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兒子回來了

來源:故事會 作者:吳嫡

  老劉是北京一家派出所的民警。這天,他正在所里值班,王德順突然來了。這王德順是派出所的常客,幾乎每周都要來兩趟,打聽自己失蹤八年的兒子有沒有找到。

  一進門,王德順就高興地嚷嚷道:“劉警官,我兒子找到了!” 老劉一聽,激動得站了起來。只見王德順眉飛色舞地接著說:“前幾天我在網上看到衡水有一戶人家,村里人都說他家孩子是撿來的,今年九歲。我跑去一看,就覺得跟這孩子很親。他父母倒也實在,同意我做親子鑒定,結果一鑒定,還真是我兒子!”

  老劉忍不住感慨道:“能這么明理配合的人還真不多見。”王德順“嘿嘿”一笑:“孩子養父是村主任啊,覺悟肯定比普通人高嘛。我想來給孩子辦落戶登記、轉學手續啥的。”老劉點頭同意了。

  第二天,王德順就帶著一個高高壯壯的孩子來了,辦完手續后,父子倆高興地離開了。老劉也很高興,看來王德順再也不用往派出所跑了。

  沒想到一年后,王德順又來了,還鼻青臉腫的。老劉大吃一驚,忙問他怎么了。王德順支支吾吾地說:“我覺得我兒子不對勁,長得不像我,性格也不像,啥都不像。”頓了頓,他又說:“我想帶孩子重新做鑒定,他養父叫人把我打了一頓。”

  老劉拍案而起:“對方收養了孩子八年,有感情是正常的,可也不能上門打人啊!你報警吧,我幫你記錄。”王德順連忙搖頭道:“我不報警……假如有一天,我是說假如啊,我又找到了一個兒子,那該怎么辦呢?”

  老劉愣了愣說:“你就一個兒子,咋可能找到兩個呢?那肯定有一個是假的呀,假的就不能跟你過了。”王德順嘆了口氣,起身走了。

  老劉覺得這事有點不對勁,琢磨了兩天,他打算親自去看看王德順。可到了他家,卻發現他家大門上著鎖。鄰居說老王出門兩天了,還說他為了兒子上學方便,給兒子在學校附近租了房子。

  老劉轉身去了孩子的學校。到了放學時間,老劉見孩子出來了,正想上前打招呼,沒想到孩子直接奔著一個中年女人過去了,兩人徑直走進了學校旁邊的一個小區。

  老劉立刻撥通了王德順的電話,問那中年女人是誰。王德順說:“那是孩子的大姨,我不在家時,托他大姨幫著照顧幾天,沒事的,你不用管了。”老劉放下電話,越想越奇怪,這學校附近的房租可不便宜,老王啥時變得這么有錢了?

  沒過多久,老劉又接到了王德順的電話:“我是王德順,我被綁架了,快來救我!”老劉大驚:“你被綁架了,怎么對方還給你留著手機啊?老王,你實話實說,否則我怎么幫你啊?”

  王德順沉默了一會兒,才說:“他們關著我不讓走,給我留著手機,是因為他們想讓我找人借錢,錢湊夠了就讓我走。”老劉問他欠對方多少錢,王德順說:“一百萬。我本來只借了五十萬,但合同上寫著我要還一百萬。”

  老劉說:“這是高利貸啊!你為啥要借高利貸?不管怎么說,他們不能非法禁錮你,你告訴我地址,我這就去救你。”

  王德順說他在衡水,還把詳細地址告訴了老劉,老劉越想越覺得古怪,剛好他有個同學在衡水公安局,就打電話請對方幫忙了解一下情況。

  沒過多久,同學給他回話了,說王德順已經被解救,坐上火車回家了,對方確實有非法拘禁的嫌疑,但構不成綁架那么嚴重,已經批評教育了。同學還告訴他,這里面的事挺復雜的,主要問題就出在王德順那個兒子身上。

  一個月后,王德順再次來到了派出所,這次帶著一個身材瘦弱的男孩,眉眼間長得很像王德順。王德順低著頭說:“老劉,給你添麻煩了。他是我兒子,我有親子鑒定。我要給他登記上戶口。”

  老劉冷冷地問:“你原來那個兒子呢?”王德順把頭低得更厲害了:“弄錯了。”

  老劉生氣地說:“不是弄錯了吧?我查過你老婆的戶口,她沒有姐妹,那孩子哪來的大姨?你一直在撒謊!”

