幾個流里流氣的年輕人,看樣子已經喝高了。

  光哥斜著眼問:"是不是不想埋單?"

  "沒錯!"一個刀疤臉霸道地說。

  光哥耐著性子問:"吃飯埋單,天經地義,憑啥不付賬?"

  刀疤臉"嗖"地抽出一把刀子,說:"憑啥?就憑它!"

  光哥笑了:"哦,玩刀呀,這都是我玩剩下的。"說罷,他也"噌"地抽出一把。

  幾個年輕人一看,有點傻眼了,這是一把瑞士軍刺,刀中極品,看來碰到硬茬了。包間里頓時彌漫著濃濃的火藥味,一觸即發。

  忽然,刀疤臉哈哈大笑道:"既然大哥也是玩刀人,那咱比試比試如何?"說完,他還挑釁地擠擠眼。

  光哥也是極要面子的人,豈能認慫?他當下就說:"好吧,你說,怎么個比法?"

  刀疤臉拍拍腦袋說:"很簡單,你在我腦袋上動刀。"

  光哥摸爬滾打多年,知道這一套是唬人的,便說:"好,來而不往非禮也,既然你讓我在你的腦袋上動刀,我也不能小氣,也賭上自己的腦袋,這樣才公平。"

  比試開始了,光哥首先伸出脖子,把那大腦袋伸到刀疤臉眼前,挑釁地說:"好了,煎炒烹炸隨你便。"可等了半天沒動靜,光哥冷笑道:"怎么,慫了?既然這樣,你可就輸了,埋單吧。"

  刀疤臉氣定神閑地說:"大哥,現在是和諧社會,咱就是在腦袋上動刀也得文明動刀,過去打打殺殺那一套可行不通了。"

  光哥有點不耐煩地說:"直接一點,怎么個文明動刀?"

  "很簡單!"刀疤臉說,"咱就比試在腦袋上削面,看誰的刀法精準。"

  光哥心中暗喜,他之所以開這家面館,就是因為喜歡看削面師傅上下翻飛的刀法,后來親自上陣過刀癮,久而久之,練出了一手削面絕技,現在可有施展機會了。

  很快,刀疤臉將一坨揉好的面團放在腦袋上,光哥也不客氣,揮著刀就要表演。就在刀快落下來的時候,刀疤臉大喊:"慢著!"然后,他急急忙忙取下面團。

  光哥冷笑一聲,就這膽還想吃霸王餐?他大手一揮:"趕緊結賬滾蛋,少丟人現眼!"

  刀疤臉卻皮笑肉不笑地說:"這太沒技術含量了,要玩就玩點高難度的。"說完,他用啤酒瓶把面團搟成了一張薄薄的面餅,扣在腦袋上:"這樣才能充分顯示刀工!"

  這下,光哥有點發怵了,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他小心翼翼地動起了刀,圍觀的人看得心驚膽戰,倒是刀疤臉從容淡定,嘴里還念念有詞:"一刀、兩刀……"

  光哥不愧玩刀行家,半小時后,面餅削完了,刀疤臉的腦袋安然無恙,眾人長出一口氣。

  接下來輪到光哥了,他也不能認慫呀,當下搟了一張面餅扣在自己的腦瓜頂,然后氣壯山河地說:"動刀吧!"刀疤臉真不客氣,操起刀下了手,眾人的心重新提到了嗓子眼。

  刀疤臉刀工也不賴,半個小時后完工,光哥的腦袋安然無恙,兩人打了個平手。誰知,光哥卻突然成了霜打的茄子,蔫蔫地說:"我認栽,我認栽,這頓飯算我的!"說著,他還做出了個請的手勢。

  刀疤臉不但不走,反而大大咧咧地往椅子上一坐,說:"算你還有眼力見,說說吧,輸在哪兒?"

  眾人面面相覷,明明打個平手,怎么光哥會認輸?光哥面紅耳赤,吭哧半天說不出一句囫圇話,最后指了指削下的面片,眾人這才恍然大悟。光哥削下的面片里夾雜著刀疤臉的頭發,而刀疤臉削下的面片里,一根頭發也沒有!                                                                                                                                              兩人的刀工高下立判!

  盡管光哥認輸了,可刀疤臉步步緊逼,提出了一個更加苛刻的條件:走可以,光哥必須從他的胯下鉆過去。刀疤臉之所以步步緊逼,其實也是有原因的,光哥過去不是混社會的嗎?兩人曾有過過節,今天這是尋仇報復來了。

  雖說輸了,可按照光哥的性子,豈能受此奇恥大辱?他氣得臉色鐵青,眼看一場火并就要爆發。就在這時,一個圍觀的老頭站了出來,擋在了兩人中間。

  刀疤臉惱羞成怒,看了看老頭問:"怎么,你想渾水?你們是一伙的?"

  老頭搖搖頭說:"不是不是,我就是個吃飯的顧客,看見你們玩刀手癢,也想獻獻丑。"

  刀疤臉威脅道:"老頭,你可想好了,輸了咋辦?"

  "很簡單!"老頭說,"輸了我鉆褲襠。"

  光哥心里又是感激,又有點擔心,這老頭能行嗎?

  很快,一張面餅被放在了光哥的腦袋上,老頭不由分說下了刀。還甭說,這老頭有兩把刷子,刀子在光哥的腦袋上上下飛舞,不一會兒,面餅就削完了,光哥的腦袋安然無恙。

  "怎么樣,刀工還可以吧?"老頭笑呵呵地收了刀。

  "行,是玩刀的行家里手。"刀疤臉說,"可有一樣,咱倆打個平手,我沒輸你沒贏,他照樣還得鉆褲襠。"說完他指指光哥。

  "慢著。"老頭大手一揮,"拿桿小秤來!"

  光哥讓人拿來小秤,老頭隨手拿起削下的面片放進小秤里。不一會兒,刀疤臉變了臉色,趕忙打躬作揖:"我輸了,我輸了。"因為老頭削下的每個面片都是三錢重,一點不多一點不少!

  "大爺!"刀疤臉變得恭敬起來,"您是干啥的?"

  老頭微笑著說:"我是給火藥整容的。" 原來,這老頭是個高級技師,專給火箭里的火藥整容,這可是一項在刀尖上跳舞的活兒,稍有不慎就會蹭出火花引發爆炸,所以必須一刀到位,老頭沒有爐火純青的刀工能行嗎?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gushihui/15597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