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邊界

來源:我愛故事網 作者:澗下水

  "趕緊的,第十次‘張胡大戰’就要開始了。"

  "真的嗎?在哪里?"

  "哎呀,老地方。"

  午飯罷了,黃靜回到宿舍不過十分鐘,便聽得室友們已經鬧騰起來。她當然十分清楚——室友們口中所談論到的"張胡大戰",自然是那一季一度的校內羽毛球賽。說來也怪,三年了,每次只要一到決賽,場上站著的準是張抑和胡程鵬這兩個人。久而久之,那些參賽的選手也懶得去爭什么冠軍和亞軍了,時常只是略帶自嘲地對外講道:"努努力,爭取打出一個第三名。"

  黃靜還在沉默著,似乎對這次比賽并沒有太多的興趣,又像是在思索著別的什么事情。

  "哎,小靜,你不去看比賽嗎?"其中一位正準備出發的室友突然驚醒還在走神的黃靜。

  "哦!"黃靜回過神來,"你們去吧,我還有點事兒。"

  "好吧。"室友們關上了門,有說有笑地走出去了。

  屋內瞬間安靜了下來,只聽得床上的鬧鐘還在"滴滴答答"地走著。

  黃靜拿起桌上的手機,定眼一看屏幕上的時鐘,距離一點——開賽時間——還有五分鐘。"砰!"黃靜突然起得身來,拿上手機沖出門去,像一只被驚擾到的兔子,也全然不顧被帶翻了的凳子。

  賽場就在宿舍樓下,并不算遠。三兩分鐘之后,黃靜找到室友:"怎么樣,幾比幾了?"

  "咦?你不是不來嗎?"室友回頭看見黃靜,有些驚訝,繼而答道,"才剛剛開始呢,你來得還算及時。"

  "好球!"這種巔峰對決的時刻,雙方后援的喝彩聲此起彼伏,不曾間斷。黃靜只是靜靜地看著,時而抬頭看看場下的比分顯示。

  ……

  一個小時已經過去,比賽已經進入第三局。

  18:18,賽況越來越膠著,而雙方比分卻始終拉不開差距。突然,胡程鵬一計扣殺,張抑飛身撲去想要把球救起,無奈球速實在太快,撲空之后,只好兩眼緊盯著球托落地的位置——邊線附近——似在界內,又好像在界外。張抑站起身來,只見邊裁單手伸出,示意"界內";霎時,張抑只覺左手有些異常,低頭一看,原來小指和手肘部位均已蹭破了皮。黃靜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她的身體正向前傾了一下,只見這時另一名女生早已沖上前來,幫著張抑處理傷口。黃靜又小退了一兩步,繼而呆在那里,一動不動。

  與此同時,張抑這邊的人群開始沸騰,其中一人沖了出來,大喊道:"界外啊裁判,這球明明出界了啊,怎么回事兒你們?"

  眼看著場面快要混亂起來,張抑強忍著疼痛,一口叫住那個看上去有些莽撞的人:"班長,聽裁判的!"

  班長回頭,見張抑右手托著左手,忙趕過來:"你受傷了?"

  "小傷,不礙事兒。"張抑擠出一絲微笑。

  "你搞什么?剛剛那球明明在界外,你——"

  "班長,聽裁判的吧,"張抑突然打斷班長的話,轉而又拍了拍他肩膀,"放心,我心中有數。"

  接下來的幾分鐘,張抑似乎打得更加專注了些,也絲毫不肯給對手一點機會。幾度揮拍下來,張抑連得兩分,率先搶到賽點,最后以一計"后場跳殺"迅速終結了比賽!適時,全場振臂高呼、掌聲四起,張抑這邊的后援更是一齊涌了上來,激動不已。

  晚上,班長做東,宴請全班所有同學為張抑慶功祝賀。

  黃靜卻還呆在食堂,對面坐著的是另一位"功臣"——本次比賽亞軍得主——隔壁班的胡程鵬。

  胡程鵬還在不停地往嘴里送著東西,而黃靜早已放下了筷子,就這樣看著對面這個人,一個字也不說。

  "今晚你們班慶功宴,你怎么不去啊?"胡程鵬突然說話了。

  "你覺得我應該去嗎?"

