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懸崖勒馬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夜談

  張維是個生意人。這天,合伙人曾亮請張維吃飯,飯后出門時,曾亮的新秘書舒沁不小心崴了腳,曾亮喝了酒沒法開車,就讓張維捎她一段。

  張維一路上沉默著。舒沁坐在后座上,她的手無意間在座位上摸到了一個東西,拿起來一看,原來是支口紅。她笑著問張維:“嫂夫人的?”

  張維愣了一下,敷衍地點點頭。

  舒沁就著路燈看了一下,忍不住笑道:“這是您買的吧?色號艷了點,適合二十來歲的小姑娘呢!”

  張維抿了抿唇,沒說話,明顯不想提這個話題。舒沁卻不在意,她將口紅放在不易碰到的地方,感慨道:“嫂夫人旺夫又賢惠,怪不得您那么疼她。”

  “旺夫?”張維心中一動。

  “是啊!”舒沁笑得一臉神秘,“我會看相哦!看您的面相,就知道您最近有感情方面的困擾。”

  張維有些不屑,他最近不在狀態,是個人都能看出來。舒沁似乎看出了張維的想法,接著道:“八年前,您在西南方位受過一次大挫折,本來都無力回天了,幸虧命里有貴人相助,才東山再起。您說,我說得對不對吧!”

  張維一怔,一腳剎車踩到底,將車停在了路邊。八年前,他從山東去湖南做生意,遇到了騙子,賠得一塌糊涂。后來,他就遇到了妻子,在其鼓勵下,慢慢重拾信心……

  舒沁托腮笑道:“我沒說錯吧?嫂夫人可是福星!”

  張維沉默半晌,忽然從手機里翻出一張妙齡女子的照片,遞向舒沁:“你確定她是福星?”

  舒沁仔細看了一下,笑道:“您誆我。這不是嫂夫人,這女子尖下巴,高顴骨,面相不太好。”

  這下張維有幾分相信了,他這人本就有點神神道道的,每年給各路大仙送的禮將近六位數。他重新發動車子,言語間客氣了許多:“想不到你年紀輕輕還懂這個,難怪亮子那么重視你。”

  舒沁笑道:“曾總這人惜命,之前我跟他說有班飛機不能坐,他一開始還不信。后來嘛,就一直帶著我了。”

  張維徹底放下心來,曾亮那次臨時換機,結果之前那班飛機失事,他躲過一劫,大家都說他好命,原來是有高人指點。

  張維越發客氣:“大師可否看看我的婚姻狀況?”

  舒沁挪到副駕駛位上,打量了張維一會兒,慢悠悠地說:“有妻有子,事業有成,可別貪心不足,當心壞了運勢!”

  張維心中“咯噔”一跳,他最近的確搖擺不定,倒還不至于出軌,他只是跟一個女子志趣相投,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他也知道如果真發展出什么,對妻子很不公平。他不想做人渣,但又舍不得那個女子。

  舒沁似乎看破了張維的心思,慢慢地說:“有人說,家花不如野花香,其實,如果把野花插到現在的花瓶里,誰知道會不會更不滿意?”

  張維不信,舒沁笑瞇瞇地跟他打了個賭,讓他帶“野花”去鄉下逛逛。

  分歧

  隔了幾天,張維對妻子假稱出差,果真帶了財務部女會計羅可去鄉下游玩。

  張維小時候是在農村長大的,覺得農家樂條件已經很好了,但羅可是城里的嬌嬌女,總覺得床鋪飯菜都不衛生。張維樂了,說:“這簡單啊,這邊有商店,我去買套新床單被套。他們也有自助廚房,咱們下午去釣魚,自己弄晚飯。”

  羅可皺眉道:“剛買回來的床單不能用,要洗一水才行!”

