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禍起五十萬!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運氣好,摔跤拾到金元寶

  新光、金波、德民是從小在土樓鄉長大的同窗好友,當年高中畢業時,三人曾擊掌盟誓:跳出土樓,一起到馬鋪市打天下。后來,新光大學畢業后分配到馬鋪市委宣傳部;金波師院畢業后在馬鋪一所中學當老師;德民沒考上大學,就到馬鋪打工,后來跟人合伙開了一家家具公司,幾起幾落,最近公司已經破產了。生活雖然甜酸苦辣,啥滋味都有,但三人在一起時總是很開心,相互間說著各人的外號:新光是"部長",金波是"校長",德民是"老板",互相戲謔著,吹捧著,挖苦著,說說笑笑’打打鬧鬧的。這次,他們約好到靈通山去,靈通山是閩南新開發的旅游區,那里有一大片保存得很好的原始森林,三年前,有人看到靈通山里有個隆起的小山包得像是一個人的頭像,就拍了一張照,拿到報紙上發表,曾經轟動了一時。這天,三人乘著開往靈通山的中巴車慢吞吞地出了市區,走走停停,四十分鐘才到了終點。新光、金波、德民三人下車后,隨著其他游客悠然地走著。通往原始森林是一條石砌的山道,爬上一道坡,就看到面前一片開闊的草地,草地后面就是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這時,游客們有的以原始森林為背景在拍照,有的坐在草地上聊天、吃東西。德民轉著身子看了一周,問:"那個巨人像在哪里呀?"金波抬起頭,看著對面的山包,用手一指,說:"你看,就那。"德民順著他的手勢看過去,認真地辨認了好一陣,搖搖頭說:"我看不出像什么人。"金波說:"你想他像什么人他就像什么人。"德民瞇著眼又看了看,驚喜地說:"我看有點像了,像我……死去的外公。"金波和新光笑了起來。他們在草地上休息了一陣,起身往原始森林走去。

  這片原始森林屬于亞熱帶雨林,在他們看來,每棵樹都是那樣婀娜多姿,令他們感興趣的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樹藤,不知從哪棵樹長出來,又不知纏到哪棵樹去;有的樹藤在地上一圈一圈地纏成一個陷阱,有的則像秋千一樣在空中晃蕩著,有的是兩條樹藤共生,其中一條藤把另外一條纏死了。他們隨著人群從原始森林里鉆了出來,爬上那個極似人像的小山包,金波指著一塊石頭說:"看,這就是巨人的眼珠子。"德民撇了撇嘴說:"什么眼珠子,只不過一塊石頭!"金波覺得德民說話很煞風景,不過想想也有道理,石頭本來就是石頭,只有在一定的角度、一定的距離看,它才像是巨人的眼珠子。新光看到一塊隆起的山體,心想這該是巨人的鼻梁了,那么嘴巴在哪里呢?他順著鼻梁往下找去,終于看到一個凹坑,里面長滿了茅草,對了,這就是巨人的大嘴。

  德民爬上了巨人的額頭,又走了下來,看見新光站在凹坑里發呆’便大聲說道:"喂!部長,你在準備演講是不是?"德民說著跳了下來,突然"哎呀"尖叫一聲,原來他腳扭了,連忙蹲下身子,吐了口水使勁地擦起受傷的腳脖子,嘴里哼哼叫著,后來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又擦了幾下,感覺到屁股上有些異樣,馬上抬起屁股,這才發現地上是一塊粗糙的石片,一氣之下就把它扔出了幾米遠。石片下是被人挖過的土,看著很顯眼,還露出一截包裝袋子,他忍不住用手摳了幾下。

  新光湊了過來,好像火眼金睛發現了什么,連忙說:"我來。"他蹲下身子,雙手在土里挖著。金波帶著嘲諷的神情也走了過來,說:"掘金呀?"但他只看一眼就呆住了,急忙也蹲下身子,雙手挖起來。他們挖呀挖,很快便看清埋在土里的是一只成色還是新的蛇皮袋子,他們又把袋子周圍的土挖開,把它從土里拽了出來。

  打開袋子,三雙眼睛全都瞪大了:袋子里居然是一捆捆百元大鈔!

