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一碗不起眼的晚餐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丁一成的父親丁大志,是國民黨某部的參謀長。194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打過長江,丁大志所在部隊奉命橫渡海峽進駐臺灣。丁大志背井離鄉時,丁一成還在娘的肚子里。1950年春丁一成出生了,是母親杜玉珠一口糊,一勺水喂養大的。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30年轉眼就過去了。1980年,30歲的丁一成趕上了改革開放的好時代,他就放開手腳大干起來。他和妻子萬小蘭大力發展養殖業。

  夫妻倆從養雞、喂鴨,進而發展到飼養寶石山灰鵝。寶石山灰鵝是贛南的優良品種,它個大、肉嫩、味鮮而馳名中外,遠銷東南亞各地,一舉達到年產20萬羽的規模。隨后又承包村里300畝荒山搞果茶開發。他山頂種松,山腰栽果,山腳育茶的立體生產模式,效益大增,生活水平如芝麻開花節節高。一個在溫飽線上掙扎的漢子,成了先富起來的杰出代表。

  上世紀80年代,迎來了海峽兩岸“三通”的好政策。兩岸民眾可以自由往來。丁一成在家日也盼,夜也盼,盼著父親回來。可是等來的是父親中風偏癱的噩耗。丁一成思念還未謀面的父親心切,他等不及了,就領著妻子萬小蘭飛往臺灣高雄市。一進門見到年已古稀的父親坐在輪椅上,左邊癱了。兩個女兒早已出嫁,只有妻子呂先梅和一個保姆關照。丁一成夫婦忙傍在父親身邊,為父親端茶送水,洗澡抹身,悉心照料。因為丁大志在臺灣沒有兒子,只有大陸一支獨苗,是延續丁家香火的繼承人,丁一成就成了丁大志的掌上明珠,對他倍加關照。在交談中,丁大志知道兒子在大陸改革開放的大好形勢下發了,笑逐顏開。而丁大志在臺灣幾十年的軍旅生涯,留下的巨額資產,還要傾囊于他。他要為兒子丁一成配一匹“千里馬”,再給他一支趕馬鞭,要他奮力加鞭,沖鋒在前,在政策的召喚下,成為當地改革開放的領頭羊。

  丁大志憧憬著兒子的美好前程,就要回大陸看看祖國的巨大變化,看看兒子在老家創造的業績。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嘛!丁一成得知父母要回故鄉,非常高興。當時海峽兩岸開放的政策規定:大陸民眾赴臺觀光旅游,或臺灣同胞回大陸尋根問祖,時間不得超過30天。于是丁一成在臺灣就為父母辦理了回大陸的所有手續。一個月后,丁一成夫婦赴臺灣觀光時間到,就陪同父親和姨媽呂先梅回到了故鄉大塘村。

  小車在鄉村公路大塘村口停下,從村口進村,還有1公里的機耕道。機耕道不能進小車,只好把父親安坐在輪椅上,由丁一成推著進村。村民們聽說是丁大志回來了,都出門迎接。

  一進屋,丁大志一眼就認出了結發妻子杜玉珠,高叫一聲:“玉珠,我回來了……”辛酸的淚水奪眶而出。杜玉珠見丈夫回來了,忙迎上去,拉著他的手,涌出了驚喜的淚花說:“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都36年了。”

  丁大志把呂先梅叫到杜玉珠身前介紹說:“先梅,她姓杜,名叫玉珠,是我的結發妻子,你們倆就以姐妹相稱吧!”杜玉珠上前一把摟著呂先梅說:“好妹妹,感謝你在臺灣對大志的關照。”呂先梅說:“玉珠姐,你辛苦了,把丁家一成這支獨苗養成了大樹。”兩人擁抱在一起,抱得好緊好緊,在場人無不動容。

  第二天,丁一成推著輪椅讓父親觀看他的飼養雞、鴨的基地,見那里雞鴨成群,個大毛順,討人喜歡。隨后又去到大塘水庫的灰鵝基地。一到大塘水庫邊,見數千只灰鵝在水中戲耍覓食,如飛來鄱陽湖越冬的天鵝。丁大志一看喜上眉梢,贊不絕口地說:“不錯,不錯。”隨后沿著機耕道上山觀看了300畝果茶基地。見果樹已經掛果,茶林飄香,生機勃勃。丁大志一把拉著兒子的手說:“好樣的,不愧為我的好兒子。”他喝了口飲料,拍著兒子的肩膀說:”一成,再接再厲。你這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呢!”

