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鐵鎖忠魂

來源:故事會 作者:佚名

  1.代號"鐵鎖"

  抗日戰爭時期,中國大批的情報人員在山東地區活動,給日軍造成了很大的麻煩。

  特高課的山田課長被軍方催促得頭昏腦漲,卻始終抓不到中方情報人員的命脈。偶爾抓住一兩個,也往往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角色,無法傷筋動骨,讓他很是頭疼。

  這天,特高課終于抓住了一個有點分量的中國特工。那是一個年輕的中國男子,冒充日本人在俱樂部跳舞時,向舞女打聽山田課長的生活習慣。誰知,那舞女竟是特高課女特務假扮的,她起了疑心,多次跟蹤后,終于找到中國特工住的地方,并搜到了一張他還沒送出去的字條。特工想吃掉字條,被女特務打掉了下巴,硬掏出來了。血跡斑斑的字條上只有幾個字:特許公子向鐵鎖存貨。

  這個中國特工被捕受刑后,終于扛不住交代了。此人代號公子,是個進步學生,從日本留學回來后加入軍統,利用自己熟練的日文以及俊朗的外形,混跡于上流社會,搜集情報。他的上線是一個雜貨店的老板。特高課立刻包圍了雜貨店,但老板早已逃之夭夭,看來是聽到了風聲。

  公子跟上線是單線聯系,雜貨店老板一跑,他不知道任何有價值的東西了。山田惱怒不已,逼問他那張字條是什么意思。公子已經徹底被打怕了,哭喪著臉說:"說實話,我也不太理解,這是我上線告訴我的,他說黨國面臨的戰爭形勢十分復雜,每個人都隨時可能犧牲。如果他死了,沒人知道我為黨國效力過。所以,要用鐵鎖來保證我的利益。"

  山田頓時來了精神,要知道,即使是特高課,也面臨這樣的難題。特工工作,保密是關鍵,哪怕是自己的部門里,也總能混進一些雙面間諜。因此,很多在外地執行任務的特工,都不能讓太多人知道,大部分都是和上線單線聯系。有時上線死了,下線就成了無主孤魂。

  現在就有兩個找上門來的中國人,自稱是特高課山口玉子的下線,問題是玉子在上個月被中國特工給暗殺了,臨死前玉子把房子燒了,沒有給中國人留下線索,但同樣也沒能給特高課留下任何信息。山田現在對這兩個中國人難以信任,但若一殺了之,又擔心傳揚出去會使得以華制華的招募政策受到影響。

  山田曾想過很多辦法來解決單線聯系的特工身份保護問題,但只要有存檔,就可能被竊取。因此,在保密性和意外情況之間,仍然沒有辦法兼顧,還是只能單線聯系。難道中國的情報機構有了解決之道?

  公子招供說:"前幾天,上線告訴我,鑒于我工作出色,上級特批允許把我的檔案納入鐵鎖的保護。這樣即使我的上線犧牲,我也有機會繼續為黨國效力,或者等抗戰勝利了,黨國也能知道我的功績。"山田急不可待地說:"說重點,鐵鎖到底是什么?"

  公子猶豫了一下說:"鐵鎖是一個人,就是在牌坊下修鎖頭配鑰匙的那個啞巴。"

  山田一愣:"這么重要的工作,交給一個啞巴,而且還天天在濟南城最熱鬧的地方待著?"

  公子說:"反正上線就是這么告訴我的,讓我去牌坊下找配鑰匙修鎖頭的啞巴,把我的代號和上線的名字都告訴他就行。至于我干過什么,這些都不用說。我前天去跟啞巴說了,他一直也沒看我,忙著給我配鑰匙,也不知道聽進去沒有。"

  山田徹底被搞糊涂了,但不管怎么樣,這是個難得的突破機會,他立刻部署特工們,不要貿然行動,先嚴密監視啞巴,看有沒有什么異常動靜。牌坊下墻角處果然有個啞巴,他配鑰匙有些特別,攤子前豎著個牌子,寫著"鑰匙一分,修鎖兩分".別人給鎖頭、鑰匙,他就干活,沒有任何交流。

  一天過去了,啞巴的生意并不怎么好,只掙了點小錢。他買了點饅頭咸菜,回到住處,那是一間低矮的小屋。

  山田先派人調查了這間屋子,發現并不是租的,而是啞巴三年前買下來的,雖然低矮破舊,但獨門獨戶,十分隱蔽。山田擔心夜長夢多,還是先下手保險。

  事實證明他不是多慮,就在當天晚上他派人去抓捕的時候,正遇上兩個人要帶走啞巴,一番交火后,那兩個人被迫撤退了,啞巴落入了特高課的手里。

Tags: 鐵鎖 兄弟 上校 解鎖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gushihui/15595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