  2.有人說,男人有錢就變壞

  半個小時后,三個人打的回到德民租的房間,嚴嚴地關好了門窗,很快把錢算清楚了:一扎一萬元,一共五十扎,共計五十萬元,全是真幣不是假鈔。大家盯著桌上這些意外得到的錢,連大氣都不敢出!

  德民雙手顫抖,拿起一扎鈔票,摸了又摸。新光忽然警覺地問:"剛才我們回來的路上,有沒有什么可疑的情況?"金波想了想說:"好像有個小胡子看了我們好幾眼,別的就沒什么了。"

  新光拿起一扎錢看了看,說:"這上面還有銀行的封簽,可能剛取出來不久。"金波也拿起一扎錢,一張張地翻起來,說:"沒有連號。"德民說:"那用起來就放心了,屁股下撿到橫財,這下我可真的成老板啦!"

  新光站起身,走到門邊,又檢查一遍門是否關緊了,他回過頭說:"這錢先不能動,看看市面上有什么反應再說。"德民不高興地盯著新光說:"難道有人登報找錢,你準備學雷鋒拾金不昧?"新光蹙著眉頭沉思了一會兒,說:"這錢我們要拿得安全、安心,不能出任何麻煩。"德民拿起一扎錢輕輕拍打著臉頰,咧嘴笑了笑,顯出很憨厚的樣子,說:"我好久沒見過這么多錢了,我想錢都快想瘋了。"金波說:"部長說得對,這錢要拿得穩,就得觀察幾天,過幾天再分。""過幾天就過幾天,錢又不會長腳跑了,可是這幾天錢放在哪里呢?"德民一眼看到房間角落里那只保險柜,說:"有了,就放在我的保險柜里。"房間里的這只保險柜是德民的公司破產后遺留下來的,新光打量了一下保險柜,立即搖頭說:"這不行。"

  德民說:"不放心我?我們都是二十幾年的老朋友了……"金波腦筋一轉,說:"朋友歸朋友,親兄弟還要明箅賬呢。我看這樣吧,老板你不是還有一只密碼箱嗎?把錢放在密碼箱里,密碼我掌握;再把密碼箱放在保險柜里,保險柜的密碼部長來管。"

  德民急忙問道:"那我呢?"

  金波說:"這是你的房間,你就管房間的門,沒你的鑰匙,誰也進不來。我們三個人各司其職,三個人沒一起在場,就拿不到錢,這樣不是很好嗎?"

  把錢放好了,三個人突然非常默契,三只手掌拍在了一起,就像他們當年在土樓鄉中學擊掌盟誓一樣,現在他們再次盟誓:保守秘密,平分五十萬!

  錢放在德民房間里,這可害苦了他,整個晚上怎么也睡不著,眼前老是晃著那一扎一扎的錢,過十幾分鐘就要下床一次,走到保險柜前,雖然他沒密碼打不開,但是摸摸保險柜,他就感覺是在摸著錢,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滿足和愜意:自己到馬鋪市也有七八年了,可是去年一筆生意,他一下虧了十幾萬,小公司撐不住,轟隆一聲就跨了,幾乎是一夜之間,把幾年來費盡心機賺來的錢都賠光了,他還不敢跟新光他們明說,只是含糊其辭地說合伙人攜款跑了,真是打落牙齒往肚子里吞啊,現在好了,五十萬,一人十六萬多,又能搏一搏了……

  第二天上午,德民突然想起給小晶打電話。自從公司破產以來,他就躲著過去那幫生意場、酒肉場和娛樂場上的朋友,電話不打一個,接到傳呼也不回。現在好了,他有一種揚眉吐氣、重新做人的感覺,他要告訴過去的朋友們:他劉德民不僅活著,還活得不錯。腦子里就像過電影似的閃過許多人的面影,閃著閃著,就閃出了小晶這個女人。小晶是一個坐臺小姐,德民就是在她身上第一次見識了女人,后來有一段時間,他們頻頻來往,吃飯唱歌,游山玩水,同床共枕,就像一對恩愛夫妻。他給小晶打了傳呼,后面沒有加任何名號,他生怕小晶知道是他反而不回電話。一會兒,就有電話打過來了,電話里正是小晶嗲聲嗲氣的聲音:"準呼我?"