  丁一成聽了怔怔地看著父親,“萬里長征第一步!”父親怎么也用上了大陸具有革命歷史意義的名言?就問:“爸,您也知道‘萬里長征’?”

  父親接口說:“知道,知道,舉世無雙的壯舉,誰人不知,哪個不曉?”

  回到家,父親拿出100萬元人民幣,要丁一成去開辦一家制衣廠,取名為“宏達制衣廠”。丁一成接下了錢說:“爸,我一定把‘宏達制衣廠’辦得紅紅火火,決不辜負您的期待。”

  丁大志看到家鄉的巨大變化,心潮澎湃,就要為家鄉做點什么。輪椅在機耕道上顛簸,就出資160萬元,改機耕道為鄉村公路,再買一輛公交車,讓村民們出行方便。

  一個月后,丁大志夫婦探親時間到了,要回臺灣,仍然由丁一成夫妻護送。回到臺灣,丁大志帶著兒子、兒媳參觀大女兒創辦的制衣廠,廠名也是“宏達制衣廠”。丁一成恍然大悟,父親要他創辦的制衣廠,也命名為“宏達制衣廠”,是要他和妹妹在臺灣辦的制衣廠接軌。

  丁一成回到家,在父親的扶持下,妹夫親臨大塘村指導,建廠房,購機車,很快落到實處。1年后制衣廠投產了,和妹夫聯手操作,產品在大陸銷售一路看好。幾年后,丁一成富了,就在果茶山上建起了小洋樓,買了大卡車跑運輸。

  2000年,成了千萬富豪的丁一成,帶著妻子萬小蘭出國旅游,開闊眼界,了解市場信息。他們買了去新加坡的機票,黃昏時,飛機降落在新加坡國際機場。走下飛機,華燈初上,霓虹閃爍,城市一片輝煌。走上街頭,被繁華的商貿市場驚呆了,在這商賈云集的繁華鬧市區,經營著世界各地的商品,不愧為南亞一大商埠。

  在新加坡逛了3天,就去泰國。當他和妻子一踏上泰國土地,一座豪華的建筑躍入眼簾。那建筑高32層,直插云霄。門面裝修得富麗堂皇,門楣上招牌字不認識,一打聽才知道是一大賭樓。他一片茫然,外國可以公開辦這么大的賭樓?

  然而他還沒來泰國前,就聽說泰國是全球最大的賭國之一。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心血來潮,就要進去一睹為快,體驗一下世界大賭場的規模。

  他把妻子萬小蘭留在賓館,一人買了門票進了賭場。放眼看去,整個賭廳人頭攢動,熙熙攘攘。有西裝革履的老爺、公子,也有打扮得闊氣的太太、小姐。

  他們手里拿著行賭的籌碼,下注都是十萬、百萬美金、歐元的。他嚇得抽了口冷氣,站在一旁觀看。有的贏,有的輸,一夜之間可以成為大富豪,也可傾家蕩產淪為乞丐。

  這么大的賭場,他怎敢沾邊下注,轉身要走。突然一只手搭在他肩上。丁一成回頭一看,見一位外國時髦女郎沖他一笑,用漢語說:“先生,看你滿面紅光,精神抖擻,真是時也來,運也來,大吉大利的好兆頭呀!怎不出手撈一把?”

  丁一成聽了時髦女郎的吉言,再也按奈不住了。他躍躍欲試,當即用人民幣兌換了美金,買了籌碼,下了1萬美元的賭注。時髦女郎用蔑視的目光看著他,說:“怎么只下1萬元?太可憐了!”丁一成滿臉羞紅地說:“先試試,先試試。”

  一開盤,中了個1賠5的大彩頭。開局大吉大利,贏了5萬元美金,他欣喜若狂。心想:這賭場的錢來得真快,瞬間就贏了1萬元的5倍。要是聽時髦女郎的勸導,下注3萬元,這下贏的就不是5萬元,而是15萬元。

  又開賭了,這次他下了3萬元賭注。一開盤又中了1賠5的大彩頭,15萬又到手了。從此吊起了他的胃口,在賭場里泡了個通宵。他輸輸贏贏,贏贏輸輸,天亮走出賭場,回到賓館,清點“戰果”,還贏了160萬元。