  王德順帶著哭腔說:“我就是想弄點錢接著找兒子,誰知道這么快就找到了啊!”他邊哭邊說起了來龍去脈,老劉聽得連連搖頭嘆氣。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叫喊聲:“還錢!躲派出所就不用還錢了?騙子!”

  老劉走出去一看,只見一個高高胖胖的男人帶著幾個人,正在門口大呼小叫。見了老劉,那男人立刻換上一副笑臉:“警察同志,王德順欠我一百萬,我找他還錢。”

  老劉看了看他,問:“王德順怎么欠你一百萬的?”男人轉了轉眼珠說:“他跟我借的啊,至于他干什么了,我真不知道。”

  老劉冷笑道:“你不用隱瞞了,我替你說吧。你給了王德順五十萬,讓你兒子頂替他失蹤的兒子上戶口,還約定在你兒子高考前不能反悔,否則要雙倍賠償。現在他反悔了,你讓他賠錢,對不對?”

  男人愣了一下,有些尷尬地說:“我也就是為了給孩子弄個北京戶口,考大學更容易,我們衡水那地方,高考壓力太大了。”

  老劉冷冷地說:“之前那份親子鑒定也是你花錢弄的吧?你還給你孩子在學校旁邊租了房子,讓你老婆過來照顧孩子,對吧?”

  男人索性豁出去了:“反正現在也瞞不住了,他現在反悔了,我找他賠償,過分嗎?”

  老劉搖搖頭說:“聽說你還是村主任呢,你懂不懂法?你們那合同本身就是違法的!”

  男人頓時紅了眼圈:“這不都是為了孩子的好前程嗎?也不是我一個人這么干的,為啥就我這么倒霉,碰上這么個言而無信的家伙!”

  老劉嘆了口氣說:“你為兒子著想,我能理解。剛才王德順都告訴我了,他實在沒錢了,又不愿意放棄找兒子,才經人介紹跟你達成協議的。可萬萬沒想到,跟你交易一年后,他就找到了親生兒子,他想解除合同,你就找人打他,威脅他,讓他賠一百萬。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是他,你會為了錢放棄孩子嗎?你的行為已經觸犯了法律,適可而止吧。”

  這時,王德順拉著孩子從派出所里走出來,“撲通”一聲給男人跪下了,說:“兄弟,是我對不起你。可我兒子在那個窮山溝里,上學得走十幾里山路,無論如何,我得把孩子帶回我身邊啊。你那錢我只花了三萬,剩下的都還給你。我的破房子早晚會拆遷的,拆遷款一下來,我給足你一百萬,行不行?”

  那男人看看王德順,又看看老劉,一跺腳,轉身走了。老劉嘆了口氣,扶起王德順說:“你把五十萬還給他就是了,另外的五十萬不用給,你們的合同無效。”王德順滿臉羞愧道:“可我確實把人家孩子給坑了呀。”老劉搖搖頭說:“是他爹坑了他!你要相信,是好孩子,不管在衡水,還是在北京,都能有出息。”

  一年后,王德順的房子終于拆遷了,他和兒子搬進了新家。這天,老劉去銀行辦事,正好碰上王德順在匯款,他瞥了一眼匯款單,看見了衡水兩個字。老劉詫異地問:“你不是把五十萬都退給他們了嗎?怎么……”

  王德順嘆著氣說:“我去看過那孩子,他爸被舉報非法租售集體土地,賠了好多錢,原來給孩子請的補課老師都請不起了。我拆遷有點錢了,大忙幫不上,給孩子交個補課費還行。孩子沒錯,是我們大人害了孩子。”

  老劉聽了,心頭五味雜陳。

Tags: 兒子 戶口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gushihui/15590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