  德民故作平靜地說:"是我。"小晶"咯咯咯"地笑著問:"你是誰呀一一劉德華的弟弟劉德民嗎?"德民一聽,就在電話里唱了起來:"給我一杯忘情水,換我一夜不流淚……聽聽,弟弟唱得比哥哥還好吧?"德民跟小晶閑聊了一陣,說晚上要請她@飯,小晶聽了笑著,還在電話里"機隊"地發著親吻的聲音:德民打完電話,走出電話亭,管電活的老太婆突然喊了一聲:"交錢!"德民心里一驚,連忙把手伸進口袋找錢,他找呀找,終于在第三只口袋里翻出一張皺巴巴的一元錢丟在老太婆面前的桌上。老太婆看到錢這么破,不由皺起眉頭,德民卻大氣地說:"不用找了。"

  下午三點多,德民接到小晶的傳呼,她說華遠公司的楊總請她去橋頭縣玩,晩上不能跟他一起吃飯了。德民心里罵了聲"臭婊子",感覺到渾身長了刺似的,很不自在。他在路邊站了下來,往前面看看,又扭頭向后面瞧瞧,不知道怎么安排自己,干脆就在一只垃圾箱上面坐了下來。德民點了一支煙,眼光向四處張望,終于有一個女人走進他的視野,他一看就知道她不是一般的女人。

  女人向德民走了過來,滿臉閃著媚笑:"先生,你一個人嗎?"德民"嘿嘿"笑著:"加上你,不就兩個人了?"他請女人到一家小餐館吃飯,在飯桌上談好了價錢,回到房間立即上床……完事之后,德民問那女人:"你叫什么名字?"那女人說:"我叫阿美。哎喲,大老板,你是不是想包我呀?"

  這時,德民聽到褲帶上的傳呼機叫了,便用腳趾把褲子夾了過來,拿起傳呼機一看,是市區的電話,后面是小晶的代碼。這小婊子不是去橋頭縣了嗎?怎么還在市區?德民知道小晶呼他,肯定是有什么事,便急著要出門。阿美噘著嘴說:"肯定是老情人呼的。"德民出了門,走到最近的電話亭,剛一接通電話,小晶就問:"你說晚上請我吃飯,還箅不算數?"德民反問道:"那個楊老板不是請你到橋頭嗎?"

  小晶在電話里生氣地說:"別說什么楊老板了,他丟了一筆錢,心情不好,就不去了。"德民心里"吟"地跳了一下,連忙問:"他丟了多少錢?"

  "說是五十萬,鬼知道……"

  五十萬?德民腦子里"嗡"的響了一聲,緊張地問:"他是怎么丟的?什么時候丟的?"小晶奇怪地問:"他丟錢跟你有什么關系?難道你撿到了?別說太多廢話,你說,晚上請不請?"德民剛才還想請小晶的,誰知聽到她說了楊老板丟錢的事,心里見鬼似的慌了起來,好像他們撿到的五十萬已經被人知道了,他改口說:"改天吧,改天我請你到奔馬大酒店吃西餐。""小氣鬼,不理你了!"小晶"啪"地把電話掛了。德民心里一陣緊張,回到自己的房間,找不到多少錢,只好拿出抽屜里一只八成新的手表,并且許諾下次多給兩百塊,這才打發了阿美。他越想越覺得事情不妙,趕緊又跑到外面,給新光和金波打了電話,喘著粗氣說:"快、快來……"

  4.爭巨款,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新光午休起來,沒有到辦公室去,而是走出機關大院,鬼使神差似的在路邊攔了一輛的士。他獨自來到靈通山,愣愣地望著巨人像,十幾分鐘沒有眨一下眼睛。后來他又走進了原始森林,看著盤根錯節的樹藤,看著藤纏樹、樹纏藤,他想,人世間也是這樣,把別人纏死了你才能活得更好。

  新光想要做一件事,自從那天在靈通山巨人像的"嘴"里意外發現了那筆巨款后,他就想做這件事,現在,在靈通山逛了一圈,好像得到了勇氣,打定主意要把事情做下去。新光回到停車場,車還沒有來,也不見的士,他就站在小賣部門前等車。這時,有一個留著小胡子的中年男人東張西望,盯上了新光,一步一步走了過來,他走到新光面前,客氣地問道:"有火嗎?"新光搖了搖頭。

  小胡子想了一下,做出漫不經心的樣子,問,:"你前天來過這里?"