  妻子萬小蘭見丈夫迷上了賭,就勸他不要去那地方。她說,雖然今天你贏了,不知哪天輸個傾家蕩產。可是賭紅了眼的他哪里聽得進去,仍執迷不悟,萬小蘭一氣之下提前回國了。

  第2天、第3天他沒離開賭場半步,3餐填肚子的東西,都是時髦女郎送來的。3天下來,盤點身上的錢包,全身冒起了雞皮疙瘩,老本都輸了628萬元。

  他不相信這是真的,可是錢包里的錢卻少了一大截。他不甘心,要再進賭場撈回失去的錢。7天旅游期滿,今天是回國的日子,他沮喪地打點行囊離開了泰國。

  丁一成回到家,倒在床上睡了3天3夜,對輸了錢耿耿于懷。628萬元,對一個剛起步的農民企業家來說,不是個小數目。他不甘心,就要去泰國打“翻身仗”,把失去的錢贏回來。舍不得孩子套不上狼,他豁出去了,一個鳶子翻身起了床,把存在銀行的錢全部取出,把制衣廠500萬流動資金也全部取出。一口喝下一杯烈性酒,雄心勃勃地說:“不贏個千萬、億萬元誓不罷休。”提著密碼箱,乘坐空中客車飛往泰國。

  第二天,他走進賭場,靚麗的時髦女郎一見到他,沖他一笑迎了上去,挽著他的手臂嗔怪地說:“丁先生,上次不辭而別太不盡情誼了。”丁一成說:“上次我輸得一無所有,不好意思呢!”“別手軟,堅持就是勝利。”接著時髦女郎向他講述了在賭場的一個小故事,她說:“一個新西蘭老翁,3天輸得只剩下30美元的一頓飯錢。他沒去吃飯,拿著30元美金走進賭場,如能扳本,當然求之不得,如果輸了跳入大海,用自己的一身肥肉喂魚去。30美元下注贏了,再下注又贏了,真是一步走運,步步走運,一天下來贏了300萬美元。在好運的支撐下堅持了一個星期,贏了1。8個億!這就是不手軟、不放棄的完美結局。”

  丁一成在時髦女郎的鼓動下忘乎所以,雄心勃勃走進了賭臺。一開局他下了50萬元賭注,中了個1賠5。一開賭贏了個250萬元,真是時來運轉,旗開得勝呀!第2局他輸了280萬元,贏輸相抵還輸了30萬元。他沒有手軟,故事中那個新西蘭老翁的精神鼓勵著他,他要學習老翁不放棄的執著。于是,就大把大把地下注,大把大把地贏錢,大把大把地輸錢。一天下來,回到賓館清點戰果呆了!密碼箱里的錢所剩無幾,沒想到千萬元的賭本只剩下168元。他仰天長嘆一聲:“賭場真是個無底洞呀!”一頭栽在沙發上喘著粗氣。

  時髦女郎進來了,見他精神不振,知道他輸了錢,就撲進他懷里說:“怎么不高興?輸了錢氣成這樣不值,身體要緊呢,來,放松一下。”說著把紅唇伸了上去。丁一成哪有心事和她纏綿,一把將她推開:“走開,走開,煩死了。”時髦女郎沒走開,說:“煩什么嘛,勝敗乃兵家常事,哪有常勝將軍……?”一席話消除了他的郁悶情緒,是呀,世上哪有常勝將軍?他又想到時髦女郎講新西蘭老翁的故事,就站了起。那老翁輸得只有30美元路費,孤注一擲,最后打了翻身仗,贏了1。8個億。他大吼一聲:“不成功,便成仁。”轉身就把女郎抱上了床。

  第二天,他精神抖擻地走進了賭廳,不到1個時辰,168元也輸了個精光,連一張小票也沒了。他去向時髦女郎借賭本,可是時髦女郎不見了。是呀,誰會和一個窮光蛋混在一起,他只好賣了“蘋果”手機,打道回府。

