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愛情故事 > 

你一定要等我回來

來源:我愛故事網 作者:陳漪

  引子

  依兒倚波靠水丟下一枚"藍芋之心"寶石項鏈。

  你一定要等我回來,多少年前模模糊糊中他這么說過嗎。

  你一定要等我回來,大約在很遙遠很迷糊的時候,他這么說過嗎。

  笑里輕輕語,他的唇線揚起一絲篤定,難道竟成幻覺。難道竟成一場游戲一場夢。

  那時花開,她的心曾像一個春天那樣地暖,她的眼眸里燃燒過一團相信,她相信他是她最美的相信,可是相信如水,水蒸發了,可是,相信如火,火滅了。曲終了,人散了,情變了,心碎了。她的心學會冷聳如冰凌了,仿佛冰靜了心骨,仿佛削尖了的菱角。她的心學會闃寂如夜了,仿佛她已經死了一樣。她用盡全力只為緘默如夜。誰都被禁止進入她的世界啊。她的世界,仿佛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隔離著,顯出遙遠而又哀傷的樣子。這時花落,她的心變得像個無法回春的冬那樣地冷。誰都被禁止進入她的世界啊。原來心碎的聲音也可以那么好聽、動聽。

  諾言變成謊言。情變無法買保險啊。誰會為誰而回來。誰都企望自由的力量大過天地,愛的自由,熱情的自由,傾聽的自由,期待的自由,實現的自由。堅信愛情誠可貴,自由價更高。以己之心度人之心,誰會等誰回來,他會相信嗎,她會等他回來,一定會……傷害過她仍心癢啊……漸漸我很懷念被你傷害痛苦的狀態,因為沒有回憶更悲哀……"

  ——

  媽媽躡手躡足,輕步緩移,像貓那樣的不知不覺無聲無息,"依兒,作業做完了繼續做完這本題海戰術。"依兒心慌地收起她的小說《藍月的約定》,不止一萬噸的石頭壓住她的肺啊,太……沉重,你看著都會難過。

  后天就要中考了。

  梔子花開,十五歲的雨季,林依渴望著實現心中的大學夢……

  A要和你到陽明山上看海芋

  他像流星劃過,點綴了漆黑,化成了美。每當流星劃過,依兒就會突然地想起他,像想起一個遙遠的愛的信仰。

  那時依兒的藍紗裙曾經如海芋花開了一季,只開一季啊,華航不在了。

  華航是花開那時出現在她的生命中的。

  那年初一,依兒總是感到一個小男孩的目光深深地看她的臉,像一根探照燈的光柱一樣,又像劍一樣地刺著她。有人跟著她啊。怎么辦。

  那是怎樣的一個男孩,他靜靜地跟著她,顯出憂郁的樣子。然后她打開窗戶就看到了他,那么安靜。那么安寧。

  小而秀的身子,膚白如凝脂,膚如紅燈映雪,眼神卻炯炯有神會說話,像一個病王子。

  她的初戀,這樣一個眼睛里藏著星星的少年。這樣一個清俊、憂郁、有才的少年。一臉羞澀的笑,在陽光里綻放。

  其實,你看,她一直都喜歡華航。

  依兒最喜歡的花是海芋。而海芋花的花語是此情不渝(芋),象征永恒的愛。

  而那又是怎樣的一個巧合,華航第一次送給她的花就是在路上撿的一朵海芋,懨懨的,古老和殘舊的,泛黃的,卻像是一種宿命的愛的召喚。銀幣的聲線像心跳縈繞,銀幣的光芒只為愛閃耀。她靠近了他。不知怎么掩飾,掩飾面紅如河邊甜冽的小紅莓般,花瓣含羞的美,掩飾心跳加速如打鼓般不安的頻率。男孩的目光像一根探照燈的光柱一樣暖徹心骨、情暖一生啊。

  之后每當流星劃過,依兒就許愿要和他到陽明山上看海芋。

  B最初的輕和最后的輕

  踏進早戀的那一刻,原本成績就亮紅燈的華航開始交白卷。不等老師家長興師問罪,他只是夠帥地摔桌子揚長而去,顯出桀驁的樣子。我早戀我怕誰啊。我交白卷我怕誰啊。

  學校點名批評華航的時候,依兒的眼淚"刷"地一下就噴出來了。之后,依兒才得知,華航是個紈侉子弟,早已經習慣了。可是,依兒還是站在華航家門口淚流滿面。

  變成謊話了。變成謊話了。變成謊話了。不變的只剩他的不可一世。還記得他嘴角一歪,那唇線里揚起的篤定啊,像一面旗幟,仍是那么刺眼驕縱的不可一世。就那么夠拽地雙袖一揚,可樂罐子一摔,就那么嘴角一歪,頭發甩甩。"我可是學校接連三次的年級第一耶。"他一點都不知道害臊。

  其實,你看,他是學校接連三次的年級倒數第一倒不假。華航不乖。華航會說謊。

  依兒哭了。依兒才是學校接連三次的年級第一。依兒一直都像明星般,這么閃耀啊。你感覺不到嗎。最初的閃耀,仿佛輕輕一碰,美好就可以輕輕飛起來。

  有時候,依兒會一直凝望著華航,圓睜著大眼睛,天真地凝望著華航,帶著眷戀地凝望著華航。漸漸地忘記了時間。

  眷戀,是什么?是迷蒙,是愁煙,是哀傷的雨絲,是夢里的一聲輕輕的呼喚。是在夢里面的瑩瑩華麗初雪!