  "作為二班的一份子,你應該去。"

  "那要是作為你的女朋友呢?"黃靜反問了回去。

  "那我當然不希望你去。"胡程鵬回答得也很干脆。

  "那不就行了。"黃靜始終是很平靜的。

  離學校不遠的火鍋店里,張抑也坐在飯桌上,只手端起酒杯,湊在嘴邊,眼睛卻看向了對面那桌幾個活潑的女孩子。他知道,今晚那張桌上少了一個人。

  "對不起,"胡程鵬沉默良久,終于又開口對黃靜說話了,"你應該去的。"

  黃靜察覺到,這一聲"對不起",并不如平日里那般松弛,她甚至感受不到一絲詼諧的氣氛。看來這一次道歉,的的確確是真的了。黃靜緩緩抬起了頭,直看著胡程鵬,示意讓他繼續說下去。

  "我到底是輸給了他。"胡程鵬看著黃靜,苦笑了一下,繼續講道,"你知道嗎?從一開始你就愛錯了人。還記得你收到的那首情詩嗎?那是張抑為我代筆的;還有上個月的電影票,也是張抑讓給我的。還有很多很多關于你的事,都有張抑的參與,只是你不知道罷了。因此,你今天對我的所有感覺,都應當是對他張抑的感覺。"

  "為什么不早告訴我?"黃靜的語氣雖很平靜,但也藏不住一絲責備。

  "對不起,我還是太自私了。"胡程鵬輕嘆一口氣,眼睛瞥向別處,"我也沒曾想到,我和他竟會喜歡上同一個人。我不想讓步,所以……"胡程鵬欲言又止,又好似無話可說。

  "可如今我又覺得,我不能這么一直瞞下去,那樣對你們都不公平。對我而言,我也并不想一直活在他張抑的影子下面。"胡程鵬又沉默了好一會兒,語氣卻變得更加沉重了。

  "這只是你的答案,那他呢?"

  "那你只好去問他了,"胡程鵬察覺到黃靜的話里帶著一絲不信任,但他又說不上來究竟是怎樣的不信任,只好順著黃靜的話繼續說道,"我不奢望你能原諒我,今天你是去是留,全在于你自己了。"

  黃靜倏然站起身來,回頭走出食堂,漸漸消失于胡程鵬的視線之外。

  火鍋店里熱氣騰騰,驅逐著外面吹進的寒風。班長與眾人正值酒酣耳熱,只有張抑還靜靜地端坐著,卻也一直被他們圍著,始終推不開面前的酒杯。

  "我去上個廁所。"張抑好容易脫身出得門來透透氣,卻正好撞見那個熟悉的身影。

  "為什么不告訴我?"黃靜緊緊盯著張抑,像是在審問一個犯人,聲喉之中卻難免有些哽咽。

  "什么?"

  "是不是在你那里,所有的東西都可以讓給別人,包括我?"黃靜察覺到自己眼前有些模糊,便將頭轉向一邊。

  "小靜,有些事情,一旦選擇了便沒辦法再回頭了。"張抑顯然明白黃靜在說什么,索性避開她的提問,直接開始勸慰她了,"對不起,你們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沒得選……"

  "你沒得選,可你最后還是選了。"黃靜接上張抑的話,言語當中依舊夾雜著責備的味道,"你們倒好,一個選擇了友情,一個選擇了愛情。而我呢?從頭到尾都被蒙在鼓里,你們讓我選了嗎?你們憑什么不讓我來選?"

  面對著眼前這個有些激動的姑娘,張抑兀自平靜道:"不管由誰來選,最后的結果都一樣,不是嗎?"

  黃靜不再言語,只是眼角依舊掛著淚花,燈光之下,晶瑩剔透。

  "小靜,雖說今天是班級聚會,但是以你現在的身份,你真的不該來。"張抑昂頭朝天,沉默半晌,繼續講道,"比賽結束的時候你不是想知道那個球到底有沒有出界嗎,當時場面太過混亂,沒得來得及跟你說上話,那我現在就告訴你。"

  黃靜抬起了頭,又望著張抑。

  張抑湊向黃靜的耳邊,頃刻之間,黃靜的眼睛睜圓了些,恰好裝下天際那輪逐漸飽滿的明月。

版權聲明
1、本文由澗下水原創發布在我愛故事網,已支付稿費,版權歸原作者和我愛故事網所有。
2、我愛故事網(5aigushi.com)已經獲得原作者授權刊登,其他媒體及報刊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Tags: 邊界 羽毛球 比賽 裁判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gushihui/15594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