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愛情可以說不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蕭韻一走進教室,同學們就發出一聲驚嘆,因為蕭韻又換了一身新衣服。蕭韻卻是不動聲色,只是對大家微微一笑,就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我捅捅正在打瞌睡的張北:"說,這個月咱哥倆吃啥?"張北嘿嘿一笑:"我看你就買包鹽,這個月咱倆就蘸鹽水吧。"
    自從張北和蕭韻談戀愛以來,我就倒了霉了。蕭韻愛打扮,是個天生的購物狂;張北愛面子,蕭韻的所有開銷他都負責,為了滿足蕭韻的所有欲望,張北不但花光他的錢,而且連我的生活費也搭上了。沒辦法,誰叫我是張北的鐵桿呢。
    人們都說一個成功男人背后都站著一個偉大的女人,現在我才發現,一個漂亮女人背后都趴著兩個男人:一個打腫臉充胖子的男朋友,還有一個有苦說不出的男朋友的鐵哥們。為此我曾多次抗議,可張北厚著臉皮說以后我就是他和蕭韻兒子的干爹,為了我那可愛的干兒子,我就艱苦點吧。可哪有這種事,他們為了親兒子花天酒地,我為了干兒子吃糠咽菜。不行,我得想個法解決一下這問題。
    剛好下午沒課,蕭韻又衣著光鮮地飄到了我們宿舍。"張北,走,去逛商場。"
    我一聽這話心就一哆嗦,我狠狠瞪了張北一眼,意思是你小子別去了,再去咱連買鹽的錢也沒了。可張北這小子不爭氣,好像沒看到我兇狠的目光一樣,穿上鞋就要跟蕭韻走,這小子算是沒救了,臨出門還不忘假惺惺地問我一句:"你去不去?"
    "去,我當然去。"我就等著這句話呢,我跳下床就要跟他們走。
    "你去買啥呀?我們給你捎回來算了。"蕭韻也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裝沒看見:"我去買包鹽,買這個你沒經驗。"我得隨時提醒張北我們的困境。
    到了商場里,無論蕭韻看上什么,我都說不好,張北也隨聲附和,這小子這次還真長出息了。蕭韻氣得小臉煞白,我則偷偷樂:蕭韻呀蕭韻,你也有今天。
    "張北,你看這套怎么樣?"蕭韻指著一套紅色套裝說。她這次沒敢征求我意見,我湊過去一看價格,心就一抽,這衣服要買下來,估計我和張北連買鹽的錢也沒了。
    "俗,太俗了。"沒等張北開口,我就發表了我的見解。
    "張北,我問你呢?"蕭韻看來真有些生氣了。
    "我看,"張北看看蕭韻又看看我,狠了狠心說,"還可以吧。"張北這話一出口,我就覺得眼前一陣發黑。
    "好,那就買了吧。"蕭韻說著就裝模作樣地掏錢包。
    "不用,不用,我掏錢。"張北拉著我就朝收銀臺跑,我知道這小子是又想借錢了,攤上這么一朋友,我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了。
    回去的路上,蕭韻興高采烈,張北心事重重,我則是欲哭無淚。
    回到宿舍,我就對張北下了最后通牒:"張北,你該給蕭韻好好說說了,再這么下去,誰也受不了,實在不行就算了吧。"
    "兄弟,我也受不了了,可現在要是算了,哥哥我以前的投資不就白投了嗎?"張北哭喪著臉說。這小子真是不可救藥了!
    "那好,你們不吹,那咱們倆以后就分道揚鑣了。"我該下狠心了,我憑什么老這么陪著他過苦日子呀,到時候,他領一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回家,我則面黃肌瘦地去見我媽,我怎么跟我媽交代呀。
    "好,好,我想想辦法。"張北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看他這德行,我也不好意思再逼他了。
    第二天,張北一大早就出去了,直到快吃晚飯了,才溜達回來。一見到我,張北從兜里掏出幾張百元大鈔遞給我:"這是咱倆這月的飯錢。"
    "你小子不是去搶劫了吧?"我瞪大了眼看著張北。
    "搶劫?就憑我這身子骨被搶還差不多。我去賣血了。"說著挽起了胳膊,他胳膊上果然有個紅點。
    現在大城市里基本都是無償獻血,聽說在偏遠一點的縣城醫院里才能賣血,那些地方衛生條件極差,極易感染傳染病。"就不怕染上什么病?"
    "別擔心,我早就做好預防措施了。"張北懶懶一笑,從口袋里掏出一個一次性注射器,我無奈地搖搖頭,敢情這小子那點聰明都用在這了。
    雖然張北極其小心,可還是出事了。我找到蕭韻,把一張化驗單遞給她。"什么意思?"蕭韻瞪著她美麗的大眼睛看著我。
    我慘然一笑,冷冷地說:"張北為了滿足你的消費,被迫去賣血,結果染上了艾滋病。這就是他的化驗單。"
    蕭韻一聽,身子一軟就要倒下去,我忙扶住她,說:"先別暈,快去看看張北,他還在宿舍里等著和你告別呢。別忘了,穿上你最漂亮的衣服,那可是張北的血換的。"都這時候了,我也沒必要對她客氣了。沒等我說完,蕭韻已經跑了出去。
    等我氣喘吁吁地趕到宿舍時,蕭韻正趴在面色死灰的張北胸前嚎啕大哭。"別哭了,有什么話趕緊說吧,時間不多了,要不要我回避一下。"我轉身就要走,我真怕他們說出什么肉麻的話來,我還真受不了這個。
    "你站住。"蕭韻止住哭聲,轉身過來就搶我手中的化驗單,我一躲,她沒搶著。蕭韻回頭又看看張北,張北那死灰的臉上由于沾滿了蕭韻的淚水,有地方居然顯出了一些白皙,蕭韻抓過一塊毛巾就朝張北的臉抹去,沒幾下就露出了張北白凈的臉。
    "你們倆合伙騙我是不是?"蕭韻的眼淚又流了下來。我看看張北,張北嚇得體似篩糠,小臉比平時白了許多。我長嘆一聲,看來還得我說:"是,我們是騙你,不過張北真的去賣血了。蕭大小姐,你要是這么再買下去,早晚有一天會這樣的。"
    蕭韻看看張北又看看我,說:"其實我一直在騙你們,我根本不需要那么多衣服。張北這人太愛虛榮,無論什么時候都不敢說聲‘不’,我想用這種方法逼他說‘不’,可……"蕭韻一拳砸在張北的身上。我和張北都愣了,哎呀,這是干什么呀?整個一現代版的《王花買父》,敢情我們都被蕭大小姐給騙了,不過說實話我和張北真夠窩囊的,都要喝鹽水了,還不敢說"不".看來無論愛情也好,友誼也好,說"不"的勇氣要遠大于說"是"的勇氣。
    蕭韻見我們倆不吭氣了,微微一笑,從錢包里掏出一沓錢。"這是我這幾個月省下的生活費,"她數出幾張遞給我,"這是張北借你的錢吧,現在還你,這個月不用喝鹽水了。"
    我怎么能接蕭韻的錢,以后我得叫嫂子呀。"算了,就算我給干兒子的壓歲錢吧。"我把錢推了回去。
    可沒想到蕭韻臉色一變,揪住張北的耳朵厲聲喝道:"什么干兒子?你們又怎么編排我了?快說。"
    "我說,我說。"張北嚇得聲音都變了。
    張北算是完了,到現在都不會說"不",哈哈。

Tags: 愛情 教室 購物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gushihui/13615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