  張維舉手投降,親自買了東西回來洗。下午去釣魚之前,羅可要涂防曬霜,換防曬衣,張維只好自己先去。足足過了一個小時,羅可才慢騰騰過來,果然全副武裝。張維暗想,要是妻子,鐵定已經擼袖子陪他釣好幾條魚了。

  正釣著魚,旁邊過來一群小孩子,又叫又跳,將游魚全都驚走了。羅可皺皺眉,明顯有些不悅,張維卻未察覺,感慨道:“多可愛的孩子啊!你說你以后的孩子,該長得多好看呀!”

  “我為什么要生孩子?”羅可霍然轉頭,一臉莫名其妙,“女人又不是生育機器,再說分娩可是10級疼痛,太受罪啦!”

  張維一愣,問她:“你不覺得一個女人沒生過孩子,不完整嗎?”

  “不啊!”羅可嗤笑一聲,“人生能做的事太多啦,靠孩子拴住丈夫的女人真無能!國外很多家庭多少年前就選擇做丁克族了。”

  張維怔怔地看她,這才發現,除了風花雪月,柴米油鹽也是一種交流。但很顯然,自小接受歐美思想的羅可很開放,跟他三觀不是一個維度的,張維心里挺不是滋味。

  吃飯的時候,又出了分歧。做烤魚時,張維大把大把地放了香菜和孜然。羅可一看,差點氣死,委屈地控訴:“你、你太沒紳士風度了!你都不問問我吃不吃這些!”

  張維驚覺這不是事事包容自己的妻子,頓時有些心虛:“你也沒說你不吃呀!吃烤魚不放這些東西,還有什么滋味?”

  羅可氣得要死,跺腳數落他:“我煮湯時都問你吃不吃海米了,你說不吃,我明明超級喜歡都忍著沒往湯里放。我遷就你,你卻不知道照顧我,你這人怎么這樣啊!”

  一言不合,羅可摔門回房睡覺。張維尷尬的同時,又覺得羅可有點小題大做,要是妻子……奇怪,好不容易跟心上人出來,怎么老想著妻子?

  退出

  預計三天的旅游,只過了兩天,兩人就因為實在合不來,收拾收拾回城了。

  到站時,妻子開了車來接張維。看到妻子站在車旁,笑吟吟地沖他招手,旁邊是調皮搗蛋的兒子,張維心頭一熱,緊走幾步,一把抱起兒子,牽住妻子,笑道:“上車,咱們回家!”他主動坐上駕駛位,順手幫妻子把副駕駛位的遮陽板放下,這才招呼羅可:“小羅,我送你!”

  羅可怔怔地搖頭,機械地回答:“我打車就行。”

  一家三口絕塵而去,羅可忽然哭了,這個男人,他不是不會照顧人,他幫妻子放遮陽板時明明那么自然!

  再去曾亮的公司時,張維發現他的女秘書又換了,而舒沁的手機也打不通了。曾亮聽完張維的遭遇,說:“其實舒沁不是我的秘書,她是小三勸退師!受人之托,專門拆散你和羅可的。”

  張維心中一沉,有些慌:“小三勸退師?是誰雇她的?難道是我媳婦……”

  曾亮攤了攤手:“可能吧,舒沁找到我時,只說受人之托,希望能以我秘書的身份接近你。我想著你這段時間老為這事煩惱,也不是個法子,既然有人雇了她,不如幫她一把。”

  張維沉默半晌,說:“這樣也好,羅可已經遞了辭職書,我們這段關系也可以結束了……”

  而此時,舒沁正在高鐵站候車室門口送一個人,這人正是羅可。羅可攬住舒沁,哭了:“舒姐,謝謝你幫我走出來……”

  舒沁拍拍她說:“你是個好姑娘。我們這行,接待的大多是妻子要求拆散丈夫和小三的,頭一次遇到要求拆散自己和心上人的。”

  羅可既傷感又慶幸,幸虧她懸崖勒馬,意識到自己的感情狀況很危險,就求助了小三勸退師。若不是舒沁針對兩人的成長背景制定了農家樂活動,只怕她和張維還深陷其中。

  兩個人在一起,可以是因為很多共同點;但要分開,有時只要一個分歧就足夠了。

Tags: 懸崖 勒馬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gushihui/15475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