  回到家,倒在床上不吃不喝。他在想賭場的事,自己辛辛苦苦創業的錢就這樣沒了,心疼。父親資助創辦制衣廠的錢沒了,汗顏。可這事既成了事實,怎么辦?賭場的錢輸得快,贏得也快。他起了床,經過一番洗滌,換上名牌服裝出了門。他把養殖場的家禽全部賣掉,把制衣廠以800萬元典當了,隨后又要把果茶基地轉讓他人。妻子萬小蘭見丈夫執迷不悟,死不回頭心涼了。死活不讓丈夫轉讓果茶基地,隨后又打電話給臺灣的公公丁大志。丁大志聽了電話,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他不能坐而聽之,他要制止兒子的瘋狂行為。當即打兒子丁一成的手機,警告他不準再去泰國行賭。丁一成叫嚷著說:“我輸了那么多錢就這么算了?我不甘心,一定要奪回來!”丁大志見兒子死不回頭,就要再次回大陸制止他。

  第二天,在妻子呂先梅、大女婿宋清泉的護理下回到老家,可是晚了一步,丁一成半小時前走了。丁大志一聽水也沒喝一口,轉身直往機場回臺灣了。

  丁一成到了泰國首都曼谷,沒去尋找時髦女郎,獨自一人進了賭場。第一天輸了400萬元,他賭紅了眼,孤注一擲,將僅有的647萬元押了,贏了金盆洗手,輸了割手腕長眠。結果647萬元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買了水果刀,向賓館跑去。半路被時髦女郎攔下,見他拿著水果刀,知道他要干什么。就沒好氣地說:“賭錢就賭錢,怎么把命賭上了?留得青山在,還怕沒柴燒?你真的走投無路了嗎?你不是還有300畝果茶基地,說不準300畝果茶基地會帶來轉機。”

  一陣涼風吹來,他清醒了些,是呀,一個年輕的生命死在賭場上可悲。養殖業沒了,制衣廠沒了,就要拿果茶基地再拼一次。他要回家,可是路費沒了,就打妻子的手機,要她速匯他回家的路費。萬小蘭沒匯路費,把丁一成輸得沒回家路費的事告訴公公丁大志,要公公給兒子匯路費。丁大志當即撥通了兒子的手機說:“沒路費乞討回來。”然后把手機關了。

  丁一成見妻子、父親見死不救,對天長嘆一聲:“誰來救我!”

  沒了生活來源,肚子餓得不行,為填飽肚子,上街撿些廢品賣,也能買兩個饅頭安慰一下肚子。而泰國的垃圾處理得很好,當他走上街頭,街上根本看不到垃圾,怎么辦?就拿起手機向朋友求助。朋友聽說他在泰國輸了個傾家蕩產,心涼了半截,誰會去幫一個賭棍?朋友情也沒了,就去海港碼頭打工,好在農民的素質還在,力氣猶存,一個月下來賺到了回家的路費,他卻曬得黑不溜湫,人也瘦了一圈,才知道錢來之不易。感悟到自己走上了歧途,也悟到賭場是個無底洞,就要懸崖勒馬。他要重振養殖業,拿回制衣廠,再戰果茶山。可是這3大項目沒有千萬元資金投入,沒有3年5載時間是辦不到的。太慢了,太慢了,怎能等這么久。丁一成知道父親沒指望,就打電話給臺灣的兩個妹妹,要她們各借他500萬元作為啟動資金。小妹認為他又在說謊騙賭資,就說:“我們對你失去了信任,我們不會去幫一個賭徒。”

  丁一成大叫一聲:“我們是兄妹,怎能見死不救?”

  大妹子說:“我們不是見死不救,我們和父親多次資助你,可以說是仁至義盡。好了,此地無銀三百兩,好自為之吧。”就把手機關了。丁一成回到家,見房子封了,妻子萬小蘭住在娘家。制衣廠沒了,養殖場沒了,300畝果茶基地被萬小蘭控制了。他無處棲身,就走進祖上留下的搖搖欲墜的土坯屋。一進門,見破爛的小桌上放著一碗清水,半碗糙米,一小勺清油,一撮精鹽,一個雞蛋。下面壓著一張紙片。拿起紙片一看,上面密密麻麻寫著:

  一成,我這次回來是要阻止你去泰國的賭博行為,可是我一到家你卻走了,破桌上的這些東西,是我給你留下的一碗晚餐,再不會有第二碗了。雖然你是我丁家的一支獨苗,我不稀罕,古人云:“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崽打地洞。”你就是能為我丁家傳下后代,也會是個敗家子……,如你對桌上的水、米、油、鹽、蛋有所領悟,為父當然高興,浪子回頭金不換嘛!

