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寂的骷髏墳場

來源:我愛故事網 作者:admin

  空曠的山谷內,一行七人正緩緩的行進著,他們是來采藥的,越是深山越有名貴的藥材,雖然處處布滿著危機,但為了錢財,也值得他們拼搏一把。

  天漸漸的陰沉下來,風冷冷地吹過,死死的刻著人的臉,似乎想要把人的臉給割下來,陽光早已把世界拋給了地獄,只剩下滿地的陰寒。

  “這丫的什么鬼地方,怎么突然間這么冷”劉文明打了個寒顫,滿腹抱怨的說著,然而并沒人搭理他。

  “我們好像走錯路了”隊長林夕拿著地圖說著。

  “那怎么辦,我們不會困死在這吧!”說話的是長的人高馬大的胡安。

  林夕拿著地圖仔細的研究著,“有了,穿過這片山谷在往前走有一個岔道口,從那里繞過去,我們便能從這里出去了”。

  “那還等什么,趕緊走吧!”急性子的馬超說著。

  ……

  傍晚降至,危機四伏的深山之中到處潛伏著猛獸,越是夜晚越是野獸出沒的時機,稍不留神就會遭遇猛獸的襲擊,七人不敢休息一刻不停地急速行進著。很快就走出了山谷,一出山谷眾人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齊齊倒吸一口涼氣,都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

  他們的正前方,一望無際的墳頭呈現在眼前,幾乎每個墳頭上停留著幾只烏鴉,發出難聽的呱呱聲,地面上白骨森森,遠處的枯骨殘骸上幾件盔甲式樣的東西在其身上,樹木耷拉著殘缺不全的身體,得意的向人展示鮮血淋漓的傷口,一切讓人望而生畏。

  這是一片讓人壓抑窒息死氣沉沉的墳場,陰氣繚繞的風勢吹過,頓時陰冷的氣息彌漫而來,眾人只覺一股徹骨的寒意襲遍全身,不自覺的打著寒顫。突然出現的墳場,讓人覺得此地無不透露著詭異。

  “奇怪,地圖上并沒有標注此地有片墳場”林夕說道。

  “也許這是后來建立的呢”年齡最小的周成說道。

  “不可能,這荒涼的樣子看上去年代久遠,更像是一處古戰場,那盔甲證明此處至少也有兩百多年了”心思縝密的齊宣接話說道。

  林夕掃視了一眼離他不遠處的一根白骨說道“不管怎樣,我們還是趕緊離開吧!穿過這片墳場應該就能找到那岔道口,我總覺的此處讓人感到壓抑”。

  七人緩步躲避的行進著,他們無法像先前一樣肆無忌憚的急行,生怕腳下一個不小心就會踩到那錚錚的白骨,尤其那些讓人望而生畏的骷髏架骨。“咔嚓”不知是誰不小心踩到了一架骷髏,眾人心中咯噔一跳,周成更是“啊”的一下叫出了聲。

  “你鬼叫什么,不就踩到了一根白骨嗎”大嗓門的胡安吼道。

  驚魂未定的周成剛要還擊,林夕開口說道“好了,不要吵了,天馬上要黑了,我們不能再耽擱了”。

  七人繼續行進,突然間聞到一股香氣,繼續前行發現前方不遠處有幾朵極其鮮艷的花朵,長的極其高大,約莫有七八十公分左右一般高,幾人都不認識這是什么花。

  向來愛花的劉文明剛要伸手去碰觸,“不要去碰它”齊宣急切的喊道,劉文明疑惑的看著齊宣。

  齊宣長舒了口氣緩緩的說道“墳場長鮮花本就詭異之至,再加上這花又極其高大,我懷疑這是食人花”尤其說道食人花的時候,他還刻意加重了口氣,生怕幾人聽不到一般。

  聽到是食人花,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齊齊倒退幾步,離食人花遠遠的,食人花的恐怖都還是知道的,那可是能侵吞整個人的。

  “快走,這里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劉文明神色有些慌張。

  突然間胡安漲紅了臉,憤怒的拔出了腰間的匕刃向著離他最近的周成的脖子刺去,猝不及防的周成被一下刺到。頓時,鮮血噴灑而出,他瞪大了眼睛驚訝的看著胡安,張口想要說什么卻沒能發出聲音,直挺挺的摔倒在地,頓時氣息全無,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體。

  幾人驚詫的看著胡安竟一時發愣,林夕首先反應過來,暴喝道“胡安,你干什么”,胡安好像并沒有聽到林夕的話語,他像是喪失了理智拿著匕刃在空中胡亂的揮刺著,口中還吼道“殺…殺殺…”。

  于此同時,劉文明突然拔出了鋼刀,刺向了一直保持沉默未曾發話的兩兄弟的吳剛,吳剛匆匆閃避,避開了要害,但還是被刺破了肩頭。

  吳冰看到弟弟被刺,毫不猶豫的拔出鋼刀一刀扎進了劉文明的胸口,瘋狂的劉文明竟棄刀不用,張嘴向著吳剛的脖頸咬去。此時的吳冰也瘋狂的朝著劉文明扎去,但劉文明沒有發出一絲疼痛的叫聲,三人都沒有發出叫聲,仿佛受傷的不是自己一般。

長篇恐怖鬼故事《骷髏墳場》

  其余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這是怎么回事,林夕恍然之間有股嗜血的沖動,鼻間的香氣更加濃郁,他恍然大悟,是那香氣。