  新光心里不由一驚,他看了小胡子一眼,若無其事地搖搖頭。

  小胡子顯得很有耐心地問:"那巨人像,你看了覺得怎樣?你爬過巨人像沒有?"

  新光裝傻地反問:"什么巨人像?我沒聽說過。"小胡子狐疑地從上到下打量著新光,說:"我看你很面熟。"新光冷冷地說:"你認錯人了。"這時他看到車來了,邁開步子就向前走去,坐到車上,他又看到那個小胡子滿車場辯認著什么人,他突然想了起來:那天他們提著裝了五十萬的蛇皮袋子回來,這個小胡子在六七米遠的地方盯著他們!

  回城的車在一個小站停了下來,新光站起身準備下車,不經意間看到那個試探過他的小胡子就在他身后兩排的位置上,心里不由一緊:奇怪,他什么時候上的車,竟一點也沒有察覺!他干脆又坐了下來,想讓小胡子先下車,但他眼角的余光看見那個該死的小胡子一動也不動,來不及多想,他大步走出位子,救火一樣沖下了車。新光感覺到那個小胡子也急匆匆地跟著下了車,他撒腿就跑,橫穿馬路,跑進一條小巷,那人的腳步聲就粘在他身后似的,怎么甩也甩不掉,突然他一個踉蹌,眼看就要往前撲倒,這時,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后衣領。

  "你跑什么?看你還跑哪里去!"小胡子揪住新光的衣領,把他的臉轉到了自己面前。新光躲著小胡子的眼光,極力鎮靜,從口袋里掏出一把百元大鈔,說:"我跟你無怨無仇,你要錢,我身上的錢全給你。你要亂來,我就喊人了!"

  小胡子一把奪過新光手中的錢,拿到眼前看了看,冷冷笑了一聲說:"天底下有這么便宜的事?你這點錢就想打發了我?"新光從小胡子手里掙脫出來,整了整衣領,定睛看了他一眼,感覺到他很強壯,自己絕對不是對手;新光又往小巷兩邊看了看,此時正是下午三四點鐘,陽光強勁,路上一個行人也沒有。

  小胡子警告說:"我不怕你喊人,你一喊我就先給你一刀,我看你沒那么傻,想吃這眼前虧。"他從屁股上的兜黽拔出一把亮晃晃的匕首,晃了一下,又收入了兜里。

  新光見動粗的不行,便試探著問:"你想干什么?"小胡子松了松胸前的領帶,說:"你別裝糊涂了!前天我看你到過靈通山,另外還有兩個同伴,你別瞞我了!"新光用一種嘲笑的口吻說:"你的記性真了不起,一天里到靈通山的人有多少啊?你每個人都記得,佩服佩服。"

  "我告訴你,那天我肴到你們三個人從巨人像下來,就覺得可疑,直盯著你們看,可惜我一下子沒想到事情會那么嚴重。"

  新光心里跳了一下,說不出話來。小胡子把臉湊到新光面前,臉上帶著一種陰冷的笑意,說:"跟你實話實說吧,那錢是我們幾個兄弟從溫達成那里弄來的。"新光知道溫達成是馬鋪市有名的私營老板,財產過億,可這小胡子怎么從他那里弄了五十萬?他忍不住好奇心,便問:"你們怎么弄……"

  小胡子笑了一笑,說:"這個你也想知道?綁架他兒子,他不敢報案,從一百萬殺價殺到五十萬,他讓人把錢放在原始森林的一只垃圾箱里,我們拿了錢就埋到巨人像的嘴里,我準備一個人吞了……"

  現在新光全明內那五十萬的來歷了,不過,德民說的華遠公司楊總丟了五十萬是怎么回事?是毫不相關的另外五十萬,還是溫達成就是派楊總把錢放到原始森林去的,或者楊總竟然就是和小胡子一起敲詐溫達成的閉伙成員?這么一想,新光禁不住冒出一身冷汗,唉,這世界上的事真是紛繁復雜,要想把什么都搞清楚,真難!此刻新光無心探究楊總丟的五十萬到底是怎么冋事,他先要對付眼前這個小胡子!