  丁一成淚如泉涌,他抹了一把淚水,又讀開了:我這次回來又給了村里1000萬元,建學校、農民科技館、老年活動中心,而你只有一碗不起眼的晚餐,這是為什么,你自己去悟吧!

  丁一成看著桌上5樣生活用品,觸動了他的靈魂,對自己的行為有所感悟。

  是的,把一個剛起步的家毀了,深感切膚之痛。輸了的錢就這樣沒了?這是他和妻子的血汗錢呀!他想再次行賭,把輸了的錢奪回來,也想金盆洗手重新創業。

  他在這兩條路上徘徊。就在這時,丁一成的手機響了。打開手機接聽,是臺灣的大妹打來的,說:父親今天要回家,要他下午3時前趕到機場迎接。丁一成接了電話想,父親已經給了我一碗不起眼的晚餐,怎么又要回來?坐輪椅登機多艱難呀。難道是見我有悔改之意,為我送錢來了?他不敢怠慢,提前趕到機場候著。

  不久飛機在機場降落,大妹打著花傘,小妹捧著一具用白綢遮蓋的行李向他走去,丁一成沒見到父親,就問:爸爸呢?小妹說在白綢下。丁一成一聽懵了,一把掀開白綢,是父親的骨灰盒。兩個妹妹號啕大哭:“哥,是你戀賭成性毀了這個家,爸爸一口氣上不來,就……”丁一成一聽昏倒在地,被急忙送往醫院。

  第二天丁一成蘇醒了,料理了父親的后事后,回到土坯屋里,把清水倒進半碗糙米里,把油鹽和在一起滲入米里,切下左手食指插在米中,煮成米飯,放在神龕上,雙膝跪地,面對正中墻上父親的遺像,磕頭請罪:“爸,我對不起您,是我毀了這個家。爸,我在您給我的最后一碗晚餐中猛醒了,我一定遠離賭場,重新開辦養殖場、制衣廠、果茶基地,有我截下左手食指為證。爸,安息吧……”

  說完拿起桌上的雞蛋奪門而出。

  他把那只雞蛋送到村里家禽孵化房去孵小雞,孵化房的工作人員問他,怎么只孵一個蛋?他說只有這個種蛋。

  個把月小雞破殼而出,毛絨絨的十分可愛。他上山采草籽喂養,小雞一天天長大,第一窩生了30個蛋,他把30個蛋送進孵化房。一個月后30只小雞出殼了,在他的精心喂養下,小雞長得很快,又下蛋了。30只雞下蛋986個雞蛋。他全部送進孵化房,個把月孵化出近千只小雞。他把大雞賣了,買回小鴨、灰鵝,用滾雪球的辦法擴大養殖業的規模。3年后把典當的制衣廠贖回來了,萬小蘭交出了果茶基地。丁一成又在基地上揮灑汗水,果茶基地煥發生機,豐收在望。制衣廠的車機又唱起了歡快的歌曲。

  丁一成又發了,縣里為他召開迷途知返的表彰大會。他在會上說:“10年前我就擁有千萬元資產,因為參賭輸得精光,淪為乞丐。我在父親給我一碗不起眼的晚餐中猛醒,痛改前非,從新開步。10年后的今天,我的資產又突破了1千萬元大關。在此我要感謝黨的富民政策,還要感謝父親的鼎力相助和潛心教誨。”

  說到這他淚水滂沱,抹了把淚水又說:“當我走上歧途時,父親促我改邪歸正,而我卻越陷越深,是父親那碗不起眼的晚餐救了我。當時我也很不理解,一手給村里1000萬元,為村里建學校、農民科技館、老年活動中心,而給我的只有一碗不起眼的晚餐。可是我從中悟出了父親的良苦用心。如果那時父親把給村里的1000萬元給了我,也挽回不了我參賭的欲望,因為我輸了錢不甘心,又想在賭場上發大財,最后也會輸個精光。于是,我把米飯煮了,沒煮雞蛋吃,把唯一的雞蛋送進孵化房,斬下手指放在米飯上,以示悔改的決心。

  他頓了頓又說:“父親給我的晚餐里有恨、有愛、有渴望、有鞭策,是痛恨和愛慕的交融,使我迷途知返,可是代價太重了,付出了父親的生命。”他泣不成聲。

  稍頓,他猛然抬頭抹去臉上的淚水,大呼一聲:“父愛如山!”頓時全場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經久不息。

Tags: 不起眼 晚餐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gushihui/15591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