  他大喊道“快快閉氣,是那花迷人心智”,齊宣似是早已感到此花的詭異,不用林夕提示,他已經捂住了口鼻。

  其余幾人早已迷失心智,又怎么還能聽到林夕的話語,兩人對視一眼搖了搖頭急速離去。至于胡安他們兩人也無力阻止,看清形是必死無疑了。

  果然,最終胡安七竅流血而死,劉文明被生生扎死,吳剛被活活咬死,至于吳冰死狀與胡安一樣。

  慌忙逃竄的林夕和齊宣約莫跑出了有千米多遠,兩人緩緩的喘了口氣,花香已無,兩人這才毫無顧忌的大口喘著粗氣。

  ……

  夜晚來臨,那懸在空中的那彎鉤月把自己掩藏在云層里,仿佛在恐懼著什么。慘白的光立即變成了無底的暗,翻滾的陰云帶著夢魘遮住僅有的一絲光線,夜色越發顯得陰暗。

  林夕齊宣兩人緩慢的行至著,突然間“桀桀”一陣怪聲響起,成片的烏鴉全都飛離而逃,那聲音像是從遙遠的天邊響起,剛剛放松的兩人頓時毛骨悚然。

  “這…這是什么聲音”林夕聲音有些顫抖。話剛說完,“嘎吱…嘎吱”刺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林夕僵硬的脖子機械般的轉向那聲音。

  “那是什么……”林夕驚恐的看著眼前本已散落的骷髏不知何時已重組,竟緩緩的站起,接著緩緩的飄起,它們都朝著一個地方飄去,似是有什么東西召喚一般。突然間它們都定格在了半空,就在這些殘破的骷髏之上一閃閃發光的圓形晶體閃現而出,著實詭異之至。

  光澤越來越亮,那些本已停留在半空的骷髏忽然間又動了起來,緩緩的向著那晶體飄去,漸漸的行進晶體,竟慢慢的行至晶體之內,越來越多的骷髏隱入那晶體之內。

  林夕看著眼前詭異的一幕,眼中充滿了無法置信,然而更加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那晶體在吞沒了所有骷髏后,竟似是打了個飽嗝,接著它緩慢的蠕動起來,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

  它竟慢慢的變成了一具金光燦燦的金黃色的骷髏,“桀桀”它口中發出邪氣的怪聲,林夕頓感頭皮發麻。漸漸的金黃色的骷髏竟緩緩的變大,直至大到如巨型卡車一般,兩只宛如燈籠的眼中泛著幽幽的鬼火,頓顯邪氣。

  而最令林夕感到驚懼的是,林夕竟看到那骷髏泛著鬼火的雙眼竟朝著他望來,那一眼竟似是攝人魂魄一般,頓時一股死亡的氣息籠罩在心頭,林夕本能的想要逃。可他剛轉過身時卻發現齊宣竟不見了,四周空蕩蕩的除了那骷髏。

  “我在這里……”低沉的聲音響起,林夕不自覺的轉過身去,他看到的是一張陌生的有些邪異的臉。

  “你是誰”林夕有些驚疑,“我就是你要找的那個齊宣”那邪異青年手中拿著一張制作的假面人臉向著林夕揮了揮。

  林夕仔細的看去,那張假面人臉竟是熟悉的齊宣,林夕恍然大悟,原來一直跟著我們的竟不是齊宣。

  “你把齊宣怎么了,你跟著我們有何目的”林夕接連發問。

  邪異青年冷哼一聲,“也沒怎么,就是送他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了”。

  林夕身體一顫“你把他殺了”,那邪異青年邪邪的一笑“你死到臨頭,還有心思管別人的生死”。

  死到臨頭,林夕想要逃離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頓時感到驚慌失措,這是怎么回事,林夕抬頭望去,竟發現那兩只鬼火般的眼睛朝他望來,林夕慌忙低下頭不敢與之對視,是他控制住了我。

  “別枉費心機了,你跑不掉的,為了感謝你們帶我來此,我讓你死個明白”邪氣青年緩緩的說著“幾天前我從一本古書上看到此處有片古戰場,書中介紹這里經過一場慘烈的曠世之戰,雙方死亡極大,而那些人只有極少部分被掩埋,大部分被拋尸在外,經過歲月的洗禮,現在已是一片骷髏墳場。于是,我殺了齊宣假扮他跟隨你們而來,沒想到還真的讓你們找到了,這個地方的一切物體正適合做我的鬼骨的養料,而你也將為成為我鬼骨的養料而感到莫大的榮譽”。

  林夕聽完這番話了解了整個事件的始末,無力的癱坐在地,他覺得無論如何也逃不過這一劫了。

  果不其然,邪氣青年一聲令下,那骷髏朝著林夕張口一吸,“啊…啊…”慘叫聲回蕩在空中不絕于耳,幾個呼吸的時間,林夕被吸入了骷髏的嘴中……

  “一切都結束了,鬼骨我們走”坐在骷髏肩頭邪氣青年對著骷髏說道。那骷髏竟帶著青年凌空飛去,越飛越遠,直至沒了蹤跡。

  陰颯颯的風吹過,孤寂荒涼的墳場似是響起一陣悲鳴的聲音,像是訴說著什么,突然間,孤寂的墳場變得有些虛幻,它仿佛完成了某種使命一般,漸漸的消失了,無影無蹤……

 

Tags: [db:關鍵詞]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guigushi/15628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