  這時,小胡子卻換了一副面孔,像老師在課堂上教誨不聽話的學生那樣循循開導著說:"兄弟,好好商量一下,你把錢交出來,你也有一份,這錢本來我一個人呑定了,算我倒霉,給你二十萬。你要不交,留下一只耳朵兩根手指頭也行。"小胡子說著,新光突然感覺到耳邊"嗖"的一陣冷風吹過,便下意識地兩手緊緊捂住了耳朵。他想,剛才在原始森林里還想得美呢,跟這小胡子一樣,想把五十萬獨吞了,眼下的處境怎么辦?二十萬?跟金波、德民他們分才十六萬多……他的腦袋高速地運轉著,很快便打定了主意:"行,我跟你合作。"

  新光帶著小胡子,半個小時后來到了德民租住的那幢舊樓前,指著二樓說:"201。"

  剛才在路上,新光用小胡子的手機給德民打了個傳呼,德民回電話說是在什么酒吧喝酒,這使他們感到事情將比預計的要順利一些。他們走到德民的房門前,回頭看看樓道,一片靜寂,正是動手的好時機。小胡子從口袋里摸出一把特制的鑰匙,在鎖洞里捅了幾下,"咔噠"一聲,把鎖打開了。他們走進房里,把門關上,直奔角落里的保險柜。新光用密碼轉了幾下密碼鎖,可是密碼鎖一動也不動,他很詫異,密碼沒有錯,怎么打不開了?

  小胡子推開新光,用他特制的鑰匙在鎖洞里轉了幾轉,問了密碼,又轉了幾下,說:"這里有沒有多功能螺絲刀,有它我就有辦法了。"新光想起德民有一把在電視直銷商場買的螺絲刀,櫥柜桌箱,東翻西摸,總算找到了那把螺絲刀,把它遞到了小胡子手上。小胡子熟練地在保險柜的密碼鎖里撬了起來,新光看見密碼鎖在動,心禁不住枰怦直跳……突然,密碼鎖發出"咔嗒"一聲,小胡子猛地把保險柜門一拉,柜門竟然真的打開了!那只密碼箱就這么真真切切地擺在他們面前……

  就在這時,一條人影閃電般地撲了過來,新光先是聽見沉悶的一聲"哎喲",接著就看見小胡子麻袋―樣歪倒在地,隨即又看到德民手持一根短木棍站在眼前……原來,德民并不在什么酒吧喝酒,他送走金波后就一直呆在房間里,新光帶小胡子來撬門時,他正在衛生間里,透過門縫看到了新光和小胡子奔向保險柜,他便抓了一根木棍,伺機出擊……

  新光驚訝得說不出話,下意識地往后退了兩步,德民盯著新光,滿臉怒色地問:"怎么回事?你怎么帶人來撬保險柜?"新光強作鎮定,極力辯白:"他們幾個人綁架了溫達成的兒子,搞了這五十萬,他想獨吞,先把錢埋在巨人像的嘴里,沒料到被我們發現了……我被他認出來了,沒辦法,帶他來這里,想用個什么辦法把他擺平,誰知你在衛生間里……你那一棍真是打得好,一切-平了……"

  德民笑了笑,把手上的棍子扔在地上,轉身向保險柜走去,從里面拎出密碼箱,說:"我們兩個把它分了,你有沒有這個膽量?"新光看了看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小胡子,點了點頭,于是德民便從抽屜里找出一把刀子,狠狠戳進密碼箱的皮里,向兩邊拉了幾下,把箱子割破了一個口子,德民興奮地叫了一聲,兩手抓住口子,使勁地把口子拉開……