  依兒的小鳥依人——就是之后每天都幫華航寫作業。

  幸福畫出了流線型的光芒啊,像你天天愛吃的水蜜桃,愛心的輪廓,你想不想曼聲長歌,你想不想跳舞。最初的幸福,仿佛輕輕一碰,美好就可以輕輕飛起來。在那條藍色晶靈步道上。

  最初的輕和最后的輕,就像最初的愛和最后的愛。在那條藍色晶靈步道上。其實,你看,依兒會一直堅持,如果愛,就像深愛南方一樣,給他水和安靜。把憂傷埋進身體,燦爛的一面留給他。

  之后,每當流星劃過,點綴了漆黑,化成了美。依兒就許愿要和他一起飛向未來。當愛與夢皆融入了宇宙。流星雖然力量幽微,記憶卻永遠無盡。

  多年以后,依兒還會想起當年歡愛時義無反顧的姿態,如流星,如飛蛾,如洪水,如烈火。

  C誰在秋天撿到我的心

  葉子的離開,是風的追求,還是樹的不挽留。

  用縱身換來飛翔,就像飲鳩止渴,飛蛾撲火,愛情多墮落。

  生為飛蛾,若是不敢撲火,這宿命,憑借什么壯闊。

  愛是天,愛是地,愛是叫囂的信仰,愛是滾燙熱烈的夢想,愛是藏在心底唯一的真理。還不是因為愛啊。之后的依兒學壞了,她開始交白卷,翹課,吸煙。但她仍幫華航寫作業,只是一個很可愛的紅色叉叉經常光臨他們愛的作業本了。之后的依兒經常遭到父母的雙打。有什么辦法呢。還不是因為愛啊。只有愛。

  依兒曾變得好愛哭好愛哭,滿懷悲傷,歇斯底里,就像個孩子那樣的撕裂,像個小愛哭鬼。

  原來深深愛著一個人的時候,真的會一點一點失去自己。

  其實,你看,誰年輕的時候沒有奮不顧身過呢?都曾經不惜代價過,都曾經這么瘋狂過,不管我是飛鳥你是魚……

  可是,暗無天日的毒打里,沒有華航的疼惜和安撫。

  誰在秋天撿到一顆心。那顆心,在風中,太落寞。仿佛輕輕一碰,就會痛碎。

  終于畢業了,曲終了,人散了,情變了,心碎了。華航你是提出分手了嗎。

  林依看著華航眼神里的堅定,哭了。

  "我們暫時分手吧,你一定要等我回來。"華航吞云吐霧地扔下這么幾個硬生生的字,廖廖數語,卻像冰冷尖銳的刀子,刺進依兒憂傷的心靈。

  "我們暫時分手吧,你一定要等我回來。"華航吐出了這么一句艱澀的話。每一個字,都恍如刀鋒拖過地面。

  華航眼中含著難以猜透的表情。

  依兒看著華航,在最熟悉的眸子里卻看到了最陌生的表情。

  她看著他,帶著一種疲憊、無奈而哀傷的表情。

  明明知道情愛如刃,卻貪戀那些許的甜蜜、溫暖。

  臨分手前,華航送給依兒一串"藍芋之心"的寶石項鏈。

  然后,華航輕描淡寫告了別,華航頭也不回繞過街!

  依兒升入高中。

  一切只因生命之愛的延續、傳承。

  依兒怎知,華航死了。只恨天意弄,華航的母親患有先天性心臟病,華航竟偷偷地為她捐了心臟。依兒怎知。

  依兒怎知,華航跟哥哥天航商量好由他整容成他。替他愛他。依兒怎知。

  依兒怎知,華航一直愛著她。

  依兒更不知,其實,你看,天航也一直愛著她,只是他和他母親一樣都患有先天性心臟病。

  不能愛著你,不能愛自己。

  既無法相望,也無法相忘。

  這故事的殘局,就讓秘密胎死腹中吧,埋住那時開的花,就當他沒存在。

  只是眼淚要怎樣不流下。只是此恨無端夢里,此情惟許天知。

  其實,你看,依兒會一直堅持,如果愛,就像深愛南方一樣,給你,水和安靜。像很多夜晚那樣,提起遠方,埋住你的名字。把憂傷埋進身體。

  在繁華的城市中,在輝煌的燈火中,當街頭依舊充滿著人潮,林依是在風中守候空白,當熒火亦照亮不了思念的方向和下落,林依是還在苦等花開。卻是永遠苦眷戀無果。

  林依哭著說,華航,我一定要等你回來。你還未來,我怎敢老去?

版權聲明
1、本文由陳漪原創發布在我愛故事網,版權歸原作者和我愛故事網所有。
2、我愛故事網(5aigushi.com)已經獲得原作者授權刊登,其他媒體及報刊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Tags: 等我 回來 悲傷 城市 甜蜜

本文網址:http://www.qnixuo.live/aiqing/15594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招股书在哪里看