  就在這時,新光動作神速地從地上撿起木棍,咬緊牙關,手起棍落,德民哼也沒哼一聲,就倒在了地上……

  5.終有報,機關算盡驚醒南柯春夢

  新光和德民正在為四十九萬拼得你死我活,而金波對此卻毫無所知。他回到租的小房間里后,只是越想越覺得德民的神色不對勁:他叫自己過去,說是想把錢平分掉,怎么那么巧半路殺出了一個女人,密碼鎖又一下打不開了?這是不是一個圈套,想穩住我,然后獨吞?金波越想越覺得情形可疑,更為那四十九萬耿耿于懷,他坐臥不寧,終于奪門而出,又來敲德民的門了。

  但是屋里沒有回答,金波把耳朵湊到門前,聽到里面一片靜寂,好像墳場一般。金波抬起手,用手一推,門自動開了,原來門只是虛掩著,沒有鎖上。金波有些吃驚,推開門便往里面走,剛走了幾步,忽然覺得眼前一黑,來不及后退,一條人影已撲了上來,把他摁倒在地。

  那人就是小胡子,小胡子的后腦勺挨了德民一棍后昏迷了過去,醒過來時發現德民死豬般躺在地上,探探鼻下,已經沒氣了;保險柜門大幵,那只裝錢的密碼箱被人割破后扔在地上,新光不見了。小胡子爬起身,坐在椅子上休息了好一陣子,模模糊糊了一陣才想明白了剛才發生的事,就在這時,他聽到了金波的敲門聲,頓時全身一個激靈,急忙躲到墻角里,等金波走近,出其不意地猛撲過去,把他摁倒在地。

  "別……我……"金波掙扎著要從小胡子身下爬起來,但是小胡子左手叉子似的摁住金波的胸部,右手拿著匕首擱在他脖?上一點一點地用勁,咬牙切齒地說著:"你給我老實一點,我認出你來了,你們三個是一伙的!"

  金波艱難地說:"我……你放手……"他的五官漸漸地扭得變形了,臉上布滿了恐懼。小胡子喘了一口粗氣,說:"我們兄弟辛辛苦苦搞來的錢,我想獨吞,你們也想獨呑,想得美啊!"匕首一劃,一道鮮血飛濺而起……

  再說新光從德民的房間平靜地出來,手里提著一只不顯眼的黑色塑料袋,袋里裝的正是那四十九萬巨款!他冋到機關大院時,機關剛下班不久,他像平常一樣跟相遇的熟人打招呼。新光走到宿舍門前,正巧碰上一個鄰居,便一邊掏鑰匙開門一邊跟鄰居說話:"進來喝杯茶吧。"鄰居說:"停電了,你有開水泡茶嗎?等一下到老羅那邊摸兩圈。"新光點點頭。

  走進宿舍,新光用屁股把門關上,靠在門后出了一口大氣,隨即又插上電爐插座,想燒水好好洗個澡,猛地又想起鄰居說停電了,就順手把塑料袋一擱,然后走到床前,把自己放倒在床上。他閉上眼睛,努力不去想剛才在德民房里驚心動魄的那一幕,而是將思想集中在對未來的設想上:辭職,帶著錢到海南,找份工作,永遠不回馬鋪……想著想著,新光迷迷糊糊就動身了,帶著巨款來到了繁華如夢的海南,高樓、汽車、小姐……

  突然,新光在睡夢中聞到了一股濃濃的塑料味道,他猛地躍身而起,忽見電爐上一團火焰正燒著、滾著,原來新光沒把電爐插座拔下來,而那一袋錢隨手一擱又恰好放在電爐上,沒多久電來了,就把電爐上的那只塑料袋燒了起來……新光躥了過去,雙手向火撲去,怛他只抓到了一把快要燒透的紙幣……

  "錢丨"新光突然爆發出一聲尖叫,兩手在電爐上抓了一把灰燼,抹在臉上,大聲地狂笑著沖出房間,一路高喊:"錢,我的錢……"新光沖到外面,沒跑多遠,卻見那個小胡子從天而降似地迎面跑來,新光把手上錢的灰燼擲到他的臉上,笑著說:"這錢,你不是想獨吞嗎?全給你!全給你!"

  小胡子發現新光瘋了,不由一屁股癱坐在地上……

Tags: 五十萬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gushihui/15471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